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桃花使

第2899节 稀客来

类别:官场小说 作者:一剑落英 本章:第2899节 稀客来

    这富之荣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里卡安王子自他走后,这酒就觉得没味道了。

    方进石为他把面前的酒杯添满,然后拿起自己的酒杯举起来道:“小王子,我们喝一杯。”

    里卡安王子看他似乎毫不在意,不由干笑了道:“方公子,方才富掌柜的意思,我想要短期内拿出大笔银钱来和你合作,怕有些困难了。”

    方进石嘿嘿笑道:“小王子不久才说,生意再忙,也不能误了我的喜宴,酒席还未结束,小王子就提买卖,是想罚酒么?”

    里卡安看他神情不像故作轻松,就端起酒杯道:“罚酒就罚酒。”说完一饮而尽,而后抹抹嘴道:“你莫非早就知道此事?”

    方进石道:“我又不会算命占卜,哪里会先知道了,只是早就想到一定不太容易一帆风顺的,如今知道其中难处了,想办法就是,总是比蒙着眼睛瞎猜要好的多了。”

    他这个话虽然没有说的太明白,不过里卡安王子一听就知道他的话中话,里卡安王子望着他的脸道:“看你自信满满,似乎早有应对之道了。”

    方进石道:“在下的自信,还要看小王子的了。”

    里卡安微微一笑:“你可莫要太高看于我,和老实人做买卖固然好,但我更喜欢和聪明人合作。”

    方进石把酒杯在桌面重重一顿大笑了道:“这你是找对人了,姓方的明明显显就是属于最聪明的那一类人。”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竟然有点放浪形骸,伸长手臂去隔着黄金绵勾了她临座宝珠的脖子,一把将她们两个一起往自己怀里拉了一下,两女都是猝不及防,黄金绵手忙脚乱的扑在他怀抱里推了他一下,宝珠面前的酒杯都给带倒了,酒水洒上了她的衣裙,宝珠低笑着忙着用帕巾擦拭,似乎毫不在意他的这较为无礼的一拉。

    黄金绵看了宝珠一眼,对方进石道:“少喝一点吧。”

    方进石道:“今日正式的迎你进门,高兴愉悦之时,怎么能少喝?你也喝一杯吧。”

    黄金绵却是极少喝酒的,她听话的拿起酒杯凑到唇边,想要浅浅的泯上一小口,方进石已右手拐了她的脖颈儿,左手托了她的手中酒杯底,把这杯酒给她灌了下去,黄金绵狼狈的喝完急忙丢下酒杯连连咳嗽,再也装不得矜持了,左臂伸肘撞了他一下骂了道:“要死的……”此话出口就觉得今日不宜说这样的话,忙收声不往下说低下头去。

    方进石和众人一起哈哈笑了,他扭头大声道:“拿酒拿酒……”招呼下人们拿酒过来,客人群里有人响亮的道:“我这里有最醇最香的桃花好酒,要不要呈上?”

    方进石定睛一看,说话的这个人身材高大魁梧,站在那里比常人高了一头,他脸上面色黝黑,右脸上长了一个痦子,上面还有几根毛发颤悠悠的,竟然是李孝忠。

    他正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微笑着看着方进石,身旁一个汉子垂手而立,这个汉子方进石也认识,但是就是一时间叫不上名字,因为他也分辨不出他是哥哥邵兴邵晋卿呢,还是弟弟邵云邵大伯。

    方进石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在这江南平江府见到他们,大喜道:“李将军怎么来平江府了?”

    李孝忠嘻嘻笑道:“我来看个亲戚,哪有什么李将军,姓李的农夫倒还算有一个。”他转头向身边的汉子道:“酒呢?从中原带过来的桃花醇呢?”

    这汉子抬眼白了他一眼道:“三天前你就自己喝完了,还装聋作哑问我要酒。”

    李孝忠笑笑道:“还想着,你是不是藏起来的有呢。”

    方进石看他们逗趣,也就呵呵笑了,那汉子走了过来,从背上解下一个包袱道:“黄家二妹,这是张大嫂托我带给你的。”又从怀里取出一封信道:“还有一封家书。”

    黄金绵让一个家人收了包袱,自己接过信道:“多谢邵兴大哥。”她熟悉邵家兄弟,分的清楚,方进石此时才断定,眼前的这个汉子,是跟着张宗鄂的邵兴。

    说起来邵兴还跟着他一起驻守柔服县,他都没敢确认,邵氏兄弟实在是长的太像了,方进石招呼着让人给李孝忠邵兴二人在席间让了位置坐下,又介绍他们和里卡安王子认识,他虽然好奇二人怎么一起来到江南,但席间不好细问,李孝忠酒量很好,又不拘束,邵兴老成持重,为人稳当,他们坐在席间,很快就和周边的人熟络起来。

    这酒席又喝了许久,一直到傍晚的时候,有不少客人都不胜酒力辞别离开,朱燕燕临走时还不忘向方进石讨要个彩头,最后只余下里卡安王子一干人等。

    里卡安王子道:“方老弟,酒也喝过了,趁着酒力壮胆,我们把以币易币的契书立了,若是明儿酒醒了,我就没有这个胆子了。”

    方进石当然说好,就在席间,把桌面上的酒菜撤去,让出一片地方来,把笔墨纸砚呈上,史浩自告奋勇道:“小王子,由我执笔可好?”

    里卡安手中端着一杯酒摇了摇脑袋道:“此时我头昏眼花,怕你蒙了我,你来。”他说的是跟随自己的一个随从,这随从是中原人,被他雇佣专做协约文书,这个随从走到桌案前提笔蘸了墨,扭头看着里卡安王子,等他示下。

    里卡安也许真的有点醉了,骂道:“看我做甚,你就写方公子以十当一,以辽钱易换我宋钱,总数五十万贯。”

    史浩忙道:“不是说好的以一换一么?”

    里卡安道:“你以为我真的喝多了?如今辽钱以十当一,也已是赚当值了,是不是了方公子?”

    方进石道:“这原也没有错。”

    里卡安瞪了那随从一眼道:“还不快写?”

    那个随从赶紧笔走龙蛇,按格式写了一份契书出来,里卡安看他写完,又誊抄一份,然后对方进石道:“方老弟过来盖个印吧。”

    方进石走了过来,大致看了一下这个契书,然后拿了自己的图章,在两份契书上分别盖了印章,史浩看他盖了章,忍不住叹息一声。

    里卡安王子等他盖好,走近了道:“我也要盖一个。”他拿了印章也分别用印,然后捡起其中一份,拿到眼前用手指划了一划,交给方进石道:“就这么定下来了,方老弟明日起,就派人到我府上换钱就是了。”

    方进石笑着答应了,里卡安终于把手中拿了许久的那杯酒喝完,让随从取了桌面上自己的那份契书,告辞而去。

    史浩看他走了,忍不住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最后还是白忙活一场。”

    方进石道:“不是已经立了契书了,怎会是白忙活?”

    史浩道:“说好的以一换一,若是以十当一,这个契书就是废纸一张了。”

    方进石把那份契书拿出来交到他手上道:“你好好看看,可看出什么门道来?”他再不理史浩和立契书的事,向了李孝忠和邵兴道:“我们是继续上酒呢,还是移步到我房中去喝?”

    李孝忠笑了道:“做了大商贾就是不一样,酒量也见涨了。”

    邵兴急忙抢了他的话头道:“还是找个静一点的地方喝茶好了。”他是怕继续喝下去没完没了了。

    方进石道:“好吧,我也想听听如今柔服县如何了。”他让人收拾残席,宝珠自回自己的住处,方进石在自己住的房屋招待李孝忠邵兴二人,让人煮了好茶过来,坐定以后方进石道:“二位到这平江府,不会是专门看我的吧?”

    邵兴道:“也算是,张大嫂让我带一些东西给黄家二妹,谁知道到了汴梁,你们已经来淮东了,替张大哥找药也要来淮东的,就顺道过来看看。”

    黄金绵正巧跨进房中来,听了忙道:“找什么药?姊夫怎么了?”

    邵兴道:“张大哥也没有什么病,就是以前的背疮复发了。”

    黄金绵皱眉头道:“还是以前的那个伤引发的么?不是早就痊愈了吗?”

    邵兴道:“还是那个腰伤引发的,不过黄家妹子也不用担心,孙棕西孙郎中看过了说没有大碍,他出了个方子,说想要根治就喝一两年草药汤水,这方子里的小岩柏草和另外一味药草江南的最好,我就来找一些最好的了。”

    方进石插嘴道:“找好了么,我明日着人去问问一些大的药材商。”

    邵兴道:“那是最好不过了,说实在话我也不知道那个最好,总想着多备一点拿回去给孙郎中看。”

    黄金绵道:“姊夫姐姐就是太操劳过度了,若是好好休养半年几月,怎可能复发?姐姐一直都想着离开会盟山找个地方隐居山林呢。”

    邵兴道:“会盟山如今已经实质上被朝廷招安了,山下古田镇上就有官府的税吏,张大哥张大嫂想退隐山林也将很快就会了,只是朝廷暂时不允而已。”

    方进石大奇道:“这是为何?难不成官军还想赶尽杀绝不成?”

    邵兴道:“那倒不是,只是被谁招安,官军之中尚没有协商清楚,按道理,永兴军节度使范致虚理当接收,只是庆州经略安抚使王變也想立次大功,连刘希亮这么远的都派人来求见张大哥,节制四路西北诸军的兵马大总管谢亮另有打算,一时间就不知道怎么招安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大宋桃花使》,方便以后阅读大宋桃花使第2899节 稀客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宋桃花使第2899节 稀客来并对大宋桃花使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