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小站

类别:乡村小说 作者:萧十一狼 本章:六

    江太太红着脸,吃儿地一笑,眼波盈盈地向我眨了眨眼睛,让我又好气又好
笑,也不知她哪样是真,哪样是假。
  忽地,她笑意一收,凉冷冷的声音说:「好,姓许的,既然你这样不识相,
那就我走我的阳关路,你过你的独木桥……」
  玉儿嫂一听,虽然心里欣慰,可是猛想到我要落得的「可怕」下场,忍不住
急忙走了进来,着急地说:「别,你别这样……」
  江太太睨了她一眼,冷冷地问:「你是谁,你来干什么?」
  玉儿嫂涨红了脸,问:「你……你方才说的话算不算数?」
  江太太两手背到身后,傲然说道:「笑话,我是什么人?我说的话有不算数
的?」她背在身后的手翘起大姆指,向我晃了晃。
  我差点笑出声出,连忙忍住,做出一副如丧考妣的模样。
  玉儿嫂鼓足了勇气,挺起胸脯说:「我……我就是玉儿,我愿意嫁给他,做
他的女人。」
  如果不是戏还没演完,我真想跳起来抱着她欢呼。
  当我送江太太离开时,她拉开车门,饱含深意地看了我一眼,轻轻笑着说:
「你呀,小老弟,很有意思,如果不是我不想做夺人所爱的事,还真想让你留在
我身边。」
  我能说什么呢?只好红着脸说:「大姐,您……就别逗我了。」
  江太太看见我害臊的样子,哈哈大笑,对我约定了今后的联络方式,嘱咐我
赶快组织生产合格的产品,就离开了。
  回到屋里,玉儿嫂正在做饭,看见我回来,脸一下子红了,羞得低着头不敢
看我,方才的勇气一下子丢到爪哇国去了。石雁儿倚在里屋门口,冲我扮了个鬼
脸,我得意忘形地去抱玉儿嫂,玉儿嫂连忙躲开了我的拥抱,板着脸说:「我…
…方才是为了帮你,不是真的要……」
  我打断她的话,说:「玉儿,我是真的喜欢你,爱你,我会给你幸福的,答
应我,好吗?」
  玉儿含着泪问我:「那么雁儿怎么办?」
  我呆住了,是啊,雁儿怎么办?我痛恨自已那夜为什么不能控制自已,总不
能把雁儿的荒唐主意讲给她听吧?
  雁儿跑过来,亲热地挽住了她的手,说:「玉儿姐,没有关系,我们两个人
一起跟着华子哥,不就成了?你和他结婚吧,我只要跟在你们身边就好,我不要
什么名份。」
  看来石雁儿早已跟她说过这个办法了,玉儿并没有太吃惊,她苦笑着搂住雁
儿说:「雁儿,你这傻孩子,我好歹做过你的后娘,我们俩跟了一个人,岂不叫
人笑话?」
  石雁儿哭着对她说:「都是我不好,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一个人,走得远远
的,再也不回来了。」
  我也跟着施压,厚着脸皮说道:「玉儿,你要是不答应,我就是工厂开成功
了也没什么意思,雁儿她爹的嘱托我是办不到了,我也要远走他乡,再也不回来
了。」
  玉儿眼眶里泪珠转了几转,忽然捂住了脸,哭着对我们说:「你们别逼我,
你……你给我点时间,让我好好想一想……」
  石雁儿从她怀里探出头来,向我狡黠地笑了笑,我知道,玉儿终于屈服了,
也许,需要给她点时间,适应这个新的变化。
  五年过去了。
  为了能有钱购置消菌设备和翻盖崭新的厂房,玉儿把属于她的那份土地和山
林转卖了,石雁儿也毫不犹豫地出售了属于她的那一份,她还要把小石燕儿的那
一份也卖掉,被我坚决拒绝了。两人全心全意、舍家抛业地支持我,使我深受感
动。
  五年来,我的企业越做越大,带动了穷僻的小山村的经济发展,自已也成了
当地的首富,现在已经拥有了数千万资产,产品远销到海外市场。
  玉儿一直无怨无悔地支持我,在那次事情过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和雁儿
软磨硬泡,总算让玉儿回心转意,接受了自已的新身份。她搬到厂里帮助我管理
帐务、帐务,趁心应手,当然,每晚她还要「管理」我。
  雁儿第二年考上了县高中,每周只能够回来一次。唉~~这只小妖精,每次
回来都是她最快乐的日子,像个妖媚的精灵似的整晚和我做爱,她的技巧越来越
娴熟,也越来越有热情。玉儿温柔如水,和她一在起,我就像是荡漾在清澈的湖
水里,舒服惬意,而雁儿就像是一团火,每次回来,都让我整晚融化在她的热情
里,骨软筋酥,不能自拔。
  现在,雁儿已经高中毕业,才19岁,出落得亭亭玉立,酥胸玉乳、细腰丰
臀,性感极了。而玉儿34岁了,可是却越长越年轻,就像个23、4岁的年轻
少妇,纤柔的身段儿,秀美的五官,两个人站在一块儿,真像一对姐妹花。
  我要花钱送雁儿去念大学,读经济管理,可是她执意不肯再念下去了,一定
要回到我身边来,现在已经在我身边工作一年了。
  今天,是我和石雁儿成亲的日子。玉儿始终不肯答应嫁给我,她答应留在我
身边的唯一条件就是我要娶雁儿为妻。
  宾客们都已经离开了,远道赶来的商业上的朋友们都被安置到了我在山上盖
得一幢大宾馆里。
  微醺着面孔,我摇摇晃晃地上了楼,石雁儿一身新娘子的红色衣服,显得那
浓眉俊脸,窈窕身段儿更像一团火,热气迫人。
  这是一座二层小楼,但是布置并不豪华,按着玉儿的喜好,我布置得素雅清
新,别具情趣。二楼只有一左一右两个大房间,一间是玉儿的,一间是我和石雁
儿的新房。
  石雁儿把我扶到玉儿的房门口,「咭咭」地轻笑着,在我脸上轻吻了一下,
悄声说:「老公,我去卸妆梳洗一下,你先过去吧。」
  我在她坚挺丰盈,结实中透着柔软弹性的美臀上拍了拍,悄悄推开了门。
  玉儿坐在大床头,一下一下,十分优雅的姿势,梳着自已的长发,身上穿着
一件粉红色的睡衣,腰带儿系处,是不堪一握的纤细小腰,乌黑的长发垂到了腰
际。
  她姿态慵懒,从镜子里看去,如画的眉目前有一丝淡淡的哀愁和忧怨,那怅
然若失的神情暴露了她内心的伤感:是的,她是多么想嫁给我,拥有一个堂堂正
正的身份,可以像雁儿一样甜甜地叫我一声老公啊。
  我轻轻叹了口气,走过去坐在床边,轻轻揽住了她的纤腰,在她嫩如凝脂的
俏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玉儿回眸一笑,温柔地说:「还算你有良心,知道来看看我,今天是你大喜
的日子,别让雁儿等久了。要不,她会恨我一辈子呢。」
  我搂住她的香肩,把她拉进我的怀中坐下。轻盈的玉体坐在我的怀中,宛宛
的香臀贴在我的大腿上,非常舒服。我一只手探进她的怀里,在那温柔的玉兔上
抚摸着,说:「不会的,雁儿一辈子都感激着你呢,她永远不会生你的气的。」
  玉儿被我抚弄得的些脸红心跳。奇怪,我们住在一起这么久了,不知道为什
么,她对我的抚弄,总是敏感而害羞。
  她细细地喘息着,抓住我的手,含羞一笑,说:「你呀,贪心不足。不管怎
么样,今天是你俩大喜的日子,你应该陪在妻子身边。」说到「妻子」二字,她
的语调里还是不由自主地带出了些伤感。
  我温柔地抱住她说:「玉儿,你要记住,今天是我和雁儿成亲的日子,也是
我和你成亲的日子。从今天起,一生一世你都是我的人,不管我们有没有那纸证
书,你都是我的妻子,永远……永远……」
  玉儿感动地说:「那……那你也该先去陪雁儿呀。」
  我嘿嘿一笑,说:「那不行,你不知道那丫头在床上有多疯,我要是先去找
她,保证完整一小时之内连床都爬不起来,还能喂饱你这只小猫吗?」我说着在
她小腹下柔软丰腴的大腿根上轻轻按了按。
  玉儿嘤咛一声,屁股往我怀里缩了缩,羞红着脸,好奇地问我:「她……才
是个19岁的姑娘,你总把她说得那么厉害,是不是真的呀?她…她怎么做的?

  我呵呵地笑,说:「怎么,玉儿要给小雁儿当徒弟吗?千万不要,现在的你
不知有多好,如果你学会了她的疯劲,岂不是要了我的命了吗?」
  玉儿红着脸轻轻啐了我一口,回转身来搂住我的脖子,主动递上一个香吻,
喘息着说:「好弟弟,别撩我了,快去吧,雁儿该等急了。」
  我一边解下衣服,一边说:「不会的,雁儿知道我在这儿,你不想让她等急
了,就快过来吧,别浪费时间了,我美丽的新娘。」
  我躺倒在软绵绵的大床上,玉儿轻盈的身体趴在我的胯间,淡红的灯光使她
的俏脸异样地娇嫩。她用纤长、柔嫩的小手握住我坚挺、搏动的阴茎,轻轻地、
有节奏地撸动,同时低下头去,一手挽开垂落下来的脸颊上的长发,张开小嘴,
温柔地含住我的龟头,舌头在龟头上一圈圈温柔地环绕着,喷出的热气刺激着马
眼,使我发出一阵阵的轻颤。
  玉儿的嘴唇裹住我的阴茎,慢慢地含到了根部,用牙齿轻柔地咬噬了几下,
使我兴奋得一机灵。亢奋中的我,想到了很久以前和玉儿上山摘野菜时,让什么
也不懂的玉儿含着泉水,为我清洗阴茎的事,忍不住发出赫赫的笑声。
  玉儿忍不住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我甜蜜地回想着那时的情景,把自己的想
法告诉了她。玉儿白净秀气的面庞一下子红了起来,她妩媚地瞪了我一眼,想起
自已当时憨憨地相信了我的话,那副蠢蠢的样子,不由得也轻声地笑了。
  她报复地在我的阴茎上轻咬了一下,让我哎呀一声叫了出来。玉儿得意地一
笑,用小手轻轻地搔弄着我的阴囊,舌尖在龟头上飞快地点着、掠过,缠绕…,
我的下体传来一阵酥痒,舒坦得通体舒泰。
  「唔……」,玉儿含得有点儿酸了,她娇嗔地白了我一眼,伸出小手,撸着
我火热的、湿漉漉的阴茎,轻轻地叹息:「你今天怎么这么大呀,顶得我嘴都酸
了。」
  我抬起屁股,又顶了顶大肉棒,喘着说:「大不好吗?今天我要喂饱我的新
娘子玉儿呀,家伙不够力气怎么行呢?」
  玉儿吃吃地一笑,顺势把双手放到了我的屁股底下,抱住了我两片屁股,纤
细的手指压在下面,指尖扎在臀肉上,有点麻酥酥的。她亲昵地凑近了我气势凶
凶地指向她的大阴茎,却不含进去,伸出小舌头,调皮地在龟头上掠动着,舌头
一下下滑过,让我亢奋得难以自已。
  我忍不住坐起来,把玉儿拉到我的面前,她满脸红霞,眼眸里闪着动人心魄
的光影。我的一只手从她的颈下伸过去,揽住了她,在她光滑、粉润的后背上抚
摸着,另一只手轮流在她柔软而富有弹性的乳房上留连抚摸着。
  她的乳房不大不小,乳形适中,由于没有生育过,所以始终耸挺娇嫩,没有
一点下垂的感觉。玉儿温馨地贴近我的身子,侧卧在我身边,藕臂柔滑,玉腿修
长,肌肤寒雪,流畅的曲线到了腰间深陷了一下,显得小小的细腰间平坦柔软的
小腹上的脐眼也异常动人。
  她火热柔软的身体一贴近我,我的阴茎涨得更显巨大,急于寻找一个柔嫩温
暖的地方,我的阴茎顶在她的大腿上,湿湿地沾湿了玉儿腿上的肌肉,她羞窘地
打了我一下,翻身仰躺在我身边。
  我的玉儿是如此善解人意。我腾身跃上她的娇躯,玉儿双手勾着我的脖子,
先送上一个甜甜的香吻,然后羞怯地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眨动着,羞人
答答地等待着我的进入。
  我的阴茎对准了她的小穴,玉儿闭着一双俏眼,小手轻轻地握住我的阴茎,
对准了自已的小穴,我温柔地向前一送,玉儿身子一耸,娇媚地轻呼了一声。两
片柔软湿热的紧闭的阴唇含住了我的阴茎,甜蜜地包容着它。
  玉儿的双腿悄悄又分开了些,将自己绯红鲜嫩的小穴暴露的更明显了些,臀
部微微地向上挺耸了一下,梦呓似的地呻吟着:「啊,小华,好弟弟,你那里好
大呀,今天特别的热,嗯……呃……呃……,轻些,我还没准备好。」
  她柔若无骨的娇躯在我的身下,当我的阴茎完全地插入到尽头,齐根而没,
埋入她紧密幽窒的阴道深处时,她勾紧我脖子的手才放松下来,轻轻地、亲昵地
咬了一下我的耳朵,低低地说:「坏弟弟,快些儿吧,我怕……呀……」因为听
到她的催促,我猛地一拔阴茎,又用力地顶到尽头,感受着她阴道内的柔软和火
热,同时坏笑着。
  玉儿两手搂在我的腰间,对我的恶作剧娇嗔地打了我一下,继续说:「雁儿
会等急了的。」
  我笑问:「她急什么?」下体狠狠地一顶,问道:「急着要这个吗?你急不
急?」屁股颠动着开始急送起来。
  玉儿微微张着小嘴儿,红润的脸蛋儿上那秀气的、细弯的柳叶儿眉微微地蹙
着,闭着唇轻呼慢吟,享受着我对她身体的占有,还是有些害羞地不肯对我的调
笑做出正面回答。
  可是和我同床共枕了这么久,毕竟不复当初那样的稚嫩和羞涩,玉儿光滑柔
软的身子贴紧了我,大腿架在我的屁股上,小腰肢款款摆动,迎合着我,显然被
我的话和下体的动作弄得有些情动。
  我一边抽送着,一边按揉着她娇巧尖挺的嫩乳,在我的捻揉抚弄下,她的酥
乳愈发地耸挺涨大,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了,玉儿终于忍不住呻吟着娇呼:「哦…
…,好弟弟,你太强了,别……揉,好痒……」
  她忽地又挺起头,翘着红嘟嘟的小嘴搜寻着我的嘴,当她的嘴唇碰到我的嘴
时,立刻像磁石一样深深地吸住,挺起了上身,热烈地吻着我。
  由于上身上移抬起,她平坦的小腹也收紧了,大腿间的肌肉似乎也收缩得更
紧密。舌头在我的嘴里挑弄了一下,就羞涩地缩回去,任我长驱直入,在她的小
嘴里撩拨着,她的呼吸更加急促,媚眼朦胧如月。
  玉儿的小穴依然是那么紧缩、窄小,柔软娇嫩的肉壁摩擦着我的阴茎,带给
我极大的享受。玉儿兴奋得浑身发出阵阵的颤抖,随着我深深的插入和极快的抽
出,喉中发出忘情的呻吟。
  她喘息着,温驯、柔婉的个性使她不肯叫出声来,可是,身体却不耐地扭动
着,丰盈的俏臀时而也兴奋地跳跃两下。
  我开始加快了插送的速度,富有弹性的阴肉蠕动着,带给我更大的快感。我
把手伸到玉儿的纤腰下,脑袋向下一低,张嘴含住了她的乳头,使劲地吸吮着。
  这个动作使玉儿美丽的下颌猛地向上一抬,酥胸挺了起来,娥眉紧蹙着,端
庄娴淑的面孔此时显得娇媚异常,她忍不住叫了起来,再也无法维持矜持了:「
啊……华……弟弟……别……别……我不行了……噫……啊……酸……」
  她丰盈的美臀也喜悦地迎和起来,不停地颠动,终于,我的高潮在玉儿美妙
的配合下喷涌而出,射进她子宫深处,我不再抽送,但是胯部仍然向前猛挤着,
每次抽搐的间歇,我的阴茎都猛力地向前顶一下,接触她的阴壁更深一些。
  而玉儿也随着我的每一次顶耸,张开小嘴娇呼一声。当我们静止下来时,玉
儿体贴温柔地替我擦拭额头的汗水,娇嗔地说:「看你,今晚这么疯,呆会儿雁
儿会怪我啦。」
  我嘻笑着让半软的阴茎泡在她柔软的小穴里,逗她说:「怎么,你怕我没劲
了么?」
  玉儿红着脸在我背上轻轻拍了一下,欲语还羞。
  这时候,石雁儿站在门口,脸若凉霜地说道:「呆会儿?我现在就很不高兴
了。」
  「啊!?雁儿」玉儿慌忙地拉过被单,盖住自已的身子,这些年来,她虽然
和雁儿共享我一个丈夫,可是很有默契地,只要我去雁儿房间,她就乖乖地回屋
睡觉,我去她那儿,雁儿就老老实实地呆在房里,从来没有三人一起出现在这种
场面下,刚刚从高潮中清醒过来的她,突然看见雁儿出现在自已面前,而自已却
赤身裸体,小穴里还不知羞地含着男人的阳具,真是羞愧到了极点。
  她掩住自已的身子,一见雁儿满脸的不高兴,想起趴在自已身上的男人是自
己继女明正言顺的丈夫,而雁儿的表情分明是怪自己不该在新婚之夜缠住她的新
郎,心里又是惊慌,又是羞愧,还带着些委屈。
  她自卑自怜的心思又涌上心头,心里十分难过,既为雁儿用这样的神情和她
说话伤心,又自觉理亏地羞惭,泪珠儿忍不住挂上脸颊,却默默地承受着不肯辩
解。
  我在心底里叹息了一声,这个玉儿呀,怎么如此善良?简直可以让人随便欺
凌,可怜的玉儿,怎么知道雁儿是在捉弄她呢?
  雁儿披着件浴巾,明显地刚刚沐浴完毕,丰腴性感,凹凸有致的完美身材裹
在洁白的浴巾里,一头湿漉漉的秀发披在露出的白晳娇嫩的肩头,一双纤秀迷人
的小腿露在外面。
  她浓浓的眉毛,慧黠的大眼,直挺的鼻梁,红艳艳的樱桃小口,简直漂亮到
了极点。
  我从玉儿身上翻身下来,乘玉儿不注意,悄悄瞪了她一眼,雁儿瞟了玉儿一
眼,看她正垂头自怜,向我抿嘴儿一笑,大大方方地走过来。
  她轻轻地拉开浴巾,柔软洁白的浴巾顺着她光滑婀娜的玉体滑落在地上。笔
直的长腿、丰硕的翘臀、盈盈一握的柳腰、高耸白嫩的乳房,一一呈现在我的面
前。
  玉儿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她竟然羞于见到同性的裸体,羞涩地垂下头不敢正
视,惊慌地说:「雁儿,你……你怎么在这里……」大概她觉得实在羞人,已经
说不下去了。
  雁儿知道如果让她知道自已并没有生气,今晚就休想留在这里了。我以前也
曾和玉儿提住要三人大被同眠,睡在一起,可是在她的观念里和继女共侍一夫,
已经十分难堪了,怎么也不肯答应她认为十分荒唐的主意。今晚正是我和雁儿计
划的好主意,只要打开她的心防,以后她就不会拒绝了。
  雁儿心中抱歉,对这位继母又爱又怜,可是脸上却装出一副醋意大发的样子
说:「我的老公在这里,我不在这里,又去哪儿?」
  玉儿听了心里一酸,觉得今晚雁儿和以前大不相同了,今天正式成为我的妻
子,已经开始行使权力了,以后以她尴尬的身份,只怕雁儿根本不会容她在这里
呆下去。同时,又自觉理亏,所以委委屈屈的像个小媳妇儿似的不敢言声了。
  看到雁儿年轻朝气的胴体,又总觉得自已没有她年轻、没她漂亮、又不能生
育,只怕我也不会再爱惜她了,一颗芳心已沉到谷底。
  她强忍住泪,低着头抓起被单裹住身子,就要出去。
  雁儿挡在她身前,说:「你要去哪儿?佣人正在厅里收拾东西呢。」
  玉儿被她的话叫住了,只觉得自已已经成了一个多余的人,心中气苦,可又
不肯表现出来,强忍着泪,心酸地坐在床头,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投入另一个女
人的怀抱。
  雁儿背对着她,向我吐了吐舌头,抱歉地一笑,赤裸着身体上了床。
  她,总是这么刁蛮任性,无论在哪方面,和玉儿都是两个极端。我有趣地望
着她,雁儿成心叫玉儿姐看看我们在一起的样子,所以她以十分妖娆的姿势,扭
着屁股爬到我面前,低头看着我的下面,那里软绵绵的,上面还沾着玉儿体内的
淫液,粘乎乎的。
  玉儿虽然坐在床头,用被单裹着单薄的身子,可是眼睛却一直偷偷地看着我
们,见了不由脸上一红。雁儿眉毛一挑,好笑地瞪了我一眼,我好整以瑕地看着
她笑。
  雁儿从床头拿起一块湿巾,揪着我的包皮把阴茎仔细地擦了一遍,拨弄了几
下,挑逗地问我:「这么办,还行不行呀?」
  我笑着说:「行不行,就看你的啦。」
  雁儿红晕上颊,羞嗔的看了我一眼,拉直了我的阴茎,说:「站直喽,别趴
下。」
  我差点没笑出声来,玉儿见她和我在一起,如此大胆地挑逗、调情,不禁惊
诧地瞪大了双眼,她不但从来没有和另一个女人一起出现在一个男人面前,看她
们做爱,即使单独和我在一起,也从来不敢表现得这么大胆、风骚。
  雁儿手一松开,软绵绵的阴茎又趴下了,而且缩得和小蚕蛹似的,如果玉儿
不是满心的悲苦和自怜,怕是也要笑出声来。
  雁儿欣然笑道:「玉儿姐真是好厉害,我使劲浑身解数,也未必有这么大的
本事呢。」玉儿以为她是出言讽刺,胀红了脸不敢说话。
  雁儿叹了口气,装出愁眉苦脸的样子,对我说:「老公,是不是要我给你特
殊服务呀?」她在我阴茎上捏了两把,嘟着小嘴说:「给你三分钟时间,一定要
硬起来喔,否则姑奶奶就不伺侯你了。」
  我在她颊上轻轻捏了一把,说:「死丫头,就会贫嘴,快点吧。」
  雁儿嘻嘻一笑,跪在我的两腿间,俏脸趴伏在我的胯上,张开嘴儿,先在我
的龟头上「啵儿」地一个香吻,然后就张开性感的双唇,将我的阴茎深深地含了
进去。
  她用丰润柔软的双唇裹紧了我的阴茎,头开始上下动了起来,吸吮得啧啧有
声,好像在津津有味地吃着东西,舌尖轻点着马眼,我的肉棒迅速又膨胀起来。
  玉儿虽然也常常给我吸吮肉棒,可是像雁儿这样狂野地大幅度摆动头部,次
次深喉,却是从来没有过的,只看得她面红心跳,自惭形秽。
  我舒服得眯起了眼睛,享受雁儿越来越娴熟的口交服务。雁儿不但热烈地为
我口交着,雪白丰盈的美臀,高高地翘着,朝向天空,还一边淫荡地划着圈,给
我以极大的视觉享受。
  我的阴茎被她含吮得更加坚硬,雁儿兴致勃勃地套弄着,两手轻柔快速地时
而搔挠我的阴囊,时而转动我的卵蛋,让我舒服得飘飘欲仙。
  我克制不住地开始挺起了臀部,猛烈地在雁儿的小嘴里抽插着,阴茎的律动
强烈,雁儿的双唇也可以感受得到,因为我的强烈反应,雁儿更加极尽挑逗之能
事,强力地吸吮套弄着。
  当我感觉到阴茎膨胀到了令人痛苦的境界时,善解人意的雁儿停下口中的动
作,向我嫣然一笑,秀发以极美妙的姿势向肩后一甩,起身跨坐在我的身上,丰
盈的美臀向下缓缓下蹲,将我粗长肥大的阴茎吞入她阴毛乌亮的小嫩穴。
  玉儿看了雁儿如此豪爽、狂野的作风,更是目瞪口呆,小心肝儿也不禁「扑
通扑通」地跳起来,只觉得自已仍在高潮余韵中的娇躯又隐隐酥痒了起来。
  雁儿的身体健美丰腴,富有弹性,由于保持着极好的锻练,从十四岁就被我
开苞的小嫩穴依然是绵绵软软,粉粉嫩嫩,阴道内层层叠叠的褶皱嫩肉蠕动收缩
着,令我舒爽万分。
  那肥大粗长的阴茎完全吞入她的嫩穴,令雁儿也舒服得娇吟一声,抚弄着自
已丰耸的乳房说:「啊……好舒服呀,华哥哥……好老公……,你的鸡巴好大好
粗啊,舒服死妹妹了,喔……好痒,快快快,插快点。」
  她一面说,一面疯狂地颠动起屁股来,全心全意地套弄着我的阴茎。玉儿被
她如此大胆的话臊得满脸通红,可看到我极舒服兴奋的表情,心里又有些发酸,
心想:「可能是我做得不够好,华子才打主意要赶我走吧?他一定是不忍心让我
难过,所以才借雁儿的口逼我走。雁儿那么爱他,又少个女人抢她的男人,她当
然会高兴了」。
  心中黯然,打着主意要尽快离开,以免惹我厌烦。
  而雁儿的香臀显然已经有些乏力,不能快速地起落了,所以就用纤柔的腰肢
款款摆动,让小穴的嫩肉研磨我的阴茎,媚目半阖,娇态动人。
  可是小穴显然酥痒难当,她秀眉紧蹙,呻吟着:「啊……好老公,华哥哥…
  我不行了……好痒呢……好叔叔,快用力……喔……「
  我挺耸了一阵,觉得很是吃力,就在她的奶头上拧了一下,笑着道:「小丫
头,还不滚下来,让哥哥干,坐在上面干什么?」
  雁儿听了欣然一笑,连忙抬起屁股,拔出我的大鸡巴,转身趴跪在床上,撅
着白嫩嫩、水灵灵的翘臀,向我晃了晃,娇嗔地说:「好老公,好叔叔,快些儿
啊,雁儿那里好痒。」
  我嘻嘻一笑,偷偷在坐立不安、羞窘难堪的玉儿小腰肢上拧了一把,一把抓
住雁儿极富弹性的美臀,奋力一顶,「噗」地一声,正中靶心。
  雁儿头一昂,娇叫一声,长发披了下来,遮住了面孔,她也顾不得拂开,而
是开始款款挺耸美臀,迎合着臀后向她的圆月进攻的我。
  肥嫩丰腴的臀肉撞在我的胯上,荡起肉波涟漪。极富弹性的臀肉让我欲仙欲
死,屁股的颠送使小穴像小嘴儿似的吸吮着我的龟头,使我灵魂出窍似的爽快。
  「啊……,快点儿,再快点吧,好哥哥,华子叔叔,操死我吧,操死小雁儿
吧。」石雁儿已经无力挺送俏臀,被我撞击得摇摇欲倒,可还是悍不畏死地让我
更快些,更用力。
  我嘿嘿地笑着,说:「操死了你,我到哪里去找这么风骚的新娘子?」
  石雁儿娇哼着说:「喔,……用力,对……,啊……,不是还有玉儿姐吗?
嗯……嗯……玉儿姐快来帮我,我一个人受不了了,啊……华哥哥像头大驴子似
的,呵呵呵……」
  她因为把我比成牲口,而自已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
  我听了也甚是好笑,忍不住又狠狠地顶了起来。把她的美臀抬高了一些,屁
股抬得太高,她的脸只能趴在床上,我的阴囊每次都可以撞到她鲜嫩绯红的阴唇
上,使雁儿舒服的几欲昏倒。
  玉儿听了她在高潮中的话,不禁心头一震,黯淡的内心中又燃起了一线希望
:难道雁儿只是小孩脾气,怪我在她新婚之夜抢了她的丈夫,并无意要赶我走?
  其实以她倔强的个性,别人稍稍表示出些不耐的意思,她也不肯再做停留。
  可是她凄苦半生,好不容易一颗芳心全系在我的身上,哪里还舍得离开我,
那种患得患失的心理,乍闻希望后又惊又喜的心情,说起来实是心酸。
  有了这个想法,她才有心情仔细看我二人做爱的情景,真是越看越羞,越看
越爱,也越看越怕。她不知我和她在一起时她那种温柔、体贴的性子是我爱极了
的,以为我只喜欢雁儿这种狂野火热的做爱方式。不禁暗暗检讨,有心学习,只
是看了那动人心魄的场面,却极是担心自已做不来这样的姿态。
  她这里心绪百变,我和石雁儿却已到了兴奋的高潮,石雁儿的小穴肌肉已经
开始剧烈地收缩抽搐起来,肉壁蠕动着紧紧的箍住我的肉棒,她的丰臀开始竭力
地耸动,与我抵死缠绵,水蛇腰儿好像快要扭折了似的,光滑洁白的脊背弓得紧
绷绷的。一对半球形的优美豪乳,沉甸甸地在她的胸前晃动着,乳波荡漾,令人
眼花缭乱。
  玉儿看得美目凄迷,呼吸急促,妩媚的脸蛋儿好像要滴出血来。
  石雁儿开始疯狂地大叫:「啊……,老公啊,好叔叔,求求你,我不行了,
射给我,射给我,今天……不用带套子了……,我要……我要你射给我……嗯…
…给我……」
  我已经有些上气不接下气,肉棒一阵急剧地痉挛,火热的精液开始喷射,千
千万万的精子射进石雁儿年轻的子宫。
  过了好一会儿,石雁儿高高撅着承受我发射的屁股才沉了下去,酥软无力地
趴在了床上,娇美性感的胴体上满是我俩的汗水,她的娇躯仍然随着急促的呼吸
曼妙地起伏着,可是朦胧如水的眼波里却堆满了盈盈的爱意。
  她肥嫩美白的屁股不知害臊地随着分开的大腿淫荡地张开着,香艳之极。过
了会儿,她恢复了些体力,忽然向旁边一滚,一把抱住了坐在一边的玉儿,把她
搂倒在床上,在她颊上「叭」地亲了一口,格格地笑着说道:「玉儿姐,我好高
兴,从来没想今天这么舒服过呢,以后我们每天都睡在一起好不好?」
  玉儿被她忽然的亲热态度弄愣了,惊异地问:「你……你们这是……?」
  我疲乏地躺在床上,呵呵地笑着说:「呵呵呵,傻玉儿,你不是总不肯三个
人一起睡吗?小雁儿就想了这个办法捉弄你,怎么样,下回还敢不敢不和我们睡
在一起了?」我又向她挤了挤眼,问:「刚刚有没有伤心?」
  玉儿还没说话,石雁儿娇笑着说:「干嘛下回,今晚还没完呢。」
  我大吃一惊,苦着脸说:「不是吧,小雁儿,我现在还能行吗?」
  玉儿了解了我们的真实用意,一块石头落了地,对我这样捉弄她,害她伤心
欲绝,是又羞又恼,可是见了我的疲惫样,女人的母性还是油然而生,说:「雁
儿,他……今天都做过两次了,就放过他吧。」
  石雁儿甜甜地笑着,一把扯下了玉儿的被单,把她也亮成了小白羊,娇笑着
说:「要放过他,从明天开始放,今晚,他必须要加一宿班喔。」
  她亲昵地挽住玉儿说:「凭我们的一张小嘴如果还不行,我带得还有几片特
效药呢,今晚要让他尝尝被榨干的滋味,免得以后背着咱们到外面打野食。」
  天呐,原来雁儿今晚连我也算计了。我连忙求饶,可是雁儿已经一翻身翻到
了我的另一侧,和玉儿一左一右把我夹在中间,抓过玉儿还有些羞怯的玉手,放
在我的腿间,脸上露出魔鬼般的微笑,用纤白的手指掂起我垂头丧气的阴茎,另
一只手支住下巴,端详着它,说:「嗯,玉儿姐,现在我让它竖起来,如果它倒
向你呢,就由你来让小弟弟站起来,并满足它,如果它倒向我,就由我来,怎么
样?」
  玉儿羞得不敢说话,可是芳心里却已有些跃跃欲试,想要表现一番,讨我欢
心。唉,看来是被雁儿带坏了。
  我苦笑着说:「如果它倒向我呢?是不是要我自已来做啊?」
  玉儿雁儿都忍不住格儿地一声笑了出来,玉儿羞红着脸在我肋下掏了一把,
雁儿却瞪起了杏眼,柳眉一挑说:「你敢?哪能……,格格格格……,这么浪费
的?」
  我哈哈大笑,说:「那好,冲谁喂饱谁的小穴,冲上呢,就要用嘴让它射出
来,冲下呢,呵呵呵,你们的小屁屁可要当心喽……」
  说着,我反客为主,把一个温柔的玉儿、一个火辣的雁儿,两个千娇百媚的
美人儿搂在怀里,三人在大床上嬉戏着,翻滚着,度过了一个香艳的、甜蜜的不
眠之夜。
                (完)


如果您喜欢,请把《山村小站》,方便以后阅读山村小站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山村小站六并对山村小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