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的屁股

(五)

类别:乡村小说 作者:逐流 本章:(五)

    (五)
  美好的日子就这样一晃而过。一下了就过了几个月,迎来了中国历史上不平凡的1972年,这一年,我16岁了。
  72年的时候,那个林副统帅倒台了,当年批评过林副统帅的碧如老师的爱人得到了平反,又回到北京军区工作了,碧如老师也得到了平反,可以回北京和家人团聚了。
  她要走的前一天,她突然提出要来看我的爸爸,我想她可能是想要带我一起北京吧,因为她常说我是个聪明的孩子,会有前途的。
  于是我很高兴地把她带到家里来。
  爸爸对碧如老师的到访感到很高兴,他的脚不行,已经躺在床上两年多了,他常听我谈起碧如老师的事,所以也很想见一见她。
  当他见到碧如老师的时候,我可以感觉到他眼中放射出的那种光芒,一种我从来没见过的光芒,毕竟,他在小山村中呆了一辈子,从来没见象碧如老师这样又成熟又美丽的女人。
  我甚至突然有点可怜他了,毕竟,在我还没有懂事的时候妈妈就死了。
  说几句家常之后,碧如老师表达了要带我到北京深造的意思,我心喜若狂,我想爸爸一定不会反对的。
  爸爸想了一会,突然对我说:“小明,你出去一下,我有点事情想跟你们老师好好谈一谈”。
  我应了一声,只好退了出来,并随手把房门带上了,不知道爸爸要跟老师说些什么,难道连我也不能知道吗?走出了房门的我,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又忍不住折了回来,爸爸那间房的木门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裂口,我透过裂口,刚好可以看见里边的情形,还以听到里边的声音。
  爸爸看了看门口,估计我走开了,这才打开了话匣了。
  “方老师,我跟你说实话吧,其实小明不是我亲生孩子。”此言一出,不单是我,连碧如老师也吃了一惊。
  “这……是真的吗?小明他知道吗?”碧如老师忙问道。
  “唉,小明他不知道,我一直没敢告诉他,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呀,可是,这不说又不行,你看我这身子,万一哪天……唉,我可不想老守着这个秘密呀,方老师,你是有文化的,这小村子里,我也就信得过你,既然你有心要带小明到北京去,那是他的福气,我不会反对的,我会照顾我自己的,所以我决定告诉你,如果有天我不行了,我想让你再告诉小明吧,我真的不想直接跟他说。”
  “小明爸,你千万别这么说,你还是先说一说,我们再来想想办法吧。”碧如老师说。
  我看到爸爸咳了几下,他整个人仿佛陷入了沉思之中,我的心莫名地跳了起来,我知道,有一个有关于我的秘密就要从爸爸的口中说出来了。
  “方老师,我牛国民不是南方本地人,我以前的老家在陕北,老区啊,你一定知道的。”
  碧如老师点了点头,爸爸又接着说,“那一年应该是56年,那时候我还在陕北的农村里,是个光棍,有一天一场特大的沙尘暴过后,我进山放羊,看到一个女解放军战士受了伤,怀里还抱了个婴儿,于是我就救了她。”
  爸爸正说到这的时候,我发觉碧如老师好象开始激动起来,她突然一下打断了爸爸的话,颤声说道:“你说的那个女解放军战士是不是中等个头,嘴角有颗痣的,叫余红?”
  “对呀,你……方老师,你怎么知道?”
  “老牛,你说下去。”
  碧如老师这时候的表情很激动,好象要哭起来的样子。
  我的心也跟着“咚咚”的跳,似乎有了某种预感。
  “那时候我救了她,把她带回了家,在村里人的帮助下,把她给救活了,她可能是被大风从别的地方巻到我们那个村的,脑子撞伤了,所以她有点不清醒,当时问她是哪个部队的,她说不出来,她只知道自己叫余红。
  我就只好收留了她,也收留了那个小婴儿,就是现在的小明,后来我和那个女解放军战士结了婚,但是婚后才几个月她的脑病发作,就过世了。“
  我不是爸爸儿子?!这……怎么可能,我……他养了我十几年,居然没有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我按捺住自己的心情,继续往下听。
  “那当时那个婴儿是不是脖子上有块绿色的玉?”这下是碧如老师问了。
  “是啊,方老师,你……你怎么知道的?你看,就是这块。”爸爸说着,从枕头下面摸出了一个小东西,交给了碧如老师。
  碧如老师接过那个东西,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方……方老师,你……你怎么了?”
  “我……呜……呜……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老牛,我告诉你,我真没想到会有这么巧,其实,小明他……他是我的孩子!”
  那一瞬间的爸爸还有屋外的我都呆住了,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可能,这不可能!
  “方……方老师,你别哭,你说,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碧如老师擦了擦眼泪,定了定神。说道:“那一年国家正在搞西北的军事基地,三线工程,我和我们家的……也就是小明的亲生父亲,他那时候是兵团的师长,一起到奉命到陕北去,那时候我刚生了小明,有一天,我们在野外扎营的时候,碰上了沙尘暴,当时我把小明交给我身过的一个女警卫员抱着,帮着战士们保护设备,我们当时不知道风暴的厉害,还以为一下就没事了,没想到一阵大的龙巻风过来,我身边的好几个战士都被吹走了,也包括那个女战士和小明。没想到,吹到你们村里去了……后来我们派人四处寻找,因为条件恶劣,都没办法找到,国家的任务又急,所以只能忍痛走了,再后来因为进驻到了原子弹基地,不能和外边联络了,也就不好再找了。前几年我们返京之后也到陕北找过,没想到你们到南方来了。”
  “唉,老天爷真是捉弄人呀!”
  爸爸说道,“余红死了之后,陕北的基地就建好了,我们附近的村民也都秘密地迁到各地去了,所以也没留下任何的消息。”
  “原来如此,老天爷真是捉弄人呀,还好,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上了你们,真是……”
  碧如老师说着,又忍不住哭了起来,我一个人坐在外边,脑子里一片茫然,不知再想什么,只是呆呆的坐在了那里。
  “方老师,既然是这样,那我们把小明叫进来告诉他吧,让他也高兴一下,原来他竟然是个将军的儿子,怪不得他生来就那么聪明。”
  “好的,我都忘了!”
  碧如老师说着,就站起了身来,我正不知如何是好,就看见碧如老师一下又站住了,她好象想到了什么,“这……我还是晚点找个时间再告诉他好了,我…我怕他一下接受不了……我……”
  碧如老师说着就坐在了椅子上,一时间似乎犯难了,我也一下想到了什么,从刚才的失神中醒来,一股热血冲了上来,天啊,她,她是我的亲生母亲!不可能,这……这不可能!我们已经……
  “那…………方老师,小明就交给你了,你就带他上北京吧,这十几年来,我…唉,只要以后他有出息的时候,你记得叫他来看看我就行了,我牛国民这一辈子,收养了一位将军的儿子,我也就满足了。”
  碧如老师走到了爸爸的跟前,说道:“老牛,真的谢谢你这么多年来对小明的照顾,大恩不言谢,我真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你看,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一定声替你办,不然我回北京后让我们家老王办也行,你尽管说。”
  爸爸听了,沉默了好一阵子,久久不说话。
  “老牛,你……”
  “方老师,说出来不怕你怪我,我这愿望,唉……”
  “老牛,你说,没事的,我不会怪你的”
  爸爸又是一阵的沉默,终于说了:“我知道我牛国民到了这份上,也没有什么可盼的了,我就盼着死后能和我那老婆在阴间相会,我和她结婚不久后她就死了,我对不住她呀,我……其实我和她还没有…还没有那个…你……方老师……你知道的。”
  我不禁愣住了,我看到碧如老师红着脸点了点头。
  “她当时身体不好,我也不勉强她,没想她会去得这么早,我们老家人说,如果谁死了还是童子身,那在下边还得打一辈子光棍,见不着自己的亲人,我…我老牛还想见我那媳妇,我还想见我爹娘,我不想死也是个孤塊野鬼呀,我……呜呜……”
  爸爸说到激动之处,不禁哭了起来,这可是我第一次见到他落泪,想过几天就要和他分离,毕竟做了十几年父子,也不由得怅惘万分。
  “方老师。”
  爸爸流了一把泪,又接着说:“方老师,你别介意,我们农村人,有什么说什么,我这一说完,心里也舒坦了,你不要往心里去。”
  “老牛,我理解,谁也不想孤单一辈子的。”
  两人突然都沉默了,我只看到碧如老师在急促的搓着手,似乎在下很大的决心。
  “方老师。”
  还是爸爸先说话了,“时候不早了,你回去吧,到外头跟小明讲清楚,我想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碧如老师应了一声,本能的站起了身子,我一惊,正想着是不是躲起来逃避这个突如其来的现实,就看到碧如老师突然回过头去,对爸爸说:“老牛,我…
  我想过了,我也是个过来人了,我……只要你不嫌我,我……今晚就给你,让你下辈子心里也踏实些。“
  一瞬间,爸爸呆住了,门外的我也呆住了,打死我我也不会想到碧如老师会这样。
  “不,不,方老师,你不能这样,我只是说了我的心里话,我不想别的,你不能这样,我牛国民一个农民,不值得你这样做,不能……”
  碧如老师平静地说:“老牛,我是真心实意的想帮你,小明蒙你照顾了这么多年,我……这个做母亲的无以为报,只能……”
  碧如老师说着,就走到爸爸的床前,坐在了床边上。
  我只觉得脑门一热,马上就要冲进去,但在我抬脚的那一刹那,我看到了爸爸那张清瘦而苍老的脸,我一下就顿住了,这是多么纯朴的一个人呀,他只是不加掩饰地说出了他的心里话,我又能怎么样呢。
  他是我的爸爸呀,我矛盾极了,我同情躺在病床上的爸爸,可是我又妒忌这即将发生的一切,我该怎么办呀。我的脑子里一片茫然。
  “方老师,你不能这样!”
  爸爸的声音都哽咽了。
  碧如老师主动的握住了爸爸的手。
  “老牛,别说了,我已经决定了,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老天会赞成我这样做的。”
  她说着,低下头,平静地解开了衬衣上的钮扣,我看着她很自然的脱去了衣服,很自然地解掉了胸罩,两座丰满的乳峰跳了出来,挺立在爸爸的眼前。
  那洁白的肌肤,鄢红的乳头。
  我仿佛觉得她幻化成了一个女神,我忽然间明白了,也许这正是女性伟大的地方,也许这正是碧如老师伟大的地方。
  爸爸的喉结一上一下的跳动着,他的双手都哆嗦了,本能的举了起来,但是却停在了半空,不敢再动,他也许不愿亵这位美丽的老师,但他的双眼直盯着碧如老师美丽的胸部,不知如何是好。
  碧如老师咬了咬嘴唇,温柔的抓过了爸爸的双手,把它们按在了自己的乳房上,并带着它们揉动起来。
  “方老师……”
  爸爸想要把手抽回来,但当他触到碧如老师那光滑的肌肤时,他还是忍不住按了下去,在碧如老师的带领下,他的双手就这样揉呀揉呀,象和面团一样抚弄着老师的乳房,过了一会儿,爸爸终于呜咽了一声,把头埋入了碧如老师那丰满的胸部中。
  贪婪地吮吸起来。
  我就这样呆呆地看着他们两个人半坐在床上,相互抱着,我只觉得我的生理上也起了变化,我尽量寺抑制自己的欲望,但这些欲火还熊熊地燃烧了起来。
  我听到屋里的呼吸声越来越重了,碧如老师轻轻地推开了爸爸,站起身来,解开了自己的裤带,她曲起腿,把裤子从身上褪了下来,然后又毫不迟疑褪下了身上的最后一丝遮掩——那条粉红色的内裤!
  爸爸就象是个泥塑一样定在了那儿,眼睛中放射也异样的光芒,直射向碧如老师的双腿之间,这个可怜的人,这可能是他第一次见到女人的私处。
  碧如老师走了过去,到了床上,爸爸这时才回过神来,他赶紧慌手慌脚的脱下了自己衣服和裤衩。
  他的身子很瘦很黑,肋骨都能看得见,这个可怜的老男人!
  整个就个老树干似的,和碧如老师那丰满而洁白的肌体形成了鲜的对比,他的胯间之物也立了起来,青筋直暴,象根树枝一样。
  碧如老师坐到了爸爸的腿上,轻声地说:“老牛,你身不好,让我来吧!”
  爸爸依言躺了下去,碧如老师用手扶住了爸爸的阳物,然后坐过去,让龟头顶在了自己的阴道口上,她咬起嘴唇,慢慢地扭动着腰身,一步步地把爸爸的阳具引导到小穴中去,我看着她银牙紧咬,知道她一定有点痛。
  因为他们没有调过情,性物一定还很干涩,当龟头进入到碧如老师的阴道内的时候,爸爸激动得“呀”的叫了起来,他的额头上青筋直暴,脸红红的。
  碧如老师扶着爸爸的阳具,就这样扭呀扭呀,那个老树根一样的阳具慢慢地插入了阴道之中,直至最后终于全部没入其中。
  碧如老师“啊”的长出了一口气,累得趴在了爸爸的身上。
  这时候,那个病躺在床上的老男人突然之间不知哪来了一股的力量,他双手搂住了碧如老师,干嚎了一声,一下子翻身反扑到了碧如老师身上,把碧如老师压在了身下,那动作灵活得象一只鹿!
  “啊,老牛,你轻点,当心身子。啊……啊……”
  碧如老师不由得呻呤起来,但是这个老男人已顾不上这许多了,他的生命突然之间焕发了生机,他象换了个人似的,充满了力量,他快速地运动着,本能地用力抽动起来。
  “啊……啊……”
  他身下的碧如老师却痛得呻吟起来。
  “轻点呀……啊……不……轻点……啊……”
  爸爸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抽插得也越来越快,碧如老师的小穴中开始有了淫水,声音也就渐渐地下去了,我看见她咬着牙,扭动着身子配合爸爸的动作,这个老男人象有无穷的精力似的,一刻也不休息,象一头强壮的公牛,不知疲倦地开垦身下的土地。
  汗水已经布满了他们的全身,爸爸的身上闪着银光,汗珠还顺着他的手臂流到了碧如老师的乳房上。
  我身上的火也在不断地燃烧,我不由自主的把手伸向了裤衩,握住了发硬的阳物,随着爸爸在床上的节奏上下揉搓起来,我想象着伏在碧如老师身上的就是我,一阵阵快感传向了身体的各个部位。
  爸爸忽然间大动起来,喉咙中发出含糊的怪声,我知道他不行了,果然,又抽动了十几下之后,只听他突然大叫了一下,整个上身都直挺了起来,他的下身使劲地往碧如老师身上压去,一动不动的,这个动作持续了十几秒,然后他象山一样轰然倒塌了下去。
  我的手上也加快了速度,终于高潮来了,我用力的把精液射向了木门。
  整个屋子一下子静了下来,只听到沉重的呼吸声……
  不久,碧如老师坐了起来,开始穿上自己的衣服,爸爸就这样静静地身在床上看着她,不各该说些什么,等到碧如老师穿好了衣服,爸爸突然哭了起来,这是他今天第二次哭了。
  “方老师,我牛国民这辈子都会记得你的。”
  “老牛,别这么说!你快收拾一下,我不想让小明看到。”
  我只觉得全身一丝力气也没有,今天经历的事太多了,我都无法承受了,我控制不住自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啊”
  屋里的人惊叫了一下,他们没想到我会在外面,碧如老师急匆匆地跑过来,拉开了木门,就看到了瘫坐在地上的我。
  她看着我,眼睛中一下就泛起了泪光,她的表情很复杂,我一点都读不懂,我只是木木地看着她,脑子里一片空白。
  她的嘴唇动了几下,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我们就这样对视了很久,她终于向前走了一步,来到我的跟前。
  她的泪水夺洭而出,她一把抱住了我,哽咽道:“小明,我的孩子,我可怜的孩子……”
  “孩子?!”
  我的脑海中机冷了一下,孩子?我……她就是我的亲生母亲……我最爱的碧如老师,她就是我的亲生母亲?????!!!!!!
  不不不,这不是真的,她是我的碧如老师,她不是我的妈妈。我不能接受,我不能接受!我一下子挣脱了她的怀抱,转身撒腿就往跑。
  “小明,别跑,你听我说……小明”
  碧如老师也跟着追了出来,但是我毫不理会,我只管往前跑,虽然我也不知道要跑到哪去。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她就偏偏是我的母亲呢,我不信。我也不要她做我的母亲,我只要我的碧如老师!我发疯一样的在黑暗中朝前跑,两边的树影不断的从身边掠过,远远的身后,还可以听到碧如老师的呼喊声。
  我跑呀跑,一直跑到了河边,再也没有路了,我想也没想,一个猛子就扎入了河水中,冰冷的河水一下就把我给吞没了……
  我在水里泡了很久,身体直冻得发抖,最后,我硠硠跄跄地到了岸上。?
  我一上岸就看到了她——碧如老师,或者应该说是我的母亲,她就站在岸边的草地上,看到我,她欣喜地跑了过来,一把将我搂入了怀中,就象一样母亲搂她的孩子那样。
  我靠在她的怀中,我忽然有种很温暖的感觉,“小明,我的孩子,你不要这样。这些年让你受苦了,妈妈妈对不起你,我可怜孩子,我自从第一天见到你就有种亲切感,没想到你就是我的儿子,我太高兴了,真的。过几天我就带你回北京,我要带你去见你的爸爸,我们要好好的痛你。”
  “不,我不相信。”
  我急得哭了起来,“老师,我不要你做我的妈妈,我要你做我的老师,我爱你”
  “别这样,傻孩子,我真的是你的妈妈,你不要哭了”碧如老师柔声的安慰我。
  我一下子冲动起来,突然一下把碧如老师推倒在了草地上,我扑了上去,疯狂地撕扯她的衣服,“不,你不是我的妈妈,你是碧如老师”我乱叫着,用力地拉着她的衬衣。
  “不要这样,小明,不要啊,你听话,我真的是你的妈妈,你刚才肯定也听到了,不信你回去问你爸爸,小明!”
  碧如老师挣扎着,她拚命的阻挡我的双手,但我还是抓到了她的衣领,我用力的往下拉,把她的上衣都给扯破了。
  “不行,小明,我是你妈妈,你不能这样。”碧如老师急得大叫起来。
  “可是,我们已经这样过了!!!”
  我也大叫了起来,她一下就愣住了,双手顿在那里,我趁机把她的衬衣给扯了下来,露出了她洁白的腹部,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我已经把她的胸罩也给扯了下来,看到了她那对饱满的乳房。
  “不!”
  她一下把双手护在胸前。
  “小明,我……我们不能在这样了!”
  “我不管,老师,我爱你,我想要你,我现在就要!”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总之我是失去了控制,其实在我心中早已承认她是我母亲了,但是情欲还是战胜了理智,我急切的想要她,想要发泄这一天以来我所经历的所有的郁闷,我要疯狂地去占有她,我的碧如老师,我的母亲!
  我粗暴地抓开了她挡在胸前的双手,把它们死死地按在地上,我低下头去,毫不客气地含住了一只乳头,大力吮吸起来。
  她好象也被我的举动吓呆了,她的防守丝毫挡不住我的进攻,毕竟我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呀!
  “小明,你不要这样,不能这样呀!”
  她的声音哽咽了,我抬起头,看到她的眼中噙满了泪水,但是我管不了这些了,我已经被欲火烧得失去了理智,我贪婪地咬着她的乳头,双手在她身上乱摸一气,右手甚至还探入了她的裤子之中,去抠弄那饱满的阴户。
  “不要啊,小明……不要这样……”
  碧如老师急得快要哭了。
  可我还是一味地在她的身体上胡来。
  渐渐的,她的力气用完了,终于,我听到她叹了一口气,整个身子一下就软了下去,她屈服了!我忙不迭地站起来,迅速的褪下了她的长裤和内裤。
  月光下,草丛里,她的胴体泛着迷人的白光,这让我想起了月光下那个让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雪白的屁股,她的胸口一上一下地起伏着,她还是用一种复杂的眼光看着我。
  我仔细地端祥着她的身体,无一处不诱人,真是上天的杰作,谁能想到这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人呢,真是太美妙了。
  就在这月光下,碧如老师的身体又有着另一番的韵味!
  她的胸口一上一下地起伏着,她还是用一种复杂的眼光看着我,有羞怯、有怜爱、还些许的无奈,但是她没有说什么,只是那样的看我,我也盯着她,我真的担心这时候我会突然的放弃,因为她毕竟是我的母亲呀!但是还好我没有,我脱了自己的衣服,赤裸着,扑向了地上的碧如老师,扑向了我的母亲……
  出乎我的意料,她竟然热情地张开了双臂迎接我,就象一个母亲那样,我把头埋入了碧如老师——我母亲的怀中,享受那温热的胴体给我带来的快感,世间的一切仿佛都消失了,什么也不存在了。
  只有我们两个,我和她,我的碧如老师。
  我吻到了她的嘴上,她张开了嘴,我贪婪地吮吸着她的香舌,她是那么的柔软,那么的甜美,我久久不愿离开。
  我们就这样拥吻着,互相地吮吸,我们在草地上翻滚,草丛里的小蚂蚱都被惊得跳了起来。
  良久良久,我们的嘴才分开,我看了看我的母亲,她双颊晕红,呼吸急促,她的眼中充满了怜爱,她也看了看我,终于幽幽地说道:“来吧,孩子,我永远都是你的碧如老师。”
  那一刻,我感到我升入了天堂,我分开了妈妈的双腿,把阳具顶到了她的阴道口上,那里已经很湿了,还殘留有爸爸刚才的精液,一想到这我就更激动了。
  “碧如老师,我来了。”
  说着,我用力一挺,整个阳具一下子就尽根没入了她的小穴中!
  “啊……”
  碧如老师把腰挺了起来,让我的阳具能更加深入其中,她主动地环住了我的腰,扭动着她那微微发福的腰肢,配合着我的抽插,我又一次回到了那熟悉的地方,那里又热又湿,两边的嫩肉紧紧的包着我粗大的阳具,爽到了极点。
  我卖力地挺动着,几十下之后,她开始呻吟了。
  “小明……好……小明,我的好孩子……”
  “碧如老师……”
  “小明……啊……啊……”
  就这样,在这空旷的原野上,我们自由的交合着,我们抛开了一切的伦理常纲,尽情地享受着这美妙的时刻。
  我们从一头翻滚到另一头,不停地交换着体位,一会我在上,一会是碧如老师在上,我发现这一夜我特别持久,我虽然干得很猛,一次次得直抵她的花心深处,但却没有丝毫要射出来的感觉,我疯狂地插着她的小穴,久久不射,她的淫水流得我满腿都是。
  一个是气喘如牛!
  一个是媚眼如丝!
  一个疯狂起伏!
  一个抵死迎合!
  我们母子俩就这样激烈地交合着……
  终于,在她泄了两次身之后,我也把我的精液尽数射入了碧如老师——我母亲的体内!
  我们相拥着,在草地上沉沉地去……
  半夜,当我冻醒的时候,我发现碧如老师正抱着我,让我把头枕在她温暖的怀中,她那件破了的衬衣就披在我身上,而她则赤裸着上半身,我的胸中涌过一股热流,我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情感。
  “妈!”
  我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然后紧紧地抱住了她冰凉的身体!
  “小明!”
  妈妈也忍不住哭了起来:“我的孩子,我等这一天足足等了十几年啊”
  我就这样紧紧的抱着妈妈,尽量让我的体温去温暖她的身体,不知不觉中,我们又倒在了草地上,我忍不住去吻她的嘴,妈妈热情地回应了我,我的阳具又硬了起来,我褪下了她的裤子,她温顺地张开了双腿,我用力一插,阳具又回到了母亲的体内。
  于是,我们又一次在草地上热烈的交合起来,我急切地、猛烈地、一次次将我的阳具插入到妈妈的体内,享受着这禁忌带来的难言的快感……
  这一夜我们做了好多次,好象明天就是世界未日一样,在那个小河边,就只有我们母子俩赤裸的身影,我一次又一次的把我的精液射入妈妈的体内,回归到母体之中,我爱你,我的碧如老师,我的母亲……


如果您喜欢,请把《雪白的屁股》,方便以后阅读雪白的屁股(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雪白的屁股(五)并对雪白的屁股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