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

第三十六章

类别:乡村小说 作者:zhxma 本章:第三十六章

    “呜——,呜——,呜——,……”
  怒气冲冲的列车声嘶力竭地呼啸着,铿铿镪镪地奔驰在辽阔无垠的大地上,我依在姑姑温暖的怀抱里,望着车窗外一棵棵疾速地向后面退去的参天大树,以及一闪而过的小村庄,心中充满了激动和新奇。
  拥挤的车厢里,充溢着污浊的空气,缭绕着呛人的烟雾,满脸疲倦、无所事事的旅客们,或是相互面无表情地对视着;或是以低沉的嗓音叽叽喳喳地交头接耳着;或是反反复复地、毫无目标地乱翻着一张不无翻了多少遍,早已皱皱巴巴的旧报纸;或是默默地、孤独地一口接着一口地狂吸着劣质的烟卷;或是百无聊赖地抱着发束蓬乱的脑袋呼呼傻睡。
  “啊——,”姑姑仍然处在归乡的极度兴奋之中:“终于可以回家了!”
  姑姑俊秀的面庞着扬溢着幸福的神色,一双有力的、但去是温柔的手臂紧紧地搂抱着我,健壮而又轻盈、丰满娇艳、曲线分明的身体上,不可遏制地发散着浓浓的、沁人心脾的、令我心旷神怡的青春气息。
  姑姑将我轻轻地按俯在她那高高耸起的、即坚挺又软嫩的胸脯上,一对美艳的大眼睛充满温情地望着我,我也甜甜地望着心爱的、比妈妈还要亲近百倍的姑姑。在我心灵的深处,姑姑远比妈妈要重要得多,那是因为姑姑给予我比妈妈还要多的、人世间最美好的、最幸福的母爱,一挨离开妈妈的身旁,我便永远、永远地把姑姑当作妈妈来看待,同时,又当作最为神圣的女神来看待。
  望着女神姑姑流溢着无比爱怜的目光,我忘情地伸出手去,轻轻地抚摸着姑姑那白嫩中泛着微微红晕的脸庞。姑姑厥起红通通的朱唇,冲我妩媚地笑了笑,一缕闪烁着晶莹光泽的秀发,从她的脑袋后面非常不听话地溜过来,遮住了姑姑的眼睛,她扬起头来晃了晃脑袋,可是,那缕秀发好象故意跟姑姑过意不去,依然无比讨厌地遮在姑姑的眼前,我伸过手去,一把拽住那缕缓缓飘逸着的秀发,使劲地往姑姑的脑袋后面拉过去,由于用力过猛,姑姑细长的眉毛微微一皱,本能地摇晃起脑袋来:“哎哟,好痛!”
  “哦,姑姑,对不起,”我急忙松开姑姑的秀发,一把搂住姑姑的脖胫,厚嘴唇吧哒吧哒地亲吻着姑姑的面庞,姑姑微闭着双目,任由我肆意狂吻。
  “嘿嘿,”
  旁边的旅客以羡慕的口吻问姑姑道:“这个小家伙是你什么人啊,看你们,好亲热啊!”
  “我大侄,”
  听到问话,姑姑睁开了眼睛,一边深情地抚摸着我的脑袋瓜,一边极其骄傲地答道:“我大侄,这是我大侄,目前为止,我只有这么一个大侄!”
  “啊,”旅客深有同感地点点头:“难怪,我说的呢,看得出来,你特别喜欢他!”
  “那还用说!我,这是领我大侄回老家,不光是我,我爹、我妈,都喜欢这个小家伙!嘻嘻,”
  “姑姑,”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姑姑,咱们的老家,在哪啊?”
  “在,”一贯不跟我开玩笑,说话总是认认真真的姑姑,今天却破天荒地,第一次与我卖起了关子:“在哪,你猜猜?”
  “我哪知道哇!”我木讷地摇摇脑袋:“姑姑,爸爸、妈妈从来没有告诉过我,我的老家在什么地方啊!”
  “在,”姑姑用圆浑的手指尖轻轻地点了点我的鼻子:“告诉你,大侄子,咱们的老家跟张作霖是邻居,哈哈哈,这回,你知道在哪里了吧!”
  “哈哈哈,……”座位四周的旅客们闻言,都轰然大笑起来:“哈哈哈,真有意思,原来,张作霖是你们的老乡哦!”
  “张作霖,”
  我茫然地嘀咕道:“姑姑,张作霖是谁啊?是咱们一家的么?”
  “哈哈哈,”一个男旅客笑吟吟地告诉我道:“小家伙,张作霖你都不知道哇,想当年,他可了不得啊,是东北王啊!”
  “大侄子,”狂奔着的火车,恰好爬上一座巨大的钢铁大桥,望着滔滔的河水,姑姑感慨万分地说道:“大侄子,你的老家,你的故乡,你的祖根,就在辽河边上!”
  “辽河,”我瞅着窗外的河水,问姑姑道:“辽河,大么,有这条河大么,有这条河长么?”
  “嘿嘿,”姑姑不以为然地瞅了瞅窗外的河水:“哼哼,比她,可大多了,可长多了,并且,”
  姑姑不无自豪地说道:“在大辽河的边上,长着数也不数清的榆树和柳树,特别是柳树,多得简直遍地都是啊,在辽河岸边的一条大深壕里,柳树最集中,最多,最密,那里,就是咱们的老家,叫柳壕!”
  “柳壕!”
  “对,柳壕!”
  “呜——,呜——,呜——,……”
  火车再次尖叫起来,听着闷声闷气地吼叫声,我问姑姑道:“姑姑,这个火车可真好玩,它为什么一个劲地乱叫啊!”
  “哦,可能是火车一天没吃饭了吧,他这会正吵着肚子饿了,要吃饭呢!”
  姑姑眨巴着眼睛,非常认真地解释道。
  “啊,原来是这样,姑姑,火车饿啦,应该给它吃饭啦,姑姑,坐火车可真好玩哟!”
  “嗨,你啊,”
  姑姑埋怨我道:“陆陆,你太小,过去的事记不得啦,姑姑告诉你吧,你还没到周岁的时候,就开始坐这趟火车了,每年至少坐两趟,大侄啊,你已经记不得啦,每次都是我、或者是你爷爷抱着你,坐这趟火车,回老家!”
  “嗯,”我不禁皱起了眉头:“姑姑,我怎么一点也不记得啊?”
  “那时,你还太小,你才几岁啊,能记住个什么啊,等你有了记忆,你的妈妈就说什么也不让你回老家了,唉,你的妈妈哟,心眼真毒,怕你跟老家的人亲近,疏远了她!”
  “哦,”听到姑姑的话,我释然地点了点头,心里暗暗想到:原来是这样,如此说来,我与这趟火车真是前世有缘啊,我刚刚糊里糊涂地来到这个人世上,它便忠心耿耿地陪伴着我不知疲倦地在我的人生之路飞驰着、狂奔着。
  啊,从此以后,这一奔驰,这一狂奔,可就是数十个春夏秋冬、数十个寒来暑往。把一个茫然无知的幼儿,狂奔成为一个中年人,是啊,人生之路与这狂奔着的火车又能什么两样呢,只要一息尚存,我们就得一刻不停向着永远也看不尽头的目的地,狂奔而去。
  我接过姑姑递过来,已经精心剥好皮的红苹果,兴致勃勃地倚靠在车窗边,一边卡卡地啃着可怜的苹果,一边不厌其烦地念叨着驶过的每一个小车站:“嘿嘿,公主岭、郭家店、四平、大榆树,姑姑,下一站该到哪啦?”
  “可能是十里庙吧!”姑姑没有把握地嘀咕道。
  渐渐地,火车做久了,铁路沿线的车站名被我无意之间牢牢地刻印在童年时代的脑海里,再以后,竟然能够如数家珍般地倒背如流。
  成年后,我在酒桌上结识一位列车员,谈及铁路上的事情,我借着酒兴念叨起这条贯穿东北全境的大动脉上那一座座名不见经传的小车站,竟把那位列车员朋友听得目瞪口呆:“哥们,你挺厉害啊,这些小车站的名字,我们许多列车员都记不全啊,业务考试的时候,经常为此丢分,你是怎么背下来的啊!”
  铁路两侧的站名不仅被我牢记于心,我甚至还能凭着旅客们谈天时差别不太大的语音,猜测出他们是何方人士:“叔叔,听口音你是梅河口那一带的吧?”
  “阿姨,你是沈阳人吧?”
  当列车驶过沈阳之后,车上的旅客顿时来了一次大换血,潮水般汹涌上来的旅客们,七嘴八舌地操起令我兴奋不已的、倍感亲切的家乡话。
  “喂——,这是咋的啦,地板咋这么湿啊,差点没把我滑倒!”
  “妈哟,给我一块面包!”
  很多时候,每当聆听到附近的旅客们大声小气地聊天时,那带着浓厚地域口音的话语,听起来就像已经回到了故乡一样。啊,那个男人说话的声音酷似我的三叔,而那个身着灰色风衣的女士,扯起海栗子味的长音来,简直与我的老姨毫无二致。哦,是不是我的三叔和老姨在车上啊?我抬起屁股,跳到椅子上,扯着脖子举目望去:嘿嘿,不是,根本就不是!
  火车不再尖声浪气地瞎叫乱喊,大概是开车的叔叔已经把它喂饱,你看,它运足了气力,呼哧呼哧,更加疯狂地奔驰起来,铮亮的铁轮无情地撞击闪着寒光的钢轨,发出极有节奏感的、铿镪有力的巨响。我在姑姑的怀抱里,悄悄地昂起头来,偷偷地清了清嗓子,然后,便模仿着火车的样子,纵声喊叫起来:“呜——,呜——,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车厢里面正昏昏欲睡的旅客们,顿时被我的恶作剧惊醒,他们抬起头来,望着我哈哈哈地开怀大笑起来,车厢里原本令人窒息的沉闷气氛,顿时活跃起来:“这个孩子,真好玩!”
  “好个淘气包啊!”
  “……”
  “姑姑,”望着渐渐远去的太阳,望着缓缓阴沉下来的天空,望着已经是朦胧一片的大地,我满脸疲倦地问姑姑道:“姑姑,老家还有多远啊,什么时候才能到哇!”
  “哦,”姑姑吧哒亲了我一口:“我的大侄子,你累了吧,别着急,等天彻底地黑下来,咱们就到家啦,来,大侄子,在姑姑的怀里,睡一觉吧,睡省了,就到家了!呶,”说完,姑姑拽过她的外衣,覆盖在我的身上:“闭上眼睛,睡一觉!”
  我幸福地闭上眼睛,脑袋一歪,在姑姑温暖的怀抱里,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就这样,我在光怪陆离的梦境中,在姑姑圣母般的怀抱里,稀里糊涂地回到了辽河岸边的故乡。


如果您喜欢,请把《童年》,方便以后阅读童年第三十六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童年第三十六章并对童年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