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辽河(续写童年)

第一六一章

类别:乡村小说 作者:zhxma 本章:第一六一章

    161
  我驾驶着溅满鲜血的卡车,经过一整夜的颠簸,当黑暗渐渐消散时,终于将三具尸体运回到故乡的小镇。深秋的早晨格外地寒冷,冰盘般的斜阳,鬼鬼祟祟地躲在浓密的雾霭里,那凉冰冰的阳光,有气无力地透过浓浓迷雾,扬洒在昏暗而又苍凉的原野上,漆黑的秋夜,飘撒着砂糖般的雪花,无垠的大地,活像是覆盖上一块硕大的裹尸布,在斜阳的照射下,泛着可怕的、剌眼的白光。放眼望去,整个大地呈着一幅死气沉沉的惨相。
  我将汽车径直开进故乡小镇的医院,三裤子等人早已在此等候多时,当他帮我启开车门时,秋日凌晨那赅人的低温将我脸上的泪水紧紧地凝固起来,凛冽的寒风尤如刀子般地刮剌着我的面颊,因过于寒冷,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好冷啊!”
  阴暗的太平间门口摆放着几束花圈,五彩斑蓝的纸片随风呜咽,冰窖般阴冷的走廊里伫立着铁蛋生前的好朋友们,此刻,正挖空心思地猜测着铁蛋那段可怕的遭遇,见汽车驶来,纷纷迎候过来,一边搬动着尸体,一边切切私语:“铁蛋死得真是太惨啦,三条人命啊!”
  “三条人命?听说仁花的肚子还有一个孩子呢,唉,应该是四条人命啊!”
  “……”
  “小力,”三裤子拍了拍我的肩膀:“别难过了,什么都晚了,铁蛋和小石头,好像该着就这么死,呶,哥们,小石头生前就喜欢摆弄汽车,只要一有机会,就要开我的汽车。唉,为这事,我没少吼他,现在回想起来,我真是太混了,我,对不住小石头哇,呶,哥们,你看,我给小石头扎了一台高级轿车!”
  我的目光顺着三裤子的手指望去,方才注意到,在医院冷风嗖嗖的院子里,果然摆放着一部纸糊的轿车,正在卡车上搬动尸体的年轻人们悄声嘀咕道:“嘿嘿,这三裤子啊,可真逗,扎的还是奔驰牌呐!嘿嘿!”
  “小力,”三裤子扔掉烟蒂,拽扯着我的手臂:“走,咱们吃点饭去吧,天气真是太冷喽,喝点酒,暖暖身子,唉,从昨天到现,咱们俩都是水米未进啊!”
  当我与三裤子吃过简单的早餐,再次返回到医院时,我被告知,三具尸体已经进行了简单的处理,于是,我跟在三裤子的身后,走进太平间,我首先来到铁蛋的灵床前,二姑父正泪眼汪汪地守候在儿子的遗体旁,见我走进来,痛苦不堪地指了指灵床上僵挺着的铁蛋:“小力,铁蛋在这呢!”
  我默默地走到铁蛋的遗体旁,经过医生的简单处理,铁蛋多多少少恢复了以前的俊美,他穿着贵重的寿装,平静地仰躺着,双目紧闭,嘴上叼着一块古铜钱,“这是仁花!铁蛋的媳妇,……”可怜的二姑父绝望地嘀咕着:“铁蛋的媳妇,喔——,喔,他们,只能到阴间去生活喽,喔——,喔——,”
  从二姑父的语调里,我完全揣测出他的心思:尽管铁蛋尚未正式举行婚礼,但是,二姑父坚定地认为:铁蛋已经是个有媳妇的男子汉,他成人啦,他拥有自己的家庭啦,尽管实际上并不是那么回事。
  整容过的仁花姑娘,那被彻底毁坏的面庞,涂抹着厚重的脂粉,尽一切可能地企图掩盖住硕大的、纵穿整个右脸的枪眼,她身着鲜艳的盛装,安祥而又幸福地躺地铁蛋的身旁。当我绕过她的身旁时,目光有意停滞在她的细手上:哇,仁花的小手指,果然像奶奶所说的那样:比常人短小许多,的确够不到奶奶比划的那条指纹。
  “铁——蛋,”我俯下身去,拾起几叠冥纸,一张一张地丢弃在铁蛋灵床前的火炉里:“铁蛋好兄弟,哥哥给你烧纸了!”然后,我悲痛欲绝地来到小石头的遗体前:“儿子,儿子,爸爸来了,小石头,睁开眼睛看看爸爸吧,……”
  “哎哟!老婶来了,老姑也来了,”身后的三裤子悄声嘀咕起来,我抹了抹悲伤的泪水,转过身去,只见业已哭肿双眼的二姑和老姑,各自披着一件草绿色的军用大衣,在众人的搀扶之下,一前一后,哭哭咧咧地走进太平间,分别奔向自己心爱的独生儿子,与之做最后的诀别。二姑和老姑久久地伫立在铁蛋和小石头的灵床前,颤抖的双手反复不停地抚摸着儿子的面颊,尤其是二姑,每当她触碰到那块致铁蛋于死命的枪眼时,二姑爱怜的泪水,一滴紧接着一滴的掉落在儿子的脸庞上、额头上,二姑轻轻地抚摸着儿子的枪伤,好似自言自语,又好似在问候着儿子:“铁蛋啊,这么大的伤口,你疼不疼!咦——,咦——,咦——,”话未说完,二姑再次失声痛哭:“我的儿子哟,你死得好惨啊,这一枪打在脸上,该有多疼啊,呜——,呜——,呜——,……”
  “芳子,芳子,别哭啦,好好看看你的儿子吧,过一会,就看不到啦!”众人劝说道。
  “哟唷,不好了,老菊子又昏过去了!”众人七手八脚地将昏厥过去的老姑,抬出太平间。
  较之与老姑,二姑要坚强许多,她依然不停地抽泣着,目不转睛地端祥着自己静卧着的儿子,仔细地给铁蛋整理着寿装,突然,二姑似乎发觉有什么地方不太合适,她指了指铁蛋的脚下:“小燕子,去,你给铁蛋把鞋带好好系一系,铁蛋活着的时候,不是这样系鞋带的,他不喜欢这样系。”
  “嗳,好的,二姑,我这就重新给他系上!”
  二叔的女儿小燕子立即绕到铁蛋的脚部,蹲下身去重新给铁蛋系鞋带。
  “还有,小蒿子,铁蛋的腰带扎得不对劲,你再给他正道正道!”
  “嗯,”表妹小蒿子应承一声,马上着手整理铁蛋的腰带,二姑仍然依依不舍地抚摸着儿子的伤口:“铁蛋啊,妈妈的好儿子啊,你就这么狠心抛下妈妈一个人走啦,我可怎么办呢!喔——,喔——,喔——,……”二姑越说越伤心,说着说着,绝望之余,痛苦万状地拍打着床头,扯着已经嘶哑的嗓子:“铁蛋啊,石头啊,仁花啊,喔——,喔——,喔,好可怜的孩子们啊,喔——,喔——,喔——,……”
  “哎哟,我看差不多啦,”不知什么人催促起来:“差不多啦,到点啦,快把芳子弄走吧,不然,一哭起来就没完!会把身体哭坏的,”
  “二姐,走吧,”
  “芳子,别哭了!”
  “铁蛋,石头,仁花,喔——,喔——,喔——,”
  二姑哪里肯依,拼命地推搡着众人,双手死死地拽住床头,说死也不愿离去:“我的儿子啊,我的儿子啊!……”
  无可奈何之下,众人索性将二姑生硬地抬出太平间,二姑在极度的痛苦之中再次昏厥过去。
  “我说,趁这机会,快点抬走吧,……”
  混乱之中,雇来的工人们开始乘机抬走铁蛋等人的尸体,将其搬到卡车上,当抬仁花的尸体时,我听到一个矮胖子工人对身旁的工友悄声嘀咕道:“过去听老人说,怀孕的女人死后不僵尸,我不信,今天我这是第一次抬怀孕女人的尸体,这么长时间啦,天气又这么冷,可是,仁花果然还没有僵尸啊!”
  “真的,是没僵尸,老人说得没错啊,我真的长见识了!”
  在无边无际的大地深处,在一片密林的边缘,在一座可怕的院落中央,十分剌眼地呆立着一根耸入云天的、怪物般的大烟囱,烟囱的最顶端好似一个黑乎乎的大肛门,不停地喷吐着浓烈的、剌鼻的烟气,那是曾经活力四射、不知疲倦、忙忙碌碌、野心勃勃的人们,最后的、最无奈的表现形式,一切从此灰飞烟灭,化为乌有。
  大烟囱的下面是一座巨大的,有着四个入口的焚尸炉,这里乃是怪物的大嘴巴,猪肉拌般的尸体摆放在幽暗的、泛着油渍光亮的大铁床上,穿着一身裹尸布的工作人员,仿佛是地狱里的小鬼,一个个面无表情地按动起铁床顶部的绿色按钮,只听轰隆一声,焚尸炉的大铁门突然咧开红红通的大嘴巴,里面的烈焰散发着灼人的热浪,仿佛即将从大嘴巴里喷涌而出,还没容人回过神来,挂满油渍的铁床以惊人的速度不可阻挡地滑向怪物贪婪地嘴巴里,铁蛋等人娇嫩的血肉之躯,顿时被熊熊的烈焰彻底吞没,同时,痛苦地抽动着。
  “铁蛋!”
  “石头!”
  “仁花!”
  “咣当”一声,怪物心满意足地闭上红血色的大嘴巴,发出幸福的轰鸣声,一边嚼着嘴巴里面的美味佳肴,一边轻声地哼唱着。十余分钟之后,小鬼拎起一根乌黑的大铁棍悠然自得地伸进怪物的嘴巴里,狠狠地捅扎着早已面目全非的尸体,帮助怪物把食物搅开、捅烂,以便于尽快将其吸收、消化。当确认尸体已被彻底搅烂之后,小鬼抽出大铁棍,“叭”地一声丢在墙角里,然后操起双膊兴灾乐祸地望着怪物继续吞食着尸体。约莫三十多分钟之后,小鬼不知从哪里弄来几个铁蓝子,塞到怪物的下巴底下,然后,再次启动一个按钮,饱餐一通的怪物渐渐安静下来,吧嗒着厚重的嘴唇,品味着尸体的余香。小鬼不再理睬怪物,拎着直冒青烟、盛满碳灰的铁蓝子,信步走出门外,低头瞅了瞅手中的纸条,冷冰冰地问道:“12号,13号,14号!……”
  “啊,铁蛋子,小石头,仁花!……”二姑父泪水涟涟地接过铁蛋等人的碳灰,放置地水泥台上,打开刚刚买来的骨灰盒,开始收敛铁蛋等人年青的灰渣。
  “小力子,别哭了,”身后的新三婶,悄悄地推搡着我:“快走吧,快去看看你的姑姑们吧,好好劝劝她他,别一个劲地哭啦!”
  当我在新婶的陪伴下,返回小镇,推开二姑家的房门,走进里间屋时,只见二姑和老姑相拥在土炕上,蓬乱的脑袋上敷着一块浸湿的白毛巾,四只眼睛早已因痛哭过度而高高肿起,几个中年妇女死死地搂抱住我的两个姑姑,喋喋不休地唠叼着劝慰的、可是两个姑姑根本就听不进去的话语,见我走进来,两个姑姑狠狠地挣脱开几个中年妇女的胳膊,纷纷向我扑来,四只手臂紧紧地搂住我,再次失声痛哭:“呜——,呜-,呜——,……,力啊,姑姑的亲侄子啊。姑姑前世作了什么孽啊,老天爷为什么这样报复我,我是个丧门现啊,我断子绝孙啦,呜——,呜-,呜——,”
  “唉,”始终坐在土炕尽头的奶奶,听到两个姑姑的念叨,突然开了腔:“唉,你们啊,你们,当初,说什么也不听我的话,把个短命鬼,娶到了家,呶,”奶奶抬起手掌:“这个疯丫头啊,长得一点也没有福相,手指短的要命,唉,铁蛋子,可是借了她的光!把个小石头,也捎带上了!”
  “呜——,呜——,呜——,”面对奶奶的絮叨,两个姑姑似乎无言以对:“小力子,大侄,姑姑完喽,姑姑什么也没有啦,姑姑连个抓手都没有啦,呜——,呜——,呜——,姑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芳子,菊子,别哭啦!”众人毫无意义地劝慰着,两个姑姑则拼命地挣扎着:“姑姑完了,姑姑没有儿子啦!”两个姑姑歇斯底里喊叫着,我擦抹着流淌不住的泪水,依偎在两个姑姑颤抖的怀抱里:“姑姑,以后,我就是你们的儿子,姑姑,我给你们当儿子,我,我,……”
  “力啊,你愿意给姑姑当儿子吗?”两个姑姑哭哭咧咧地问我道,我毫不犹豫地应答道:“嗯,姑姑,我愿意给你们当儿子,姑姑,从此以后,我就是你们的儿子啦!”
  “大侄,你愿意给姑姑当儿子,那,小力,你叫我妈啊,”两个姑姑几乎异常口地催促我道:“力啊,叫啊,快点叫我们妈妈啊!”
  “嗯——,”我再也抑制不住悲痛的心情,泪水彻底模糊了视线,我挣脱开两个姑姑的真挚的搂抱,咕咚一声,跪倒在土炕下,发自肺腑地唤呼道:“妈——妈,妈——妈,妈——妈,”
  
  
  【全文完】


如果您喜欢,请把《静静的辽河(续写童年)》,方便以后阅读静静的辽河(续写童年)第一六一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静静的辽河(续写童年)第一六一章并对静静的辽河(续写童年)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