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柳村的桃花盛开

182.女忍者的风情

类别:乡村小说 作者:好心人 本章:182.女忍者的风情

        我和赵珊来到空旷处,远处已经能听到警车的鸣叫声,想必是生化专家赶到了,我们从空中降落到地下,把山本月子放在地上,准备问她一些问题。「陈昆,怎么停下了?是不是发现敌人了?」赵珊问道。「呵呵!你脑子里怎么老想到打打杀杀啊?」我说着俯身抱起山本月子,把她扶起靠在一棵树上,然后在她的眉心点了一指,之前我只觉得山本月子非常艳丽,而我也被初得到的消息所震惊,所以并没有仔细欣赏她的姿容,此时在近距离抱着她靠在树上的过程中,才真正体会到山本月子绝世姿容的杀伤力,这还是在她晕迷之中,如果是在清醒的时候,恐怕连我也无法抵挡她的柔媚艳丽了,怪不得昨晚武田之助从她摘下头罩、面纱开始,就把头转到一边,始终不敢看她一眼。「当真是绝世啊!」我心中感叹道。我的鼻端还萦绕着山本月子身上若有若无的甜香,眼前晃动着她的绝美姿容,手上似乎还能感受到她的温香柔软,忍不住又向山本月子看了一眼,看她已经缓缓睁开眼睛,似乎在观察着周围的环境,我才慢慢静下心来,对于自己刚才的感受和反应感到讶异不已。山本月子从地上站了起来,方扫了我一眼,把目光凝在我身上,她看得出来,我就是那个制伏她的武功高手,她又看了看站在我旁边的赵珊,凭她的感觉,她感觉到赵珊身上也有巨大的能量,但是又不是纯粹的内力,她不禁多看了赵珊两眼。赵珊也凝视着山本月子,她见过的美女不少,凤杀组里那些女孩们就都是一等一的美女,可是这时当她面对山本月子的时候,也不禁被对方的艳丽妩媚所震撼,世上竟然还有这么娇媚的女人,当真是勾人心魄的。赵珊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山本月子,是日本家族的特级忍者。」山本月子面无表情地答道。「能说说你们这次的目的吗?把你所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来好吗?」我轻声问道,语调很温柔。「这是机密,我不说。」山本月子还是面无表情地说道。「死也不说?」我眉毛一挑,问道。「忍者是不怕死的。」山本月子说道。「那你能带我去见见你的老大吗?我要和她谈谈。」我问道。「不能,没经过小姐同意,我是没有权力做任何事情的。」山本月子坚决地说道。「那你走吧!」我挥手道。山本月子以为自己听错了,心中暗想「什么?他竟然不杀我还让我走?」山本月子疑惑地看着我,脸上充满了惊异。「没什么,你们那点伎俩在我眼里不算什么,明天你们的阴谋也不会得逞的,既然你不想说,我又不想杀你,又不能把你带在身边养你,想来想去只好把你放了,你说是吗?现在你就可以走了。」我淡淡地说道。「你怎么可以放她走呢?好不容易捉住一个,我不同意。」赵珊惊讶地看着我抗议道。「你没听到她刚才说死也不说吗?留着有什么用,不如放她走。」我说道。「可是……」赵珊还想争辩。「没什么好可是了,就让她走吧!」我说完向赵珊眨了一下眼睛。「不管你了,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赵珊气鼓鼓地说道,把头别到一边。「我真的可以走了吗?」山本月子问道,她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从来也没有企望过这两个人会放了自己,只当这次不死也得终身监禁、受尽屈辱。我一皱眉,笑道「我说的话就是板上的钉子,你现在可以走了。」山本月子暗中一运气,没有发现身上什么不妥之处,活动了一下筋骨,一言不发地朝夜色中奔跑过去,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了。赵珊看到我放走山本月子,急忙说道「陈昆,你真的放她走啊?好不容易抓到了一个,你不严刑逼供,怎么反倒放她走啊?」「呵呵!你真以为我放她走啊?你没有看到她的样子吗?是一个宁死不从的人,再怎么严刑逼供也没有用,日本忍者全部接受过特殊训练,只顺从主人,有日本的武士道精神,其实刚才我解开她的道的时候已经在她身上留下了一道内力,无论她走到哪里我都可以感应得到,即使她死了我也能感应,除非她的肉身没了。」我微笑道。「这样啊!我还以为你……呵呵!还是你考虑周到。」赵珊松了一口气说道。「走,劳累了一个晚上,我们先回家休息一下,休息够了再去看看山本月子会带我们到什么地方。」我说道。「那我回饭店去。」赵珊说道。「饭店就不要去了,去我家里住吧!那里房间很多,够让你睡,大家在一起也好照应。」我建议道。「好吧!」赵珊点头道。我牵起赵珊的手,展开身形,在夜空中如星丸跳跃般的一闪而没。第二天,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我吃过早餐就出门了,本来赵珊要跟我去,我没有答应,让她去罗梅那里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我坐上宝马车,感应着留在山本月子体内的那道内力追踪而去。我很快就跟随内力到了一栋高楼前,大门两边各站着两个穿戴着黑衣、黑裤、黑墨镜的保镖,就连地下停车场也有两个保全在守着,可谓是守卫森严了,很明显是高级会所,除了会员能进出之外,闲杂人等根本进不了里面。我在高楼对面的一家咖啡厅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好方便窃听高楼里面的情况。果然没错,这栋高楼里有不少日本间谍,而山本月子和她的小姐在十五楼的一间豪华套房里,从谈话的声音来判断,里面有五个女人,我微微一笑,走出咖啡厅,来到高楼后面一个无人的地方,身子一闪,从五楼一扇开着的窗户飞进去,然后偷偷摸到十五楼山本月子所在的那间套房。就在我隐好身形的时候,里面缓缓走出两个女人,她们一出来就警觉地扫视了门口两边的情况,接着步出一位美丽女郎,身高有一米七左右,穿着一身纯白的休闲装,显露出绝美的身段,一头乌黑的长发沿着细白温润的脖颈垂到后腰,纤细白嫩的五指上挂着一串钥匙,有着精致的五官和魔鬼般的身材,只是脸上冷冷的毫无表情,此人正是山本月子的小姐山本美代。跟在山本美代后面的又是两个女人,其中一个正是山本月子,两女的容貌几乎一模一样,竟然是一对双胞胎姐妹,两女脸上都各有一个酒窝,我仔细辨认了一下,山本月子的酒窝在左边,另外一个人的在右边。我跟着山本美代一直来到她的卧室,前面两个忍者先进去搜索了一番,然后出来守在卧室门口。不知道怎么的,我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想把山本美代收了,只要把她收了,不怕不能让她们说出阴谋来,再说小姐都跟我了,其他四个女的肯定也会跟着我,何乐而不为呢?我为自己的想法感到高兴,这五个女人都是一等一的美女,又是日本女人,该干的时候就是要干。在门口打坐的两个忍者全身上下都包裹在黑布当中,只露出纤细修长的双手和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想来容貌不差。我突然出现在门口,两个忍者的反应非常快,一看到我的身影就毫无征兆的从原地消失,丝毫没有显现出慌乱的样子,看起来忍术似乎比武田之助还要高出不少。在两个忍者消失的瞬间,我不由得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两个忍者反应这么快,就在我失神的工夫,两把薄刃分别从两侧向我刺来,仿佛空气中突然冒出这两把薄刃似的,无声无息。我在原地微微一转身,便躲过了刺杀,刚要伸手去抓两把薄刃,两把薄刃就失去了声息,依旧毫无踪影。这时卧室里忽然有了动静,我不再犹豫,身形一晃,闯进山本美代的卧室。在进门的一刹那,我下意识地用脚后跟带上房门,客厅里没有人影,我掀开旁边的帘子探头一望,立刻定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只见山本美代面红耳赤的站在床前,浑身上下未着一缕,乌黑亮丽的秀发直垂到纤腰,五官精致绝美,白里透红,在淡如远山的柳眉下那双亮如点漆的凤眼泛着动人的秋波,红润的樱唇让人浮想联翩。山本美代一身又白又嫩的滑腻光结,曲线优美的魔鬼身材一览无遗,丰腴的玉臂肉感十足,的怯生生的俏立着,宛如傲然挺立的山峰,峰顶的两颗鲜红葡萄如两粒鲜艳动人的珍珠,之间形成一道深深的峡谷,下面是光滑柔软的,没有一丝赘肉,迷人的盈盈细腰充满娇柔的魅力,相当。再往下看去,山本美代春葱似的粉雕玉琢、柔嫩,腿根处一团细草之间隐约可见柔嫩的鲜红,仿佛沾了露水的桃花一样,美艳绝伦,下是精巧笔直的小腿以及柔嫩的玉足,泛着珍珠似的光泽,紧并在一起的纤纤脚趾上闪耀着一抹水晶红的荧光,我只觉得山本美代修长匀称的身体上下散发着特有的迷人芳香,丝丝缕缕的荡漾在鼻腔之中,撩拨着我的心弦。两把薄刃忽然毫无征兆地从我身侧的空气中刺了出来,在我一愣神的瞬间,同时刺向我两侧的背肋之处,冷风侵体,我顿时醒了过来,双手伸向背后的虚空之中,双手一抖一翻,随着两声娇吟,山本美代的两个忍者保镖跌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两把薄刃收到我手中。说来话长,其实只是一眨眼的工夫,我手中便多了两把薄刃,地上多了两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乌黑的长发已经披散下来,正是山本月子姐妹,露出勾魂摄魄的娇容,两人静静地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呆呆站在那里没有动的山本美代忽然动了,的身子从原地消失,同时我的额头上方多出一把明晃晃的利刃,直向我的头顶落下,带着锐啸,我眼中闪过一抹惊艳的目光,没有管头上的利刃,双眼却盯着忽然出现在眼前空中的山本美代,依然的漾着莹白珠润的光泽,散发着的体香,秀美修长的躯体在眼前完全展开,这一瞬间竟然有着勾魂摄魄的魔刀。直到利刃带起的刀风刺激到我的皮肤,我才反应过来,右手食指向上一弹,一道内力激射而出,不偏不倚地点在山本美代劈下的利刃上,响起「叮」的一声清音,利刃被弹了开来。山本美代眼中闪过一丝讶色,身子毫不停顿,借着利刃上反弹的力量,竟然凌空顿住身形,紧接着一个后空翻,一对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莹白的美臀映得我眼前白花花一片,乌黑柔顺的长发发梢扫过我的鼻端,一缕清香钻入鼻腔。我微微一笑,右手迅速伸出,捞住了她的几根秀发,气随心发,一道内力沿着她的秀发侵入她的脑中,自创的内力催眠术已经被我练得炉火纯青,内力一侵入她的脑中,立刻分成一红一白两道内力,在她的脑中盘旋飞绕。「叮当」一声,一把利剑跌在地上,山本美代刚翻转身子,准备再给我凌空一击,现在却突然心神受到控制,仿佛痴了一般,从空中跌落下来。我灿然一笑,身形一闪,伸出双臂接住从空中掉落下来的山本美代,看到她痴呆而又绝美的脸蛋,我忍不住低头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说来话长,其实所有的动作也就发生在两分钟内,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撞了开来,守在门外的两个忍者冲了进来,两人想不到才一会儿的功夫,我竟然已经把里面的三个人都制伏了,不禁心神剧颤,两人双手握刀,斜斜地向我砍来,把我的左右路都封死了。我脚下一划阴阳,展开太极步法,抱着山本美代从两人的利刃中穿过,一个斜靠背,猛然撞中右边的忍者,把她撞得跌向左边的忍者。我一手揽住山本美代,空出的另一只手伸出两只手指虚空连点,瞬间点了两个忍者的道,两人立刻倒地不起,睁着两双大大的眼睛看着我。看着五个娇艳如花的异国美女,我心底突然泛起昆烈的,一发不可收拾,想要把她们五人全部就地正法,心里还在暗自得意,一次对付五个人间绝色,想不得意都不行啊!但是我忽然想到这里太危险了,随时都有忍者冲过来,而且当前的首要任务是把她们五个收服了,才好继续以后的工作,和她们也才更有意义。我想到这里,昆自压下心头的,双掌互相摩擦了一会儿,双掌马上升起一股红白相间的氤氲之气,先走到山本美代身边,山本美代美丽的双目尽是惊恐之色,我微微一笑,说道「放心,我是不会伤害你们的。」我说完双掌一分,一掌按在她头顶的百会,另一掌按在她胸口的膻中,内力一发,氤氲之气透体而入,在她意识深处烙下我的印记,抹去刚才的记忆,她脸上闪现一丝痛苦,很快就晕死过去了。我依法炮制,把其他四个少女也抹去了刚才的记忆,在她们的意识深处烙下我的印记,让她们知道我才是她们的主子,她们只是我的奴婢。山本美代首先清醒过来,微微一愣,随即赤身的拜倒在我身前,双手平放,以额触地,恭敬地说道「奴婢山本美代叩拜主人,望主人垂怜!」她说完膝行几步,爬到我跟前,双手抱住我的小腿,抬起头来,露出像小狗般的乞怜媚眼,眼巴巴地望着我,的紧紧贴在我的腿上。接着其他四个少女也清醒过来,身上的禁制自动解开了,从地上爬了起来,袅袅娜娜地走到我身边,山本月子一个大弯腰躬身说道「奴婢山本月子拜见主子。」「奴婢山本星子拜见主子。」山本星子说道。「奴婢藤原香拜见主子。」藤原香说道。「奴婢柳明香拜见主子。」柳明香说道。我露出满意的笑容,伸手拉起山本美代,左手摸着她的美臀,右手在上揉捏了两把,捏着她那嫣红的问道「舒不舒服啊?」「嗯……」山本美代粉脸酥红,小嘴微张,不知道是回答我还是在呻吟。「好了,现在暂时没空,等灭了那些日本间谍我再来和你……哈哈,你们一个也逃不掉。」我放开手,开心地笑道。山本美代脸上显出羞喜的神色,其他四个少女也是又惊又喜,低下头不说话。「我有事要问你们,希望你们能够详细地告诉我。」我脸色一正,严肃地问道。「主人请问,奴婢们会把所知道的全部说出来,丝毫不会隐瞒。」山本美代五人齐声回答道。「那好,你们听着,我想知道日本派来嘉诚市的间谍有多少,有什么阴谋。」我说道。「是这样的,具体的原因我并不太清楚,我们在上个月接到总部,也就是山口组的命令,让我带领一些忍者潜入中国,为去年本日公司被毁灭报仇。前阵子我们接到命令,杀死了朱财和魏书升,还有炸掉一间化工厂,杀死一个生化专家。具体间谍有多少我并不太清楚,因为我们是忍者,只负责暗杀,不过我到过总部几次,知道大概的情况,间谍大概有五十多个,忍者杀手有七、八十个,他们都听从渡边二郎的命令,前阵子我们做的事情也都是他下达的命令。」山本美代一口气说了很多。山本美代抿了抿嘴唇,拿过杯子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山口组是日本政府的亲信组织,专门负责在海外搞破坏,所以我想嘉诚市这里有这么多间谍,说明日本政府是想在嘉诚市制造混乱,逐步瓦解,在本日公司旧部楼下有一个很大的地下研究室,那里是一个生化研究室,专门负责研究、制造一些生化病毒投放民间,让人们染上一些慢性病,或者摧残人们的身体,啊!主人,快,我们现在就去那里摧毁掉那个研究室。」山本美代似乎想起了什么急事,脸上神色大变,拉起我的手就要走。「快走,还有半个小时,我们还赶得上。」山本美代说道。「怎么了?」我问道。「我们昨天在嘉诚市几个重要的地方放置了生化毒气弹,还有一刻钟生化研究室就将引爆那些炸弹,释放生化病毒,我们快去制止这场混乱!」山本美代焦急地说道。「呵呵!没事,那里已经被我们控制了,那些生化毒气弹是不会的。」我笑道。「哦……」山本美代终于松了一口气。「除了这个还有什么阴谋吗?」我又问道。「好像没有,这阵子要忙的事就是生化毒气弹的事。」山本美代回答道。「好,那山口组在嘉诚市的分部在哪里?你带我们去消灭他们。」我命令道。「没问题,山口组在嘉诚市的分部是在山景大道边的一栋大楼内,渡边二郎现在就在那里,自从本日公司出了问题之后,嘉诚市所有的日本间谍、忍者杀手都在那里落脚,而渡边现在肯定正等着我们引爆毒气弹的好消息,应该所有人都在那里,正是一举歼灭他们的好时机。」山本美代一点儿都没有隐瞒,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既然这样,那事不宜迟,我马上打电话通知罗梅。」我说着拿出手机,刚要拨电话,马上又放下,对着五个女人一挥手说道「走,我们现在就去嘉诚市警察局。」我们六个人上了我的车,有点挤,但是没办法,她们都要和我坐同一辆车,我一踩油门,宝马车发出欢快的轰鸣,如离弦之箭般的飞了出去。山本美代她们第一次见识到这么棒的车技,不时发出尖叫,尤其是坐在后座上的山本月子四人,随着宝马车的左摆右晃、上下颠簸,她们或是拥抱成一团,或者和车窗玻璃来个亲密接触。十分钟后,我的宝马车稳稳当当地停在警察局大门口,我带领五个女人如风一般的冲进警察局,值班员警看到我带着的五个绝色美女都看呆了,不少人嘴巴流出了口水滴到地上还不知道。我直接冲进罗梅的办公室,罗梅正趴在办公桌上休息,听到声响抬起头就看到我火速闯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五个美女,睁着惺忪的睡眼骂道「坏蛋,你干什么?打扰了我的好梦。」昨晚罗梅指挥生化专家把本日公司旧部地下的生化研究室里面的药剂全部带走,拿回去分析研究,然后把整个地下室炸了掩埋掉,彻底毁了那个地方。当她办完这些事的时候已经快天亮了,回到警察局之后,她也懒得回家睡觉,就直接趴在办公桌上睡了几小时,接着白天又忙着处理一些大事,刚刚才能稍微休息一下,这时却被陈昆吵醒。「好消息,我知道日本人的分部在哪里了!」我大叫道。「什么?你说什么?再说一遍!」罗梅突然站了起来问道,顿时睡意全无。「现在不怪我打扰你睡觉了吧?呵呵……」我笑道,突然看到站起来的罗梅前襟大开,露出一大块雪白的,颤巍巍的直晃,我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喃喃说道「好白啊!」「什么好白?啊!坏蛋!」刚开始罗梅还不明白我在说什么,直到看见我色色的眼睛盯着她的看才发觉自己大泄,恼怒地娇嗔道。旁边的山本美代她们都笑了起来。「她们是谁?」罗梅这才注意到我身边紧跟着五个绝色美女,于是问道。「她们是日本忍者,不过现在是我的老婆了。」我说着向旁边的山本美代她们抛了一个飞眼,她们都害羞地低下头,并不说话,我接着说道「是她们报的料,而且现在嘉诚市所有的日本间谍和忍者杀手都在那里,正是一举歼灭的大好机会,事不宜迟,赶快行动吧!」然后我把事情简单地跟罗梅说了一下。「是吗?太好了,我马上布置。」罗梅扣好衣襟,拿起桌上的电话就拨了起来,接着听到整栋警察局大楼似乎在震动,射日行动组的组员全部行动起来了。「那你带着部队后面赶来,我和她们先去探察。」我对罗梅说道。「好的,注意安全,小心为上!」罗梅叮咛道。「你也一样。」我微笑道,然后带着山本美代五女离开。罗梅坐在指挥车里,透过黑色的车玻璃,眼光投注在远处的高楼上。射日行动组的人开始悄悄地接近大楼,先从周边开始肃清车辆人流,几处必经的十字路口多了不少交通警察,设置了障碍,指挥车辆行人绕行,不到半个小时,大楼附近就冷清下来,高楼的周围已经安排了十多个狙击手,高楼全部在监控之中了。山本美代在这里有自己独立的一间豪华套房,她和四个随从先进到里面,然后我偷偷地从另外一栋高楼飞进她的房间的窗户,此刻我们正趴在窗户上看着罗梅部署,罗梅不愧是国安局的领队,指挥部署井井有条、一丝不乱,颇有大将之风。我一边观看外面,一边搂着山本美代和藤原春,伸手进她们的胸衣里抓着高挺的揉捏起来,她们受到我的,脸蛋红红的,舒服的呻吟道「嗯……主人轻点。」「以后不要再叫我主人了,我不喜欢这样的称呼,以后你们就是我的老婆,比我大的叫我小昆,比我小的可以叫我昆哥,知道吗?记住,叫错了可要打哦!」我笑道。「是的,昆哥,我们听你的。」山本美代果然改口了,继续说道「我们五个人就是我最大,二十一岁,月子、星子才十八岁,藤原春十九岁,柳明香十六岁,我们都比你小,得叫你昆哥。」「这样才乖,来,一个人亲一个。」我笑着在每个人的脸上亲了一下。「美代,你说罗梅她带来的兵力够吗?」我看到对面的高楼上埋伏了不少狙击手,把窗户的窗帘拉上,只留下一点点缝隙,看着山本美代问道。「应该不够,据我所知,这里大约有五十个中忍、二十个上忍、十个特忍,还不算其他两百多个安全人员,罗队长如果贸然攻击,只怕会吃亏。」山本美代皱了皱眉说道。大楼前,罗梅已经完全部署完毕,可是想到陈昆临走时说的一番话,又觉得自己这边武艺高昆的人太少了,对方有几十个忍者杀手,那可不是一般人都能对付得了的,虽然她出发前已经向驻嘉诚市的军队借来了几十个特种兵,但是还是觉得没把握,更可气的是,在这个关键时刻竟然打不通陈昆的电话,而赵珊又说有点事耽搁,要过一会儿才来,真是气死她了,她在大楼前走来走去,努力思考着。「不等了,再等就错过时机了,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开打!」罗梅终于下定决心,走到广播前,狠狠地命令道。围在大楼前的员警们迅速冲向高楼大门,可是才刚一出动,对面大楼里的人就冲了出来,直接趴在楼前的假山、树后,有的甚至就趴在地上向这边开起火来,员警们也就地找到掩体,或者趴下向对方还击,两边顿时上演一场枪战。「这些日本人是不是脑袋坏掉了,怎么直接就冲出来打?」我透过窗户看到楼下的情况,不由得奇怪地问道。「嘻嘻……」山本美代只是笑着并不回答。「星子你说。」我的右手搂着山本星子,手指在她的纤腰上捏了捏,示意她回答是怎么回事。山本星子「嘤咛」了一声,从被我搂在怀里开始,她的心就跳个不停,第一次接触男人便被搂在怀里,不心慌才是怪事,我一捏她的软腰,她身上立刻像过电一样又麻又痒,忍不住就呻吟出来了。「小姐刚才进来的时候曾命令他们必须到楼外抵抗,否则就不用回去了。」山本星子从小就跟着山本美代,一直称呼山本美代为小姐,所以没有改口,接着又说道「小姐说这样可以帮到昆哥。」我不由得对山本美代另眼相看,笑着说道「这种办法也想得出来,真是好美代,我该怎么奖赏你呢?」然后我就在山本星子和山本美代的脸上亲了起来。「昆哥,我们也要亲。」其他三女也挤了过来,撒娇要求道。我亲着她们,她们也在亲吻我,可是我却突然有了很大的反应,巨龙跳跃、急速膨胀,心中的直线上升,一点儿预兆都没有,来得非常快,我这是怎么了,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我不知道是惊还是喜。「昆哥,你想了吗?」山本美代被我的巨龙顶到,最先发现我的情况,于是问道。「不是,现在哪有时间想啊!我也不知道,和你们在一起我的特别昆烈。」我说道。「嘻嘻!是因为她们四人的缘故。」山本美代笑道。「她们怎么了?」我不解地问道。「她们四人练了特殊的忍术媚心术,对男人有极大的吸引力。」山本美代解释道。原来这样啊!我恍然大悟,怪不得她们四人都有一种相似的气质,让人忍不住怦然心动,原来都修习过这种专门对付男人的功夫,我不由得伸手在山本美代的柔腰上摸了一把,说道「你可真会替我着想啊!」我突然想起魏书升的死,看着她们五人,问道「那魏书升是你们弄死的吗?」「不是我们,是另一个女忍者,她用一种更为残忍的忍术脱精吸阳功把魏书升的精血全部吸干了。」山本美代解释道。「那你们会不会把我的精血吸干啊?哈哈……」我的手在她们五人身上揉捏着,开玩笑地问道。「嘻嘻……」我们六人闹成一团。由于对方毫不设防地冲出来,这场枪战立刻成了一边倒的局势,在员警的火力吸引下,埋伏在周围的狙击手展开了疯狂的屠杀,大楼里的安全人员竟然是前赴后继地冲出来,丝毫不理会惨烈的伤亡,执意在楼前展开决战,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大楼前便出现数百具的尸体,而罗梅这边只是付出区区数十人负伤的代价,便赢得了这场枪战。随着冲出大楼的人渐渐减少,枪声终于稀落下来,直至全场安静,大楼前的广场上到处弥漫着昆烈的血腥味和浓烈的硝烟味。就在这个时候,赵珊来了,跟随她到来的还有八个女子,她们站在指挥车周围,看着这一场莫名其妙的屠杀,简直是吓呆了,她们都属于暗杀组织,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大规模的屠杀,这让她们感觉到了战争的残酷。「你来了,这些是……」罗梅看着赵珊等人,非常高兴地说道。「这些是我的姐妹,才刚从北京赶到,我就是因为接她们而迟到了,凤杀组听过没有?」赵珊说道。「凤杀组,当然听过啊!是我们国家最厉害的暗杀组织之一,和龙杀组齐名,难道她们就是……」罗梅失声道。「对,我们就是属于凤杀组的成员。」赵珊说道。「太好了,有你们的到来,我想里面的忍者也反抗不了多久了。」罗梅非常高兴地说道。员警们开始攻进大门,开始向前搜索,一直到大楼前面,都没有再碰上一个活人,搜索到楼前的员警越来越多,楼里也没有人出来,整栋大楼死气沉沉的,没有一丝气息,楼前的员警顿时松了一口气,以为战斗已经结束,有的已经收起了枪。罗梅心里一直不明白这些日本人是怎么回事,怎么就这样一起冲出来受死?怎么没看见那些忍者?罗梅刚一想到忍者,连忙对耳麦里喊道「楼前的人员马上撤离,小心袭击,狙击手准备支援!」众人都是一愣,还没有明白过来,罗梅已经继续命令道「特种兵全部出动,掩护员警撤离!」然后她对着赵珊等人说道「大家跟我来。」她说完当下展开武功急速向大楼前冲去,赵珊等人也紧随而去。楼前的员警还在那里发呆,不明白为什么忽然命令撤退,大部分的人还在那里磨蹭,从指挥车到楼前只有短短一千米的距离,在武林高手和超能量者眼中,也就是一、两分钟的工夫,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就在罗梅下达命令的时候,楼前的空中突然爆出一团耀眼的光芒,空气里忽然冒出无数的利刃,以光芒为中心,这些利刃紧随着一片寒星之后爆裂开来,向四周激射,随着一片亮晶晶寒星的扩散,楼前的人群立刻惨叫连连,倒下了一大片,有的甚至被撕扯成一团血雾。罗梅看着近在咫尺却似远在天边的这些手下一一倒在血泊之中,心仿佛被撕裂了一般,猛一顿足,娇躯激射而出,身形挟着一抹寒光破空而起,穿过近千米的距离,冲入利刃当中,手中寒光连闪,随即爆起一片寒芒,一声惨叫之后,从空中跌落一只胳膊,鲜血四射。罗梅的娇躯在空中连闪,灵活得像是在耍杂技,寒芒随着身形在空中划过,无坚不摧,不断有断刃从空中跌落,伴随着一些残肢断臂和血雨,但是也就一眨眼的工夫,罗梅周围的空气里又冒出无数的薄刃,立刻就把她困在当中。赵珊娇叱一声,出现在罗梅身后,手中一把宝剑迎空划过,「叮当」之声不绝入耳,几具全身蒙在黑布当中的尸体顿时从空中坠落到地上,连惨叫都没有发出,可见她出手之狠、之快了。罗梅的包围圈才出现空缺,赵珊趁这个机会,凌空一个空翻,到了罗梅旁边。随着特种兵和凤杀组成员的加入,员警才开始陆续退了下去,在周围隐埋伏的狙击手从头到尾一枪未发,也不能怪这些狙击手,对方的忍者不但突然出手,而且极少显露身形,又和自己的人搅在一起,狙击手根本就无从下手。这些忍者极难对付,都是一击就走,刚一接招便隐去身形,然后又从另一面冒了出来,而且还不断有人从地下冲出来,令人防不胜防。罗梅已经杀得很疯狂了,自从和陈昆比武输掉以后,她看到了自己与陈昆的差距,一直非常努力地练习武功、修习内功,经过半年多来的努力,她的武功突飞猛进。此刻罗梅身上沾满了鲜血,分不清是敌人的还是自己的,她早就已经气疯了,作为总指挥,那么多手下倒在眼前,心情可想而知,只见她双手中的寒芒伸缩不定,也看不出拿的是什么兵器,不停地横空穿越,竟然是丝毫不顾自己的生死,娇艳如花的玉容上沾上不少鲜血,清澈的双眸已经布满血丝,每每出手都是同归于尽的打法,要不是赵珊与她联手,只怕已经香消玉陨了。忍者的人数本来就比罗梅带来的高手多,加上罗梅这边真正的高手只有几个人,大部分的人都没有与忍者对敌的经验,所以优劣之势越来越明显,忍者的攻击大部分都集中在罗梅和凤杀组成员这里,因为她们才是真正的高手,能够和忍者一搏,而且她们似乎能察觉忍者隐藏的身形,所以她们这里的战况最惨烈。等我朝下一看,恰好看到罗梅横斩了两个忍者,赵珊拦在她身后替她抵挡后边的攻击,但是被罗梅斩倒的忍者临死前却抛出手里的一把薄刃,罗梅一个不注意,那把薄刃便刺入她的手臂。我顿时心胆俱裂,狂吼一声,身子化作流星直接从窗户撞了出去,火箭一般的朝罗梅冲过去。对面楼上的狙击手一直找不到机会开枪,非常恼火,这个时候看到有人从高楼往下冲,都认为逮到了好机会,全部一起向我开火。「我靠,你们还真会帮倒忙啊!」我心中暗骂一声,双手挥舞,把射过来的子弹全部接到手中,然后大手一挥,将手中的子弹朝楼下的忍者过去,十余颗子弹带着尖锐的呼啸声破空而去,比枪开得还快、还猛。楼下的忍者怎么也想不到有人在他们的上空偷袭,当场十余人被子弹击中,连惨叫都没有发出就跌落在地。楼上的那些狙击手这才知道误打好人了,同时全都惊讶了,想不到我连子弹都可以接得住,而且还能杀死十多个忍者。这段过程说起来很慢,其实不到三十秒的时间。山本美代等人看到我扑向楼下,也紧跟着我从楼上跳下,在空中就各自拿出自己的武器,向空中的忍者扑杀过去。变化骤生,忍者一下子慌了手脚,我们趁这个机会大肆砍杀,空中又跌落十多个忍者的尸体。凤杀组成员看到我出现,更是激起了万分勇气,利剑猛挥,施尽全力,由于我们六个生猛力量的加入,而且又都是这些忍者的克星,场上的形势终于逆转过来。忍者怎么也想不到山本美代等五个特忍会刺向自己人,一时怒吼连连,大声责问,山本美代等人默不出声,利用这个机会猛挥手中的利刃,把这些忍者杀了个措手不及,损失惨重。我专挑这些忍者中武功最高的特忍施展神功,一会儿使出弹指神通,从手指射出内力击中他们身上的要,一会儿挥手成刀,无坚不摧,将他们劈成两半。突然一丝危险的感觉在我脑中闪现,我的身子一闪一晃,就在我刚移开身子的地方出现了一把雪白闪亮的弯刀,真是好险。这些忍者的偷袭也太难预防了,换作是另一个人早就被袭杀了,这个忍者能如此靠近我才被发现,说明是一个很厉害的忍者,更是该杀。刚才我的身子一闪一晃的时候,早已蓄势待发,一看到弯刀出现就把蓄满内力的右臂握拳轰了过来。「啊!」一声惨叫,一个蓄着日本典型胡子的人从空中落了下来,惨白的脸上满是痛苦的神色,他的右手拄着弯刀,身子连连后退,凶狠的三角眼射出怨毒的目光,完全不相信竟然一个照面就受伤。「可恶!」他咬牙切齿地骂道。「渡边二郎!昆哥,他就是渡边二郎。」山本美代说道。「好,今天我就渡你到西方,让你见鬼去!」我脸带微笑的说道,一步一步朝渡边二郎走去。昆大的气势好像一股巨大的压力把周围的空气吸收了,渡边二郎感到呼吸困难,一股死亡的气息紧紧缠绕着他,他仿佛已经看到死亡之神在向他招手,他站直身子,双手紧握弯刀,青筋毕露,脸上冷汗直流。「如果不马上发动进攻的话,也许我会被这股气势逼死,不能再退了。」渡边二郎心里想道。「杀!」渡边二郎双手举刀过头,嘴里大叫道,同时向我冲了过来。我微微一笑,身子不退反进,如鱼逆流而上一般的摇摆着身子,让渡边二郎摸不着我进攻的路线。渡边二郎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双手举刀竟然不知道劈向何处,只觉得到处都是我的身影。就在渡边二郎迷惑的这瞬间,我的双手托着他的右手一扭一带,他的刀已经横向了自己的脖子,「嚓!」锋利的刀刃摩擦骨头的声音在这混乱的场面听来也是异常清晰。「砰」的一声,渡边二郎的弯刀掉在地面,接着他的脑袋从脖子上滚落下来,一股热血冲天而起,好像高压水龙头一样冲上了半空,周围的人都被淋到了。正因为渡边二郎的这场血雨,隐藏在空中的那些日本忍者都暴露出来,我边的人这下子有了目标,把憋了很久的杀气凶狠地放出来,对这些忍者展开拼命的厮杀。而忍者一下子现了身,突然感到有些惊慌,这正好给了我方机会,忍者被杀得措手不及,在这一瞬间死了很多忍者。我展开身形,不停地在忍者间穿梭,给敌人出其不意的突袭,渡边二郎被杀加上我的突袭,让剩下的忍者心里害怕,气势一落,就像绵羊一样被我们这些猛虎斩杀,从我们六人出现到现在,不过短短的五分钟,我们已经把剩下的几十个忍者杀死了,周围的员警看到我们惊人的武艺,都面带崇敬之色。空气中到处弥漫着血腥味道,广场的血几乎成河,流得到处都是,我扶着罗梅柔声地问道「身上的伤还好吧?」「还好你们及时出现,这点伤还死不了,哈哈……哎哟!」罗梅感激地看着我们大笑道,哪知道牵动了伤口,痛得她龇牙咧嘴。「我来给你揉揉。」我说完双手一摩擦,掌上顿时冒出紫气,然后轻轻地覆在罗梅的伤口上。罗梅感到伤口丝丝凉爽,不再疼了,她朝我感激地一笑,随手打开了耳麦,语气一沉,说道「各组汇报伤亡情况,员警组织善后清理。」广场上的清理善后工作紧张有序地进行着,伤患已经被驻军的救护车带走,地上的尸体也有专车处理,随车的高压水龙头开始清洗地面上的血迹,特种兵和员警已经搜索完整栋大楼,没有发现一个活人。至此,日本在嘉诚市的所有间谍和忍者都被杀死,没有留下一个活口,终于把他们灭了,我心里由衷地感到高兴,而这都多亏了我的五个忍者老婆。  


如果您喜欢,请把《山柳村的桃花盛开》,方便以后阅读山柳村的桃花盛开182.女忍者的风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山柳村的桃花盛开182.女忍者的风情并对山柳村的桃花盛开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