书剑长安

第五十七章 章一个很长的故事

类别:修真小说 作者:他曾是少年 本章:第五十七章 章一个很长的故事

    老者轻轻的踱步,终于走到了苏长安的跟前。

    他停下了脚步,微眯着眼睛,仔细的观察着眼前这个男孩。

    “白衣,你千年前种下的种子终于芽了。这天道,你指日可破,只是,大劫将之,破之何用?”

    他叨念着这样一句话,眸子中生出某种缅怀之。

    白衣。

    秦白衣。

    一个极为久远的名字,久远到这世上恐怕已无人能识。

    但,终归有人还记得。

    比如眼前这个老者。

    他又怎忘得了这个名字。

    那是天岚院第一代苍生守望者的名讳,天玑秦白衣。

    而后他脸上的惆怅被他收敛,他的手微微伸出,天上的星辰似有所感,一道无比明亮的星光透过那破败纱窗直直的照在他的身上。

    他体内的灵力激荡,嘴里吐出一道洪亮却又意义不明的音节,而后那灵力便如蛟龙出海一般涌向苏长安的身子。

    苏长安的身子在那时一震,随即周身灵光涌现,脸渐渐变得红润。

    他的气息渐渐变强,整个人似乎都活了起来。

    不过百息的光景,只见老者似有所感,他的手猛然收回,天上的星光亦在那时黯淡下去。

    而苏长安那双闭了十余日的眸子便在此刻缓缓睁开。

    他坐起了身子,有些奇怪的看了看眼前这个老者,他自然认得他,那时当年带着七皇子与古羡君她们一道逃往北地的那位老太监。

    他的脸上并没有因此而对这太监生出半分的敌意,他环顾四周确定这儿应当是在自己家中无疑,而后又微微感应便现了被束缚在屋内的古羡君三人。

    “能否先放了家父与我的朋友们?”他转头这般问道,眉宇间神淡然。

    “你就不先问问,为何我会出现在此地?”苏长安这般从容的态度倒是让老者来了兴趣,他这般问道,嘴角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

    “自然要问,不过却不急于一时。”苏长安在那时站起了身子,自顾自的走到屋外,在苏泰三人诧异的注视下仔细的观察了一番三人的情况,确定只是被那老者使了手段束缚,却并未有受到多大伤势,这才放下心来。

    他递给他们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之后,便转身又来到里屋。

    “可是,你就不担心我不怀好意吗?”老者又问道,脸上枯藤一般的褶皱微微抖动,像是藏着笑意。

    “你救了我。”苏长安这般回应道。

    “可谁又能说我救你不是为了更好的利用你呢?”老者继续追问道。

    这个问题显然难住了苏长安,他微微一愣,眉头皱起,像是在极为认真的思考老者的这番话。

    但数息之后,他的眉头便又舒张开来。

    “或许会这样,但你毕竟救了我,所以我想我应该听听你究竟想要怎么利用我。”说道这里苏长安顿了顿,而后他歪着脑袋看向那老者又说道:“至少,我想你应当不会方才救了我,又来害我。”

    苏长安的话反倒让这老者一愣。

    他这逻辑极为简单,简单到近乎幼稚。

    可这世上之事其实便是如此简单,只是有些人总喜欢将简单的事想得复杂,亦做得复杂,并给其冠以成熟之名。

    老者很快便笑了起来,他伸手捋了捋自己下巴处并不存在的胡须——毕竟太监是长不出胡须的。

    他说道:“你的家人恐怕还得在休息一会,有些事情知道得太多未必是好事。”

    苏长安想了想,觉得这老者所言未尝没有道理,所以便点了点头。

    老者又眯着眼睛看了苏长安一会,似乎觉得这个男孩极为有趣,随即他说道:“我的星星叫隐元。”

    然后便停了下来。

    “......”苏长安并没有接话的打算,只是直直的看着老者似乎在奇怪他为何停下。

    这样反应让老者又是一愣,但很快变反应过来,显然这位年轻的守望者并不知晓他的名讳。

    他满是褶皱的脸上露出一抹苦笑,又补充道:“天岚第九星,隐元。”

    “嗯?”这时的苏长安方才反应过来,“第九星?”

    他疑惑道,天岚七星,世人皆知,何来九星之说?未免有些荒唐。

    “北斗九星七明二隐,你不知道倒也无碍,毕竟莫说是你,就是你那位玉衡师叔祖恐怕也只是在天岚院的古籍中曾看过的名讳。”说到这里,老者又顿了顿补充道:“如果那些古籍没有遗失的话。”

    “你如何证明?”苏长安显然并没有这么轻易相信这老者打算,他皱着眉头反问道。

    老者闻言,脸上的神却并没有丝毫的变化,显然对于苏长安这般的反应自一开始便有所预料。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毕竟我与你天岚虽同属一脉,但天命不同,几乎未曾有过交集。”老者说罢,也不待苏长安消化完他这番话中说包含的讯息便又自顾自的说道。

    “我今日寻你,是要与你说一说夏侯昊玉。”

    他的声线在那一刻陡然冷冽了起来,眸子中的光芒亦在那时变得幽寒。

    苏长安闻言身子一怔,他记得他与夏侯昊玉一战的最后,他驱动了自蜀山剑冢获得的剑意,眼看着就要一剑取下夏侯昊玉的性命,可也就在那时,沉睡在夏侯昊内的真神醒了过来。

    此番变故是他怎么也没有料想到的。

    夏侯昊内竟然藏着神血,而且还是一位真神,这是除了烛阴以外,苏长安见到的唯一一个真神。

    “我已经跟着他许多年了,他每一次转世,每一次人生我都陪在他的身边,既是守护,亦是监视,这便是我隐元的天命。”

    老者沉着声音这般说道。

    “转世?”苏长安很是敏锐的察觉到老者在措辞上的某些奇怪之处。

    他依稀记得当日在那通明殿上,那已经化为天吴的夏侯昊玉也曾说过同样的话,他说夏侯昊玉并非他的宿主而乃他的转生。

    这一点显然与当初他被那烛阴入体有所不同,因此,他不由得看向那老者,希望他与他解释这其中的关系。

    “你身上有烛阴的气味,想必你已然与他见过面了,可关于神族你又所知多少呢?”

    老者问道。

    “甚少。”苏长安皱着眉头说道,他却与许多神族有过接触,当然大都不是一场特别愉快的见面,因此,对于神族他所知的依然只是一些零星片语。

    “那这就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老者的眼睛在那时眯了起来。...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如果您喜欢,请把《书剑长安》,方便以后阅读书剑长安第五十七章 章一个很长的故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书剑长安第五十七章 章一个很长的故事并对书剑长安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