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的爱情故事

第九章◆情深缘深、真相大白

类别:乡村小说 作者:Sunray 本章:第九章◆情深缘深、真相大白

    第九章◆情深缘深、真相大白
  「小由,你的花束拿得太低了……抬高一点……」我边调整着照相机,边向着站在我爸妈中间的小由嚷着说。头上顶着黑色四方帽的她皱起眉听着我的指示,双手越抬越高,终于忍不住狐疑地问道:「喂,你究竟要拍些什么嘛?」
  我促狭地笑着:「这张是全家福嘛,当然要把你肚子里的小乖乖也拍进去了!」
  爸妈马上哈哈大笑起来。
  「死小灿!」小由羞恼地跺着脚,要不是我爸妈在身边,她肯定会马上跑过来揍我。
  这是我们的大学毕业典礼,爸妈特地飞到加拿大来了。除了要庆祝我和小由拿了一级荣誉从大学毕业之外,他们还很心急地要喝小由这杯「新抱」茶……因为我们过两天便要结婚了,而且随着她这个新媳妇一起踏进我们家门的,还有那个因为一时意外带来的未来孙子。
  ……小由已怀了两个月的身孕!
  「还不是你害人家的吗?」小由不依地娇嗔说:「你啊……几乎弄得我要挺着大肚子拍毕业照,连婚纱都快穿不下了!」
  我按下了延时快门,飞奔过去硬插进她身边,一面还在逗她说:「要不干脆不要穿啊!我们索性打破传统,搞个天体婚礼好了!」
  「什么!」我妈妈即时惊叫了起来,小由更是用力地用手肘在我肚子上顶了一记。
  「好了!不要再玩了!先规规矩矩的拍张照片吧!」我的爸爸笑着制止了我们继续打闹:「都快要做人家的爸爸妈妈了,还像个小孩子似的……」
  「咔嚓」一声,镁光一闪……
  这张我和小由穿上了黑色学士袍的照片,除了终于完成了爸妈一辈子的心愿,让他们亲眼看着我从大学毕业了之外;同时也标志着我和小由完成了人生的一个阶段……而在面前迎接我们两个、还有我们那即将降临的「第三者」的,一定会是一条幸福快乐的康庄大道。
  四周的同学也迎了上来道贺,还抢着和我们两个拍照留念。虽然我们都同是毕业生,但我和小由却比他们多了两桩值得庆祝的事啊!
  五年了!我和小由离开故乡,踏足到这片遥远的异地已经快五年了!在这段日子里,我和小由两人深深地体会到自由社会那口完全不同的空气,生活算是非常的惬意。
  我和小由当然是在一起了,虽然她的美貌着实吸引了校园里不少有钱的俊男帅哥,给我们惹来了不少麻烦……当然,我也很受女孩子欢迎的……不过这都不重要,因为我们早注定是刮风都打不掉的一对了。
  我们在一个从香港移民来的家庭里租了个小地下室一起生活,每天一起上学,还一起去兼职。爸妈虽然已经为我们提供了足够的生活费,但我们两个都不想乖乖地当条寄生虫,所以放假时还是跟着一些家境比较清贫的同学们,一起躲到唐人街那些餐馆中偷偷地干些违法的兼差,赚些零用钱。
  我和小由很少会提到敏姐的事,在我们来到的头一年里,甚至连提也没有提过一次。连我们的父母们也很有默契,在他们的通信中就刻意的避开了她的事;要不是在一些不知情的旧同学的来信中,偶尔会说到有关「那个大姐姐」的店铺的事,可能根本不会想起有这个人了。听说她终于开了分店,而且还不只一间……
  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提起敏姐,是在我十九岁生日的那一天……早在之前那天我已经收到爸妈寄来的生日礼物,那是一封「大利是」,还有牛头叔寄来的、小由最爱吃的乡下土产,和一些从前旧同学寄来的生日卡。我和小由很兴奋地靠在火炉念着那些注满了思念的信息,羡慕地想像着在故地生活的他们是那么的无忧无虑,同时也庆幸我们可以幸运的高飞翱翔。
  当小由拆开一封信封上没署名的信件,看到那帧掉出来的照片时,我们两个都呆住了!
  ……那是敏姐,是她和那个「胡革新」站在长城的城楼上拍的照片,两人脸上都写满了甜蜜……
  信里还有张生日贺卡,上面写着:「小灿,小由,祝你们生活愉快;像我们一样!署名是:你们的敏姐」。
  小由怔怔地看着我,我只是苦笑了一下:「小由,我没事。」我把那封信跟其他的来信一起叠好,收进盒子里,一边笑着向还是满脸疑虑的小由说:「敏姐跟我的所有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我心中只有你一个!」
  她没说话,静静地拥抱着我。我抚着她的长发继续说:「其实我早就已经没再恨她了……现在看到她可以从别人身上找到了我不能给她的幸福,我只会替她开心。」
  「小灿,不要再说了……」小由轻声地哭着:「我知道的……我明白的……」
  我们还回了封信给敏姐,叫她不用为我们担心……
  敏姐也有回信,都是些客套话。但之后的每一年,我和小由都会收到敏姐寄来的生日卡。她还每次都会夹着张和「胡革新」的合照,像在秀幸福似的。
  婚礼之后,我爸妈也急着要飞回香港去了,毕竟他们都丢不下那辛辛苦苦创立的生意。我和小由则会多留一会儿,处理好这边的琐事之后,也会到香港去找工作;同时也得让我爸妈亲眼看着宝贝孙儿诞生啊。
  我们一边收拾行装,一边还要拆阅那些早前寄来的、大大小小的结婚礼物和贺卡。之前太忙了,根本来不及处理,现在倒要看看哪些可以带走,哪些要抛掉或者送人了。
  很意外的,我们除了收到敏姐寄来的贺卡之外,还有封信……发信人却是「胡革新」!
  我们连忙拆开了信:「小灿、小由,我知道你们俩终于结婚了,恭喜!」
  其实我自己两年前也已经结了婚,但新娘却不是小敏。我等不到她了!噢!
  别误会,她的身体没事!我只是说等不到可以感动她的一天而已。老实说,我已经算很有耐心,等了她足足三年了;可是她对感情的执着和坚持,却远远超出了我可以支持的程度,我终于放弃了……
  说到这里,你们应该猜到她「跟我在一起」这件事是假的了吧?虽然我真的很渴望那会是事实。因为小敏实在是一个好女人,一个好得不能再好的女人。她为了成全你们两个,才会串同你们的父母,自导自演的做了那场戏,精彩的演绎了那个背夫偷汉、见异思迁的淫妇角色。
  事实上,我和她根本什么都没发生。我只是一个支领薪水、帮忙扮演个成熟稳重情夫角色的兼职会计主任而已。
  老实说,开始时我还真的以为她是受不了被爱人和妹妹背叛才决定反击,但我很快便发现她所做的一切,根本就不是报复,反而是全心全意的为你好。当时我对你这个能够得到她错爱的小混蛋可真是又羡又妒,但为了成全小敏,我也毅然地答应了她。
  当然,我不否认自己也曾经很卑鄙地期望过这出戏会变成事实,也曾经奢想过可以感动到小敏,真的成为她身边的男人……
  只是,那个真的只是个奢望,只是个幻想。在我决定放弃时,我已经劝告过小敏,叫她把事实真相告诉你们,让你们知道她的一片苦心。但是她却不肯,也不准我多事。到我偶然间从她跟爹娘的电话中,听到你们终于结婚了,也看到小敏脸上那阵任谁见了都会忍不住要哭的凄苦,我终于也忍不住了!冒着被她炒鱿鱼的风险,背着她偷偷写了这封信……
  我觉得你们有责任知道,你们现在的幸福,是一个可怜可敬的女人无数的眼泪交换回来的。署名是:「胡革新」
  「小灿……」小由一边读着信,一边已经忍不住流着眼泪:「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姐姐不是那样的人!」她不断哽咽地呢喃着;同时也说出了我心底里的猜想。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脑中满是数不完的问号,根本还没反应过来。
  我一下紧握着小由发抖的小手,抬起头来对她说:「快,打电话跟爸妈证实一下!」
  爸妈对事件露了馅有点意外,但却没再隐瞒,很快便为我和小由解开了这个埋藏了许多年的疑窦。
  原来敏姐很早便发现了我和小由搞上的事,她想成全我们两个,所以先跟我们两人的爸妈说好,要他们配合,再找了那个兼职奸夫「胡革新」来演了场戏;目的是要我安心的跟她分开,让小由代替她继续陪我走以后的人生路。
  我爸妈和牛头叔他们开始时是不肯的,觉得这样对她不公平;但到敏姐说出原来她已看过医生,证实自己已经失去了生育的能力,不可能为我们家传宗接代时,他们才被迫接受了。
  我扶着小由慢慢地走下车,再次踏足在这片几乎已经有近十年没踩过到的乡下泥土上。
  这里已经完全变了另一个世界,当年那淳朴的小县城已经变成了一个繁华喧闹的中型城镇,四周也满是高楼大厦了。我们乡下小村的零星破屋,也变成了一行一行,排列得井然有序的新式楼房,青葱的田地和果园都不见了,泥沙小径也换上了水泥路,连村子后面的小山丘也差不多被移平了,盖满了大大小小的工厂。
  「这里变了许多啊!」小由掩起了小嘴,不能置信的说。
  「是啊!真是变得太多了!也不知这到底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牛头叔感概地答道:「不过我们倒不用再担心要挨饿,生活也的确改善了不少……」
  牛头婶扶着白发斑斑、连走路也已经有点蹒跚的丈夫,领着我和小由在进村的马路旁的行人道上慢慢地走着:「小灿,你们那幢破屋早就倒塌了,前年你爸爸在那边建了幢新的。」她遥遥地指着远处鱼塘旁边的一列新别墅。
  「我们的新屋也在那附近,是你敏姐给钱建的。」她微笑说:「她已经很少回来了,这一次要不是因为政府规划的新公路刚好穿过我们的村子,要把我们的祖屋也清拆掉的话,相信她也不会专程回来呢!」
  小由看了看我,才问她妈妈说:「妈,那敏姐现在呢?」
  我跟她回来了之后,在广州找不到敏姐,却听到她的同事说她回乡下了,所以马上便打电话回来找我的岳丈牛头叔,才知道原来敏姐已经回来一个礼拜了。
  我们嘱咐他不要把我们回来的事告诉敏姐,接着便雇车直接赶了回来。
  「小敏一直不舍得拆掉那间破房子,但这一次政府因为要开辟新的高速公路,所以一定要拆了。」牛头叔叹了口气:「这女儿还是那么固执,跑到镇公所闹了许久,但人家几十亿的投资怎么改得了,而且早给了赔偿嘛!」
  「那她现在……?」我忍不住追问。
  「房子明天就要拆了,她多半又待在那里吧……」岳母大人愣了愣:「小灿,你和小由已经结婚了,敏姐的事就算了吧。」
  小由看了看我,点着头说:「妈妈,你放心,我们是不会有事的。」又鼓励地握了握我的手。
  牛头叔倒没那么多顾忌:「当日我原本是不赞成的,虽然说你和小由从小就是一对,但小敏始终与你有夫妻名分嘛……只是她生不了孩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自己没有儿子,也没理由眼白白的看着你们家也要断了香灯的嘛!」他说得像是理所当然似的:「现在看到小由终于怀了你的孩子,日后到了下面看到你们的太公,我也对得起他了!」
  他还一面豪气的说:「我牛头一生人自问光明磊落,问心无愧;我的女儿也要一样!小灿,你对小敏怎样我可是亲眼看到的。你是个好孩子、好女婿;既然小敏没法去尽你们家媳妇的义务,我还有另一个女儿可以……我牛头是不会对不起你们家的。现在看到你对小由那么好,对小敏也还有情有义,我就算死也会阖眼了!」
  牛头婶听了,马上骂他口没遮拦,叫他吐口水再说过。
  我和小由知道怎样也拗不过他的封建思想,也唯有陪着苦笑了一下。
  我和小由「吱」的推开了小院子的后门,终于看到那个久违的破落庭园……
  还有那道孤伶伶的端坐在院子中央石台上的优美身影……是敏姐。
  她双手靠后支在石台上,像尊雕塑似的抬头呆看着蔚蓝的天空。
  小由推了推我,示意我一个人走过去。
  我感激地搂了搂她,拉着她一起慢慢地走过去。
  敏姐还是一样的美!俏脸上不像我们离开前那段日子那样的浓妆艳抹,清清爽爽的没施脂粉;其实她这样子才是最美丽的。她紧紧地闭上眼,垂肩的秀发在微风中轻柔的摆动着,修长的玉指不自觉的在光滑的石面上轻轻抚摸,彷佛要凭藉着指尖跟大石的接触,追溯起从前在这里发生过的一点一滴。
  她整个人都像陶醉在甜蜜的回忆中,完全没察觉有人来了。直到我和小由一左一右的在她身边坐下,她才突然张开了眼睛,完全不能置信的看着我:「小……小灿!怎……怎么会是你?」
  「敏姐,」我微笑地看着她:「是我,我回来了!」
  「小由呢?」她深吸了口气。
  「我在这儿……」小由笑咪咪的也拉了拉她的手。
  「你们怎么会回来了?」她又吸了口大气,明显在整理着紊乱的思绪。
  我伸手抓着了她的小手,认真地说:「敏姐,我们是回来找你,请你和我们一起生活的!」
  她浑身一震,但随即恢复了镇静:「你们别说笑了,你们不是已经结婚了吗?而且我也有自己的家庭,我老公对我好好的……」
  「胡革新的事我们已经知道了!敏姐,你不用再骗我们了。」我向她摇了摇头。
  小由也吐着舌头的说:「爸爸妈妈也已经把一切都告诉我们了……」
  敏姐惊讶的呆住了,好半晌才懂得反应,讷讷的说:「那……那也没关系了!你们……你们已经结了婚,我的愿望也终于达成了!」眼眶中已经泛起了泪光。
  小由忍不住拥着她哭了起来:「姐姐你太傻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做的?」
  敏姐也哭了:「小由,我明知你喜欢小灿,却自私的把他从你手中抢走,原本就是敏姐不对!一切都是报应,是上天对我的惩罚!」
  「别这样说!姐姐……」小由用力地搂紧了敏姐:「我知道你也爱他的!我才是第三者!」
  我见她们两姐妹哭成一团,也忍不住了,把她们都搂进怀里,三个人一起哭了起来。
  「敏姐。」我完全制止不了自己在她的秀发上吻着。
  「快把一切都告诉我们,你还欠我和小灿一个交代,我们都让你骗得好辛苦呢……」
  小由也在帮她擦着眼泪,点着头催促说。
  「你们……」敏姐皱起眉头:「你们是怎样知道的?」
  「这个以后再告诉你,」我狠狠地瞪着她:「先说你是怎样骗我们的!」
  她扁了扁小嘴,羞恼的说:「那天,就是你弄伤脚的那一天……我其实不是去谈生意,而是到医院去做检查。医生说我受伤小产那一次弄伤了子宫,可能永远都不会再有孩子的了……」
  「慢着!」我狐疑地道:「你怎么无端端跑去做检查的?」
  她像是很委屈似的:「不就是因为我们一直都没孩子嘛?」
  「那时我们不是决定了不要那么快要孩子,你还一直有避孕的吗?」我奇怪地问她。
  她这时才说:「其实我很早已经没在避孕了……我……我很想尽快替你生个孩子。所以便瞒着你偷偷撤去了所有避孕的措施,只是……我却一直都没怀上!知道了检验结果之后我很伤心,原来我是个不完全的女人!我很伤心地跑回家,哪知却看到你们两个光脱脱的睡在那里,小由腿间还有些血……」
  小由的脸马上红了,我马上追问说:「原来你早回来了!那么那些「鹿筋」
  也不会是人家刚巧送的了吧?」
  敏姐招认了:「是我在附近的药材铺买的。」
  「接着你就开始演戏,假装嫌弃我不懂事,又找那个胡革新来扮奸夫……」
  我继续推测说。
  敏姐点着头:「胡革新是我聘请的会计主任,我见他的外形适合,便叫他和我合作,跟着再找爸妈和小灿的双亲,说服了他们也支持我的做法。」
  小由嗔着说:「人人都知道,就只有我们两个被蒙在鼓里!」
  「没办法,我知道如果照实说出来,你们一定不肯的!」敏姐叹了口气:「你们两个才是一对,我虽然很爱小灿,但不可以那么自私的!我已经把他从你身边抢走了一次,还几乎累死了小灿,结果便得到了上天的惩罚。」她抹着眼泪:「既然你们两情相悦,我又怎么可以那么自私,继续霸占着小灿。而且我不能替他生孩子,小由你却可以……」她羡慕地轻抚着小由的肚子。
  「好了!」我又说道:「那都算了!但为什么我们离开了之后,你还要继续骗我们,每年都寄那些假的照片过来?」敏姐解释说:「我怕你们会吵架嘛!也怕小灿你会放不下我们从前那段感情,所以才会不断地给你们些刺激……让你们继续恨我也好,继续怨我也好……总之会还记得我……」
  「傻瓜敏姐!我们又怎会忘记你呢?」我怜惜地拥抱着她娇小的身躯,感激地说:「我们这一次是回来找你的……」
  小由也哭着说:「姐姐,我和小灿决定了!我们想请你跟我们一起生活,小灿你也有份的……」
  「这怎么可以?」敏姐马上羞红了脸,还挣扎了起来:「你们已经结婚了,连孩子都快有了,怎么可以还像小孩子一般乱说话的?」
  我抓着她的小手:「敏姐,我和小由是认真的。你为我们付出了那么多,我们怎么可以看着你孤单一个呢?而且你说过的,我和小由还是小孩子嘛,你是我们的大姐姐,当然有责任要照顾我们,还有我们的孩子了。」我看着她认真地说:「敏姐,我说过的,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和小由的孩子当然也是你的孩子了!」
  小由抓起敏姐的手放到自己隆起的肚子上:「姐姐,这个是我们三个人的孩子!」
  眼泪不断的从敏姐的眼眶里涌出来……
  我执着她的手:「敏姐,这一次我很清楚了!我对你的不是同情、不是怜悯、也不是补偿!而是爱!我爱你,我也爱小由,你们两个我都爱!」
  「……」敏姐还在犹疑着。
  我继续笑着说:「我们要和你一起生活,小由也同意了。敏姐你快答应我吧!」
  小由也「噗嗤」的笑了:「姐姐,你快答应我们吧!小时候,我们不是常常三个人一起玩家家酒的游戏,都叫小灿老公的吗?看来我们两姐妹是注定要便宜他了……」
  敏姐羞恼地看着满脸得色的我,还有在旁推波助澜的妹妹,娇嗔着说:「我才不依,我现在好歹也是几间时装连锁店的老板了,怎么可以当人家的「二奶」啊?」
  我笑着吻她说:「你当然不是「二奶」,是「大奶」才对!在「奶」这一项上小由还是比不上你的……」
  「死相!」两姐妹这次可是很齐心了,一起擂起了粉拳来揍我。
  门外,牛头叔和牛头婶终于来到了,非常满意地看着园子里闹成了一团的我们。
  那块满载着我和敏姐宝贵回忆的大石台,我们在拆屋前雇人吊走了,现在变成了我们新居的园子中一件最有价值的摆设;同时也是几个孩子最喜欢玩耍的地方;包括了我们的大儿子,还有那个比他小两岁的弟弟,和再小两个月的妹妹……
  在小由怀上第二胎的时候,敏姐竟然也梦熊有兆了。她欢喜得像疯了一样,后来还捐出一大笔钱来重建祠堂,说是要多谢祖先的保佑。
  我、敏姐和小由三个人的名字都刻在祠堂门外的纪念石碑上,同时也为我们这段「乡下的爱情故事」写下了让人艳羡的结局。


如果您喜欢,请把《乡下的爱情故事》,方便以后阅读乡下的爱情故事第九章◆情深缘深、真相大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乡下的爱情故事第九章◆情深缘深、真相大白并对乡下的爱情故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