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的屁股

(6-7)

类别:乡村小说 作者:逐流 本章:(6-7)

    
  小河的那一次疯狂之后,我终于和妈妈相认了,几天之后,北京来人把我们接走了,那一天,全村的人都来送行,场面很浩大,我们都哭了,望着远去的山村,我感慨万千,不知何时才能再回来看看。
  毕竟这里有养育过的养父,有关心过我的乡亲们,还有和妈妈那一次次难忘
  的经历……
  ……
  我的家在北京军区的大院里,那是一栋两层的小洋楼,楼前有一片很大的草坪,当我下了车,站在楼前的时候,我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我居然可以住在这么大的一栋房子里。
  我站在那儿,久久挪不开步,直到妈妈推了推我:“小明,别发愣了,这就是我们的家,快进去吧!”
  随行两个解放军叔叔上来提着我们的行李就往里走,于是我跟着妈妈沿着草坪上的小路向小楼走去。
  这时候,小楼的门突然打开了,几个人涌了出来,前面的是个微胖的中年妇女,后边跟着一个年轻的姑娘,再往后,就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他穿着一条绿军裤,一件洁白的衬衣,走起路来虎虎生威,我一看到他,心就不由得怦怦地狂跳起来。
  “碧如,可把你给盼回来了!”
  前面的那个中年妇女抢先一步冲了上来,一把抱住了妈妈,“呜呜”地哭了起来。
  “四姐……我真的好想你们呀……”
  妈妈也一下忍不住哭了起来。
  “妈!”后边那个年轻的姑娘也跑了上来,扑到了妈妈和四姐的中间,跟着哭了起来,看着三个女人搂成一团,哭成一团,我站在边上,不知所措。
  那个中年男人走了上来,妈妈分开了其他的两个女人,快步地迎上前去,中年男人和妈妈在对方的面前站住了,我看到妈妈的嘴唇动了几下,但是没有说出话来,中年男人张开了双臂,妈妈一下子就扑了过去,登时嚎啕大哭起来。
  “钢!我……”
  “小如……别哭了……”
  妈妈抹了一下眼泪,突然叫道:“呀,我都忘了给你们介绍了,你们看”
  她说着,就转向了我说道:“钢,这就是我在信里跟你说的,我们的孩子,小明!”。
  所有人的眼光都转向了我,我一下就成为了焦点,我的心又是一阵的狂跳,中年男人走了过来,眼神直盯着我的脸,我只觉得他的眼光中也有着某种力量,他的眼中噙满了泪水,他脸上的肌肉跳动着,显示出内心的激动。
  当时周围很静,我听得到他的心跳声,我不由得打量了他,我觉得他的脸很熟,好象我是天天见到的,但是在哪见过昵,我又想不起来了。
  他忽然跪下身来,双手很有力地抓住了我的双臂,抓得我隐隐生疼。
  “小明?你就是小明,你真的……真的还活着,我的孩子。”
  我不知所措地站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本能地点了一下头,就听到妈妈在一旁哽咽道:“小明,这就是你的亲生父亲,快叫爸爸!”
  我张开了口,只喊出了一个音——“爸”。
  中年人就一把把我揽入了怀中,放声大哭起来,“小明……”
  所有的人都哭了,我受到了感染,鼻子一酸,也掉下泪来……后来我知道,这就是我的父亲——北京军区第二集团军副司令员,王钢少将。
  再后来的事我不用多说了,总之除了幸福的泪水之外,没有别的,那是一个很感人的场面。
  我认识了我的家庭成员:除了爸爸妈妈之外,还有两个姐姐,大姐王小敏,在军区的医院工作,今年二十三岁,嫁给了军区的一位炮兵团长,二姐王小彤,今年二十岁,她是在我回家后前几天才从医院里出来的,去年她被造反派打伤了脚,现在还一直坐在轮椅上。
  两个姐姐都继承了妈妈的漂亮,大姐生性活泼好动,体态丰腴,性格象爸爸一样风风火火的,二姐沉默文静,继承了妈妈的大部份气质,由于常年生病,她的身体纤瘦,显得楚楚动人。那个中年妇女是我们家的保姆,我们都叫她四婶,她以前还曾是妈妈的丫环呢!
  后来几天的日子里,我都沉浸在幸福之中,我一辈子都没这么高兴过,所有的人都很疼我,他们好象为了补偿这么多年来所不能给我的关爱,特别的宠我,我过着象小皇帝一样的生活。
  妈妈爸爸和姐姐们都教我很多东西,教我学习,教我体育锻炼,二姐甚至还教我画画。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我已经淡忘了以前乡村里的生活。
  ……
  但是日子久了,我忽然间觉得生活好象少了一此什么似的,妈妈平时对我很好,但家里没有别人的时候我总觉得她在回避我,她常和四婶一块出去买菜,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
  她甚至不会和我多说一句话,爸爸的工作是很忙的,常常不回家,二姐又经常到医院做理疗,大姐是嫁了人的,很少在家里,那时候学校还没有恢复上课,文革还在继续,爸爸也不让我外出,我就只能呆在家里,偌大的一个家,就只有我一个人,我回忆起在农村时的点点滴滴,心中不免又泛起了涟漪……
  那天夜里,我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我忍不住了,冥冥中又想起月光下那个雪白的屁股,我的全身都炽热起来,于是我决定到厨房里去喝点水。
  整个大房子静静的,大厅里只有过道上有一盏昏暗的壁灯的,我看到爸妈的房中透出一丝的灯光,我心下一动,不由自主地就往他们的卧室走去,我蹑手蹑脚地来到卧室。
  太好了,门居然没有锁,我壮起胆子,悄悄地推开一点,透过这一点门缝,刚好床上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当我往里噍的时候,呼吸一下就紧了起来,爸爸和妈妈都光着身子躺在大床上!
  妈妈俯卧在床上,全身赤裸,动人的曲线清晰可见,光洁的后背和圆润的臀部在昏暗的灯光下泛着诱人的光泽!我已经很久没见到妈妈的胴体了,我真恨不得马上就扑上去,尽情地发泄一通!我才发现,我是如此的需要她。
  爸爸也是赤裸着身子,皮肤微黑,看上去很有力度,他坐在妈妈的身边,面对着门口,我可以看到他那垂在胯间的家伙,它还没有起来,但是挺大挺粗的,起来的时候一定不得了,一定能让妈妈很快乐,想到这,我不由得妒忌死了。
  爸爸轻抚着妈妈那光洁的后背,妈妈脸上露出很惬意的表情,她闭着眼睛,静静地享受着,爸爸的手来回地在妈妈的身上游走,从她的脖子滑向她的背,滑向她的圆臀,滑向她的大腿……
  他们的呼吸急促起来,爸爸的阳具开始胀了起来,但是好象还不是很充分,他趴到了妈妈的背上,一支手扶着阳具,把它从后面顶到了妈妈的双腿之间,然后开始试图插入妈妈的小穴中,但是弄了半天,好象还没弄进去。
  我看到他急得满头大汗的,终于他叹了叹一口气,仰躺在了妈妈的身边,说道:“唉,真是人老不中用了!”。
  妈妈翻过身来,坐了起来,柔声说道:“你呀,谁说你不中用了,别急嘛,你越急越不行,来,钢,让我来帮帮你。”
  妈妈说着,就看到她伸出右手,纤纤细指握住了爸爸的阳物,上下地套弄起来,左手还温柔地抚摸着爸爸的胸口。
  “怎么样,钢,是不是有点感觉了?”
  “还是老婆对我好啊!”
  爸爸戏谑地说道,说着,他也伸出了双手,抓住了妈妈的乳房,用力的揉搓起来。看到妈妈的乳房,我的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我好想再能摸一摸她们,感觉一下那种柔软的味道。
  两个人就这样相互地抚弄着,爸爸的阳物渐渐硬了起来。
  “好象可以了,你快点!”
  妈妈说着,躺在了床上,爸爸迅速地伏了上去,妈妈把双腿尽量地分开,双手握住爸爸的阳具,往自己的阴道里引,爸爸双手撑在床上,扭动着腰,拚命地往妈妈的下身插。
  “啊,好啊……”
  妈妈呻吟了一下,我知道爸爸进去了,他的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他喘着粗气,下身用力地连挺几下,整个阳具全部插入了妈妈的小穴中。
  “好啊,行了!”
  妈妈兴奋地搂住了爸爸的脖子,爸爸于是开始大动起来,“扑哧扑哧”的声音在卧室里响了起来。
  妈妈的欲望好象很强,她主动地扭动着腰,去迎合爸爸的插入,神情显得很急切,这也许是她回来之后第一次和爸爸做吧。爸爸的表情则不一样,他显得很紧张,牙齿紧咬着下嘴唇,插了十几下之后,他不敢再动了,只能任由妈妈主动地的磨擦他的阳具。他甚至用手按住妈妈的肩膀,不让她动得这么厉害。
  但是妈妈好象已经进入了状态,她没有体会到爸爸的用意,她闭着眼睛,沉浸在快感之中,她真的太需要了,她急切地扭动着,希望能获得更大的快感。
  “啊……钢……啊……用力呀,啊……”妈妈呻吟着“啊……啊 ……快点呀,啊……钢”
  “小如……小如……”爸爸也激动地叫了起来,他突然加快了动作。
  “小如……我……我不行了……小如……啊……”
  爸爸的喉咙里低吼了一声,整个身子一下直了起来,“啊啊……啊”几声干嚎之后,爸爸重重地倒在了妈妈身上,这时候,妈妈的腰还在不停地扭动着,希望还能再来几下。
  但是爸爸的阳物已经软了下来,妈妈的动作一过大,那个东西就从阴道里滑了出来,垂在了爸爸的胯间……
  一阵喘息之后,只听到爸爸叹了一口气:“唉,不行啰,老了,真的是不行了,唉,小如,我……”
  妈妈一下捂住了爸爸的嘴:“得,别说了,你呀,都什么年纪了,能这样已经很好了,别想那么多了。”
  “要不我学学林彪,用些药?”爸爸开玩笑地说。
  “好啊…………你用吧,象他一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我就不用理你了。”
  妈妈说。
  “好了好了,不用,都听夫人的,我是部队的领导,你是领导的领导。”
  爸爸说着,顿了一下,双手捶了捶腰,叹道:“唉,要不是美国佬的炸弹在我这儿留了点纪念,我呀,嘿,想当年我们才结婚那会儿,我……”
  “得了!”
  妈妈一下打断了爸爸的话,笑道:“谁不知道你当年厉害,这么大个人了,还说这些,你呀,好好休息吧,我到下面厨房去喝点水,你先歇着啊。”爸爸点了点头,翻过身去睡了,妈妈披上了睡袍,向门口走来。
  我一惊,赶忙一阵小跑躲到了一边,妈妈出来了,她掩上了门,下了楼,厨房就在楼下,她穿过大厅,不一会儿,厨房的灯亮了起来,我想了想,于是站起来,也朝厨房走去。
  妈妈就在厨房里,正端着杯子在喝水,灯光下,她的一袭长发披在肩上,丝制的睡袍裹着她那成熟的胴体,她穿了一双棉拖,露出半边白晰的脚,她永远是那么的迷人,想想她和爸爸做爱时那种饥渴的神情,我不由得热血澎湃。
  “小明!”妈妈看到了我,“这么晚了,还没睡?”
  “唔……”
  我支支吾吾的“我……我……口渴,我来……来喝点水。”
  “行,那你要早点睡啊,明天早上起来,爸爸带你和姐姐她们到公园玩。”
  “好……的!”
  我说着,不自然地走了过去,随手抓了个杯子,装着在那倒水。
  妈妈喝完了水,“小明,我走了,你待会早点睡,知道吗?”说着,她转身就要走,我只觉得脑中一热,我赶忙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在妈妈经过我身过的一瞬间,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小明……”
  妈妈吓了一跳。转过脸来看着我,我的眼中充满了一种期待的神情,她旋即明白了,“小明,你放手呀,不要这样,这是家里。”
  我知道如果这一次我放手,那下一次机会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我紧紧地抓着她,不放手。
  “妈,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你为什么不理我了?”我说着,鼻子一酸,差一点就哭出来了。
  “小明,不要再这样了,我知道你爱妈妈,妈妈也爱你呀,可是那种爱是母子之间的爱,你懂吗!我们现在是在家里,在这里我们是母子,家里还有爸爸,有姐姐。”
  “可是,妈妈,我是真的爱你,我……我总是想你……想要你,你知道吗,我一直在忍受着,我很痛苦,妈妈!”
  “小明,好孩子,我知道你的感受,可是,我们……我们毕竟是母子呀,以前……以前我们可能都错了。”
  “不!妈,我们没有错,我知道你也爱我,我们没有侵犯任何人,也没有背叛任何人,我们没有错,妈。”我越说越激动,一下把妈妈拉了过来,紧紧地抱住了她。
  “不要这样,小明!”妈妈拚命地挣扎起来。
  “妈,我想要你,你就给我吧!你忘了我们在小山村里的情形了吗?”
  搂住了妈妈的身躯,我受不了了,我知道我必须要发泄一通,我真的太需要她了,从小山村里出来有一个多月了,我已经受不住了。
  我用力地夹着妈妈的身体,不让她动,双手伸到她的睡袍里,她里边什么也没有穿,我一下就抓住了她的乳房,用力的捏了起来。
  “不行呀……小明,不要这样。”妈妈急得汗都冒了出来。
  可是我一点也不松手,我抓着她的乳房拚命地揉着,两个手指还捏住了她的一颗乳头,她的呼吸一下就紧了起来。
  “小明,放手呀……”
  我吻上了妈妈的脸颊,她拚命地摆着头,不让我得逞,但是我用一只手抓住了她的后项,强行地吻了过去。
  我咬住了她的耳垂,喘着气,在她耳边说道:“妈……我……我真的很想要你,你……你还记得我们在小河边的那一晚吗?”
  妈妈的身体震了一下,我继续亲吻着她的耳垂,她的身体一下酥软了,轻轻地颤抖起来。
  脸上也飘起了一朵红云,她刚才和爸爸的时候没能得到满足,现在她的欲望又被我撩了起来,我知道她也一定也想要了。
  “妈妈!”
  我趁热打铁地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你说过永远都爱我的,给我吧。”
  “小明……妈……妈给你,但是你永远不能让你爸爸知道,好吗?”她终于转过身来了。
  “妈……你放心,这永远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我热切地望着她,灯光下的她的多么的诱人,四周死一般地寂静,我们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和呼吸声,她向我抬起了头。
  丰满的双唇娇艳欲滴,我吻了上去,这一次妈妈的唇柔软了许多,而且微微的张开着,吐出了她的香舌,我一下吮住了,我们的舌头拚命地纠缠在了一起,她那温暖而柔软的身体紧贴在我的身体,我的阳具马上就挺了起来,就这样顶着了她的小腹。
  天啊,她肯定觉察到了!而且她的隆起的乳房也紧紧的贴在我的胸上。我只觉得天旋地转,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我们的呼吸越来越沉重了!
  终于,我推开了妈妈,把她推到了餐桌边上,让她背对着我,她的双手扶在餐桌上,我掀起了她的睡袍,她里边什么也没有穿!
  圆润的臀部和修长的大腿就呈现在我眼前,天啊,我又一次看到了她们!这就是这一个多月来我所梦想的呀。
  我跪下去,激动地抚摸着那丰臀和大腿,妈妈的肌肤尤如缎子一般地光滑,我已是开始亲吻妈的大腿,并且不断的上移。接触到的肌肤是让人感到愉悦的光滑,非常的柔软,而且结实。
  过了一会,我的手慢慢的移到妈的大腿的上侧,轻抚着她的臀瓣,而这时,我的吻也已经移到了她的高高掀起的裙脚处,还不断的把它推到更高处,我想我已是置身于天堂了!我正在亲吻着我梦想中的妈妈的美丽的大腿,我吻到了大腿的最高处,我看到了妈妈的阴户,它就是离我的眼睛不到五公分的地方。
  虽然厨房的灯很暗,但是我还是能清晰地看到,两边是深色的阴唇,一片乌黑的阴毛丛中,有一条粉红色的裂缝,因为刚才的热潮未退,所以还微微地张开着,上面有一点淫水和一些浓浓的精液,就是爸爸留下的,我的心跳得更快了,看着妈妈那迷人的阴户,我全身都快要爆炸了!
  我站了起来,脱下了自己的裤子,我的老二挺得高高的,我把龟头顶到了妈妈那张开的阴道口上,双手捧住了妈妈的腰。
  “妈妈,我来了”我心里大喊了一声,接着用力一插,妈妈的阴道里很滑,我一下子就把整个阳具都插了进去!
  妈妈的手一下抓紧了餐桌的边缘,我想她一定很爽,但是她尽量不让自己叫出声来,这毕竟是自己家里,爸爸还睡在楼上呢。
  我也不敢弄得太响,我抽出了阳具,然后再缓缓的挺动我的下体,让我的阳具一寸一寸的缓缓的插进妈妈的潮湿饥饿的娇嫩的阴道里,直插到她的阴道的极深处。
  我的睾丸顶到妈妈的柔软的屁股上,妈妈的阴道里面真的好热,几乎是在烫着我的深入的阳具,这种感觉是我从来没有过的,实在是太美妙了。
  看着妈妈那高高挺起的屁股,差一点就泄在妈妈里面了,我深吸了一口气,开始缓缓的抽送妈妈的美丽的肉体,先缓缓的从她的紧紧夹住我的阳具的淫洞中抽出,然后再尽根喂给她,抽送中,我能感受到她的紧紧的阴道中的每一寸的肌肤,我不停地抽送着。
  阳具在妈妈的阴道里进进出出,妈妈也开始扭动着她的身体,配合着我的抽送的节奏,腰部做活塞一样的前后的律动,将她的小穴抬起或是放下。
  有时候她侧过脸来,会看到她咬着她的嘴唇,她在尽量的不让自己叫出来,妈,你的小穴真是太美了!
  整个厨房里只听到喘气声和肉体的撞击声,我的小腹一次次撞在妈妈的丰臀上,我们象熟悉的夫妻那样默契地交合。
  然而在此刻,在我和妈妈的这种不容于常理的亲密的接触中,我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烈的感受到我是她的儿子,是的,此刻和我正在做爱的,是我最爱的妈妈!那夹着我阳具的阴道,也是妈妈的!这一切,足以让我发狂。
  渐渐的,我开始比较大力的抽送,速度也开始加快,每次往里面插的时候,都要比上一次更用力,而在已经深入到妈的阴道的极深处的时候,还要在里面研磨。
  妈妈则象是和我是一个整体一般用她的腰和臀给我以发完美的配合,我的阳具就象是处在火上,有种非常刺激的灼痛感,我用一只手紧紧的抓着妈妈的结实的臀瓣,另一只则一直在爱抚妈的乳房,下身继续着我的抽送的动作。
  一次次灌入妈妈的小穴之中。
  几分钟后,妈妈的喉咙里开始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她甚至环过两只手来抓住我的屁股使劲地把我向她身上推,我知道妈妈的高潮即将来临,我开始了我的更快更有力的动作。
  妈妈则将她的屁股挺起来迎接我的抽插,忽然间妈妈挺起直了腰,双腿紧紧地并在了一起,把我的阳具夹得很紧,她的头完全仰了起来,指甲也陷入了我的臀肉中,我感到有一股热热的液体涌到了我的龟头,我差一点就要射了。
  但是我不想这么快就结束,我咬着牙,拚命地忍着,直到妈妈所有的阴精都喷完了,我赶紧向后一抽,把整个阳具从妈妈夹紧的双腿之间一下抽了出来,
  妈妈“啊……”地叫了一声,脚下一软,双膝一弯,整个人一下就趴在了餐桌上。淫水流满了她的大腿。
  我使劲地掐住阳具的根部,不让它射出精来,我的龟头一跳一跳的,上面粘满了妈妈的阴精!忍了好一会儿,才把那股冲动给压下去了。
  我走到餐桌前,妈妈还趴在那喘着气,我温柔地搂住了她的腰,把她扶了起来,妈妈靠在我的胸前,看到我的老二还顶立着,不由得嗔道:“坏小子,还没吃够吗?乖,快回去睡觉吧。”
  可我下面还硬着呢,所以搂着妈妈不放,说:“妈,我还想要,今晚我要让你痛快地享受个够。”
  妈妈在我头上弹了个暴栗说:“就知道你会这样,应该说是你享受个够吧,你爸爸还在楼上呢!”
  我赶忙涎着脸说:“妈,没事的,他们都睡着了,不要紧的,来吧!”
  话没说完,她已经被我抱起来,我关上了厨房的灯,向客厅走去。
  “小明,你疯了,到客厅里来?”妈妈急忙要阻止我。
  “妈,没事的,我看你在厨房里站得太累了,我要找一个好的地方给你。”
  “那也不能在客厅里呀,万一……”
  “除了客厅,我想不出来还有别的地方,要不到我的房间去,就在你们的旁边”我笑道。
  “要死了你,尽欺负妈妈!”妈妈嗔道。
  “好了,待会我会向你赔罪的,我的好妈妈!”
  我抱着妈妈,穿过了客厅,来到客厅右角的一个地方,这里有一个长沙发,借着过道里那盏灯发出的微光,我把妈放在了长沙发上,妈妈把睡袍脱了下来,垫在了身下,她张开双手,对着我招了招:“小明,快点吧,别让人看到了”
  其实我也等不及了,我马上伏到了妈妈的身上,她很自觉地分开了双腿,我就向妈妈那里插去。
  由于本来很湿,所以我很顺利地就进入了,我使劲的抽插着,妈妈抱着我,拼命的忍着不发出声音来。
  但我插得又快又深,不久,她还是忍不住哼哼起来。我用力地弄着妈妈,眼睛还不时紧张地望向二楼,我生怕爸爸这时候会起来,但同时这种偷情似的交合又让我感到无比的刺激。
  我一次次冲击着沙发上的妈妈,一时间竟忍不住轻叫了一声“妈妈”,妈妈竟然“嗯”地应了一下,于是我又继续叫着,我发现我每一次叫“妈妈”,身体里就有一种要爆炸的感觉,太美妙太刺激了,于是我不停地轻声呼唤着“妈妈,妈妈……”。
  同时随着喊声一次次插入妈妈的体内,妈妈也受到了感染,本来已经很累的她竟然又开始挺起腰部来配合我的歃入,而且她的小穴每挺起一次就象是一个小嘴一样吸一下我的阳具,那种感觉真是美妙得无法形容!
  我干得兴起,干脆扛起了妈妈的腿,让她的阴道更紧地夹着我的阳具,我咬着牙又是一阵的猛插!!!
  渐渐地,我感到我的睾丸一阵发紧,知道我已经要达到高潮了,我轻声呼喊着:“妈妈,我要来了”。
  妈妈也是急促的喘息着,这时妈妈的臀好象是疯了一样,在我下面跳舞着,疯狂的节奏让我难以想象是她那么美丽的臀所能做出来的,我再也忍不住了,腰间一麻,巨炮开始发射了,在妈妈的阴道里射出了我的炽热的液体,烧烫着妈妈的女体的内部。
  妈妈从她的鼻腔中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她的身体在我的身下一下子变得僵硬起来,接着是激烈的颤抖,身体象一张弓,把我们一起从沙发上抬了起来,我们紧紧地拥在了一起,好一会儿,妈妈崩紧她的虹一样弯曲的身体颤抖着,女阴内壁的肌肉抓紧我的阳具,在我的阳具上尽情的痉挛着,妈妈就这样和我一同达到了高潮。
  她死死地咬着我的肩膀,不让自己发出声来,我却痛得差点叫了起来。
  ……
  好一会儿,我们才从这失神的状态中恢复过来,我和妈妈相互替对方拭去身上的汗水,然后很快各自收拾好回房去了。
  那一夜的疯狂之后,我对妈妈的爱恋不知不觉又深了一层,但是我们不能象在小山村里时那样尽情地享受情爱的快乐,毕竟这是在家里,家里还有爸爸,还有姐姐们,而且,妈妈又是那样的爱着爸爸,或许她对我更多的是一种怜爱,一种补偿,又或许是一种永远说不清的东西。
  她尽量地在回避与我的性爱,尽量地在维持做为一个母亲的地位,但我却不一样,我真的是很爱她,哪怕我已经从心里面承认她是我的母亲,哪怕我象她一样敬重爸爸,我还是无法阻止自己一次次地沉沦下去。
  我不得不说我真的是很迷恋她,我的母亲。
  ……
  这一年的雨季来得很快,爸爸的伤又发作了,军区安排他到青岛的三0三医院去疗养,妈妈也陪着去了,家里就只剩下我和二姐,以及佣人四婶。
  平时,我除了自己自学高中的课程外,就是跟二姐学学画画,她的画画得很好,我希望能通过画画来陶冶一下自己的情操,也打发些时间,抵消我对母亲的思念。
  大姐常常会来看我们,有时我们三姐弟会坐在一起,谈一些以前的事,她们会问我很多关于小山村的事,不知不觉就能谈到深夜,大家都很开心。
  这时候,我就会体会到一个家对于一个人来说是多么的温馨,我也会不自觉地想到山村里的那个父亲,不知道他现在还好吗,也只有这个时候,我才能暂时地忘记母亲。
  这一天下午,我送二姐到医院去做腿部的定期检查,医生说要做一下理疗,因为要做上四个小时,所以我就先回家了。
  到家的时候,四婶告诉我说大姐来了,正躲在房里,我觉得奇怪,大姐平时风风火火的,一来到家里就说这说那,没一刻闲着的,今天怎么变了,难道有什么事情?于是我就跑到她的房里去看一下。
  大姐的房门是半掩的,我透过半开的门口,就看见大姐左手的袖子高高地卷起,她正拿着一瓶药水往左手上擦,可以清楚看见她的手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这还了得!
  “大姐,你怎么受伤了?”
  我一下推开了门,进去问到。
  大姐看到我进来,吓了一跳,神情有些紧张,她赶忙说道:“没……没什么事的,……小明,我没事的,没事的……这只是我不小心摔了一下……”
  “不对,大姐,摔一下怎么可能成这样,到底也了什么事?你告诉我嘛。谁敢欺负你,我去替你讨回个公道!”
  “不,没事的,小明,没事的……”
  大姐把袖子收了下来,“我真的没什么……”
  “大姐,你平时不是这样的,有什么事你就说嘛,我是你的弟弟,我又不是什么外人,真的有什么事,我也可以替你分担呀”
  “小明……”姐姐的神情犹豫了一下。
  “大姐!”
  “唉……”大姐终于叹了一口气,她看了看我,“小明,我……你答应我,不要把这事告诉爸妈,这事只能你和我知道,好吗?”
  “可是……”
  “小明,我不想爸妈为我担心,你知道吗?你不答应我就不说了”
  “这……好吧,大姐,你说吧。我保证不告诉别人!”
  “那你去把门先关上。小明”
  我有点不解,但还是照着做了,当我关好门转过身来的时候,姐姐已经坐在了椅子上,她背对着我,我看到她解开了衬衣的钮扣,我正不解的时候,她已经把衬衣脱了下来,光洁的背就在我的眼前,上面只有一条白色的内衣带子。
  我的呼吸一下就紧了起来,但是随即又被另一种情绪所代替了,因为大姐的背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跟手臂上的差不多。
  我不由得走上前,惊道:“这……这是为什么?”
  “这……这都是你姐夫做的!”姐姐的声音有点哽咽了。
  “怎么会这样?姐夫,姐夫他不是一个军人吗?怎么会……”
  “军人,军人又怎么样,他……他还不是个普通的人,”
  “可……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唉!”
  姐姐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他……其实,他其实现在……
  已经……已经没有能力了……“姐姐说到这的时候,脸一下就红了。
  我愣了一下,终于也明白了她所说的没有能力是怎么回事了。
  “这……”
  我也一下不知如何是好,不知该说什么好。
  “去年军区搞演习,他受伤了,从那以后,他就失去了性能力,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他的脾气开始变得暴燥起来,经常拿我出气,我知道他的痛苦,所以也没说什么,但他一次又一次的,越来越厉害,我……我真的有点受不了他了”
  “那……大姐,你为什么不跟他分手?”我脱口而出。
  “不行,你知道,他是个军人,我是军人的妻子!况且他是为了工作才受伤的,这个时候,我……我怎么能离开他呢,你说。”
  姐姐说着,泪水也跟……着流了下来。
  我一下子呆坐在了椅子上,我的内心也很痛苦,是啊,在这样一个年代里,军人是最让人尊敬的,我们又怎么能破坏……一个军人的形象呢,一个男人,尤其是一个在人们心目中勇猛无比的军人,他失去了性能力,他内心的感受一定是很痛苦的,但是做为他妻子的大姐,却要承受更大的痛苦。
  我终于了解了姐姐的痛苦,女性的心中,总有一种很伟大的东西,虽然她们总是被我们男人称为小女人,但是她们在很多时候是比我们男人要伟大的,就象母亲在小山村里对我所做的一样,我觉得那是一种很伟大的奉献。姐姐现在也一样。姐姐,你太伟大了。
  “大姐!”
  我不由得叫了一声,靠了过去。
  “小弟,呜……”
  姐姐一下扑到了我的怀里,放声地大哭起来。
  我不知道自己能为她做些什么,也只有抱住了她,让她伏在我的怀中尽情地哭,她的衬衣已经掉到了地上,整个上身就只有一件白色的胸罩,我的手本能地抚上了她的背,大姐的背很光滑。
  我的心不由自主地狂跳起来,我轻轻地抚过她背上的伤,让她放松下来,我觉得我能做到的也就只有这些了,我慢慢地轻抚,希望能抹去她心中的伤痛。
  姐姐的哭声渐渐地低下来,这时候,她才感觉到我的抚摸,她止住了哭声,我觉得她的身体在徽微地颤抖,但是她没有抬起头来,看来她很喜欢我这样抚摸她,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只有这样静静地抚摸她的背。
  房子里突然间静了下来,我们就这样相互拥着,我轻轻地抚着她,她轻轻地
  抽泣……
  ……
  也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个小时,也许只有几分钟,我不知道。
  姐姐的身体渐渐热了起来,我心下一动,生理上有了反应,该死,不会吧,怎么能这样呢,我的耳根都红了,就在这时,姐姐也感觉到了我的变化,她抬起了头,泪汪汪地看着我,眼神中有一种迷朦的感觉,平时里风风火火的她一下子变得楚楚可怜,让人心动,“小弟……”
  “大姐……我……我……”
  “小明,你要说什么,你说……”
  “我……大姐,让我替你擦药,好吗?”
  姐姐的眼神中跳过一丝的失望,“好啊,小弟,那你抱我到床上去。”
  我只好抱起大姐,把她放到了旁边的床上,大姐俯躺在床上,背对着我,我拿过药水,对着她背上的伤,轻轻地替她擦拭。她的肌肤也象妈妈一样的光滑!
  不知道是不是我太激动,有时我的手上用大了点劲,她就会“嗯”地轻呤一下,这一声的轻呤,就象个重锤一样敲击在我的心上,让我想到了妈妈的呻吟,真的是太象了!我只觉得全身都跟着震了起来,我的手颤抖了,我的脑中开始闪现过妈妈那迷人的胴体,以及那雪白的屁股。
  热血不断地向脑里涌来。
  “小明,”大姐突然开口了,“你……你觉得姐姐怎么样?”
  “这……姐姐对我很好啊”
  “那……你喜欢姐姐吗?”
  “当然了,你………你是我的亲姐姐嘛,我当然喜欢你了,包括爸爸,二姐和……和妈妈。”
  “那就好……小明,姐姐也很喜欢你!”
  大姐的声调变得低了下去。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莫名其妙地心跳得厉害,我期望发生某些事,但又害怕发生,我想到了妈妈,我的肾上腺素在不停地分泌,我感到有很强烈的欲望,一种不可抑制的欲望。
  我不行了,我要离开这个房间。
  “大姐,你好休息,药擦好了,我走了”我说着,丢下药,转身就要逃开,就在这时,大姐伸手抓住了我的手!
  “小弟,你……你不要走,你陪陪我好嘛?”
  大姐坐起了身子,热切地望着我,她的胸部因为激动而不停地上下起伏,我只感到有一股热流冲向了脑门,一时间,伦理道德显得是那么的渺小,我理智的堤防被冲垮了,我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突然一下抱住了床上的大姐。
  “姐姐,我…我…”。
  话还没说出口,大姐已经把我拉到了她的怀里,她的双唇印到了我的嘴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
  我毫不犹豫地吮住了她的香舌,我们就这样热烈的拥吻起来,我积压了十几天的性欲开始遍布全身。
  她的吻很热烈,她拚命地吸着我的舌头,好象压抑了很久似的,身体紧紧地
  贴在我的身上……
  急促地呼吸不断地喷在我的脸上,我的阳具在不断地变大,终于,我把大姐按到了床上。
  她的双腿一夹我的腰,我们两个就滚落在床上,翻滚起来。
  ……
  已经失去控制的我开始解除她的武装,我脱下她裤子,在我眼前的是大姐只穿著胸罩及内裤的雪白肉体,浑圆的大腿,平坦的小腹,佩上洁白的内衣裤,我的阳具已硬如铁棍了。
  她也在帮我解开的的皮带。
  我们相互解除对方的衣物。
  ……
  我动手解开她的胸罩,再将她轻轻翻过来,再将她的内裤褪下,这时姐已是全裸了。
  ……
  真是没有一点暇疵!好像雕像般匀称的身材比例,鲜红的乳头矗立在浑圆的乳房上,她的乳房没有妈妈的大,却是恰到好处那一种。
  她的皮肤没有那么的白,但是却有一种充满活力的感觉,她的双腿很长,两腿之间挟著一丛阴毛,密密的把重要部位遮盖著。
  ……
  看着姐姐的胴体,我再也忍不住了,姐姐也解开了我的裤子,我一脱裤子,就爬到她的身上,大姐一下子就抱住了我,我们两个缠在了一起。
  “姐姐……”
  “小弟……”
  我们热烈地吻了起来,我的手压到了她的乳房上,用力地揉了起来。姐姐地反应很强烈,这是我从来没有体会到过的。她抓着我的手,让我紧紧地压着她的乳房。
  她那浑圆的乳房几乎都要被……压扁了。
  她把我的阳具夹到了她的双腿之间,她扭动着身体,让她的阴户磨擦着我的阳具,我可以感觉到她那里已经流出了一些的淫水,看来她真的是压抑很久了。
  受到她的感染,我也受不住了,我甚至差一点就要射出精来!我急不可耐地用膝盖顶开了她的双腿,姐姐一下就抓著我的阳具,用龟头上下摩擦著阴户,姐的动作越来越大,声音也越来越大声。
  我受不了了,让龟头对准了她的阴道,用力地插了进去!!!
  “噢……”
  大姐轻呤了一下,我得到鼓励,一下用力把阳具全部插……入了她那早已湿润的小穴中。
  “啊……”
  姐姐激动得大叫起来,她的双腿一下盘上了我的腰,我趴在她的身上忍不住兴奋的轻喘著,热烘烘的阴道将我的阳具紧紧的含著,好舒服的感觉。
  大姐的小穴很紧,比妈妈的要紧一些,这可是我第一次和一个年轻的少妇在一起,我让阳具插在她的小穴中,我静静品尝著这种人间最快乐的感觉。
  ……
  “嗯……弟……小明……小明……”
  ……
  姐姐可不一样,她见我不再动了,自己迫不及待地就扭动起来,她小穴中的嫩肉紧紧地磨擦着我的阳具,真是舒服得不得了。
  ……
  “小明……哦……好……舒服……弟……让……我……好…………舒服……
  快动呀,快呀……“
  ……
  我再也忍不住了,用力的抽送起来,几次抽送後再来一次重重到底,她忍不住像蛇般的扭动她纤细的腰,配合著我的动作。
  ……
  经过几分钟的抽送後,她发出了鼻音的呢喃:“啊……嗯…………小弟……
  小明……“
  配合著阴阳交合处传来“噗吱……噗吱……”的声音,她的叫床声是那麽动人心弦,她的动作是那么的热烈,这是我所没见过的,她的扭动比起年长的母亲来要热烈得多了,更要命的是,她的小穴不停地在吸我的龟头,真是太美妙了,好几次我几乎忍不住要泄了。
  我咬着牙,忍受着,也享受着。
  ……
  “啊……大姐……哦……姐……姐……”
  “小明,明……啊……”
  姐姐……的阴道里流出了不少的淫水,我的每一次冲击都是毫不费力地尽根而入,直插到她的子宫深处,插得姐姐花枝乱颤!
  也许我们都压抑得太久了,我们的动作大得不可想象,这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我也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深深地体会到什么叫做“年轻的冲动”,我们的每一次动作都几乎可以让整个床塌下去,还好那是一张很牢固的床。
  突然,大姐的身体一下硬了起来,她死死地抱住了我,指甲都陷入了我的肉中,她的小穴中冒出了一股热流,直喷到我的龟头上,阴道象个吸尘器一样吸住了我的龟头,我终于忍不住了,我大叫了一声,一挺腰,炎热的精液全部射入了大姐的小穴中去!!!
  ……
  激情过去了,我们双双瘫软在床上,姐姐双颊潮红,颈项部香汗淋漓,乳房充盈涨满,乳头挺立,从上身和大腿都湿漉漉的,我想我也是全身湿漉漉的。
  ……
  她慢慢睁开了眼睛,看著还趴在她身上的我;我张嘴正要对她说话,她突然将滚烫的双唇凑到我的唇上。
  ……
  我呆了一下,看著她微闭的双目,便配合她的唇,享受她的热情,两个人的舌头在嘴里不安份的搅动著,久久才分开,两人都喘息著。
  ……
  我慢慢抽出我的阳具,侧身躺在她的身边。
  她还沉浸在刚刚的快乐余韵中……
  “大姐,对不起了,我实在忍不住……你实在太吸引我了”我喃喃不知如何是好。
  ……
  她慢慢闭上眼睛,轻轻叹了一口气:“不是你的错,是姐姐我,我……我可能很久没有了……我……弟弟,你不会怪姐姐吧,你不会认为姐姐是那种轻浮的人吧?”
  “不,大姐,你不是的,我真的是喜欢你!”我把大姐拥入怀中,轻轻的吻著她的额头,脸颊,她的手也自然的抱著我。
  ……
  渐渐的,她的呼吸又急促了起来,我的唇找到她的唇,热情的吻了上去;她的唇好烫,良久良久我们才分开……
  那天,大姐就住在了家里没有回去,晚上的时候她悄悄地进了我的房间,我们两个相拥着上了床,那一晚,我们过得很快乐……
  ……
  大姐的激情让我体会到了女人另外的一种风情,那种销魂蚀骨的激烈,每一次她都很主动,她会坐到我的身上,不停地去寻找快乐之源,她和妈妈不同,妈妈大多数的时候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承受我的肆狂。
  但是和姐姐相比,我却更迷恋妈妈,我不知道为什么,而且迷恋得很深,虽然她的身体没有大姐这么动人,但我总是不停地想她,想她的一切,我真的是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她。
  ……
  在妈妈和爸爸离开近两个月后,我们终于有机会见面了。
  是盛夏的一天,大姐高兴地告诉我,军区有一架飞机要到青岛去执行任务,爸爸的秘书为我们留了三个位置,这样,我们就能和爹妈见面了,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飞机只去一天,当天就回来,不过能见到爸爸和妈妈就够了,尤其是我,两个月没见到妈妈了,虽然有大姐陪着,但总还是极其渴望能见到妈妈。
  所以我们三姐弟什么也没带就急匆匆地随车赶往机场,两个小时后,我们就来到了青岛的303军队医院。
  ……
  很久没有见到我们的爸爸妈妈别提有多激动了,大家抱在一起好久,这不禁让我想起那一年我第一次进到这个家的家门时的情形,看来有家的感觉真好。
  当时的情形我都不知道怎样说才好,总之除了快乐就是激动,一家人围在一起,足足聊了一个多小时,后来我们在医院的食堂里吃了午饭,饭后我和大姐二姐陪着爸爸在医院的小花园里散步,妈妈到病房给爸爸收拾一些东西,走了一会儿,我借口上厕所跑回了爸爸的病房。
  妈妈正坐病床上给叠爸爸的衣服,我推开门进去,心里却跳得厉害,进去之后,我顺手就把门给反锁了。
  妈妈抬头看到了我,“小明,怎么不多陪爸爸走一会?”
  “妈!”
  我一下扑到了妈妈的怀里,“妈妈,我好想你呀,真的,我……”我不知道为什么,差一点就要哭出来了。
  “小明,多大一个孩子了,还哭,妈妈也想你呀。好孩子。”妈妈说着,把手放到了我的头上,轻轻地抚着我的头发。
  “妈……”
  我紧紧地抱着妈妈,感受着她那柔软的身体所发出来的体温,感受着妈妈特有的女人的味道,我沉醉了,这么多天来,我所梦想的就是这个,现在,我终于又能把她拥在怀里了,那种真实的感觉真好。
  “好了,小明,别抱得这么紧了,让别人看到会笑话你的”妈妈说着,抓住了我的手,但是我就是不松手。
  “妈,我好想你!妈,我……我想要你!”
  我知道这只有这半天的时间,我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可能会是几个月,我实在是太想念母亲的肉体了,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
  “别这样小明,这里是医院呀,不能这样,让人看到不好的。”妈妈说道。
  但是这时候的我还顾得上什么!我不能放弃。
  “妈,我想要!”拚命地抱着妈妈,在她的怀里撒娇,还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抚摸她的肌肤。
  “不要,小明。”
  妈妈低声地说,想要拉开我的手,但我丝毫不肯放松。
  “妈妈,我就这半天的时间了,你答应我吧,我真的受不了了,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小明……”
  妈妈虽还在拒绝,但是我知道她已经在开始投降了,毕竟象她这样的年纪,在这无所事事的呆了两个多月,我知道她也会和我一样有同样的需要。何况我的手在她的衣服里翻腾,也把她的情欲给撩起来了。
  “小明,不能在这呀,这里,会有人看见的。”妈妈终于松口了。
  “没事的,妈,门锁好了,不会有人进来的。”
  我说着就把妈妈推倒在了病床上“这里比窗户低,没有人会看见的,妈!”
  我说着就压到了妈妈的身上,开始扯她的衣服。
  “不要,小明,不能脱妈妈的衣服,不要啊,小明……不要……好了,别闹了,我……我给你,你……你只能脱我的裤子,这里是医院,有人来了不好…”
  说到最后,妈妈的声音低得象蚊子一样,脸也红了起来。
  看着她那娇羞的样子,我更是情欲高涨,裤子就裤子吧,我不管那么多了,七手八脚地就把妈妈的裤子和内裤一起给拉了下来,顿时露出妈妈那两条雪白丰嫩的大腿,腿根处的一大片乌黑亮丽的阴毛,衬托着那丰满的阴户,显得更加美丽……更加迷人……
  妈妈就这样赤裸着下半身躺在床上,如同一尊白玉美人。
  看到自己在大白天里赤身裸体地对着自己的儿子,妈妈身体深处竟有一种莫明的冲动在酝酿,这种奇特的感觉她已多年未有,下体阵阵燥热似有湿湿的东西渗出,她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我想她肯定是又急,又慌,又有点激动。
  “小明,快点呀,会有人来的。”
  “好的,我来了!”
  我也只脱了裤子,就伏到了妈妈的身上,这时候,已顾不上什么调情了,我快受不了了,我一上去就急急地往妈妈的阴道里插,她的阴道还有些干涩,弄得我的龟头都有些疼了。
  “噢,小明,轻点……”
  妈妈呤道:“但是你……要就快一点。”
  我按着妈妈,使劲地往她那里插去,我使劲的抽插着,妈妈抱着我,拼命的忍着不发出声音来,但我插得可能太狠了点,她还是忍不住哼哼着。
  等我完全进入到妈妈的体内的时候,我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妈妈也是痛得直咬嘴唇,我爱怜地亲了一下妈妈的脸颊,说道“妈,对不起了,我真的很想要你。”
  “得了,别卖乘了,你呀,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唉,快点吧,爸爸快要回来了。”妈妈说着“爸爸”两个字时,脸都红了。
  我一抬头,窗户外不远处的小花园里,爸爸正在和两个姐姐愉快地交谈着,而这时候我居然就压在妈妈的身上!这真是太刺激,我差一点就射出精来。
  于是,我伏在妈妈身上就大动起来!
  虽然不能和妈妈柔软的上身接触,但下面的接触已经让我爽得不行了,妈妈的阴道夹得很紧,我的双腿在她的双腿上不停地磨蹭,感受她那光滑的皮肤,阳具则不断地侵入她的身体。
  那张病床被我们弄得“吱呀吱呀”直响。
  很快,我因为这新鲜的姿势和禁忌的快感而达到高潮了,我把压抑了两个多月的思念全部射入了妈妈的体内。
  妈妈也兴奋地抱紧了我……
  完事之后,我感到全身从来没有过的舒坦。
  那天下午,我们飞回了北京……


如果您喜欢,请把《雪白的屁股》,方便以后阅读雪白的屁股(6-7)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雪白的屁股(6-7)并对雪白的屁股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