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破坏神

第五十节 反应

类别:腹黑小说 作者:卒印 本章:第五十节 反应

    苏重不置可否,欧阳锋的例子仍然在眼前,他怎么会去相信一个狡诈的山贼。

    “看着我的眼睛!”苏重陡然一声爆喝。

    彭连山下意识抬头对上苏重双眼,他只觉天旋地转,瞬间就失去意识。

    苏重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彭连山满脸呆滞,双眼半睁好似梦游,整个人都显得迟钝无比。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修炼,苏重终于把分裂道种所损失的精神力补齐。阴魂大法再次出手,第一次就把彭连山制住。

    “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苏重声音冷漠,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镇岳剑。”彭连山声音拖的老长,好似全无精神。

    “告诉我!”

    “山岳巍峨磅礴,观其行取其意……”彭连山没有丝毫迟疑。不到一刻钟,一篇八百余字的功法完整被苏重记在脑海中。

    “利用山岳真形淬炼内功,从修炼之处就在缓慢改变修炼者精神状态。等到打通任督二脉,精神力大增外放,山岳真形显现于外,这才造就最粗浅的剑意。原来如此,剑意原来是精神力性质的独特变化!”苏重恍然大悟。

    他对剑意思考已久,此刻见到一篇修炼剑意的功法,立刻就把其中原理吃的通透。

    “这家伙好像是特地来杀你的,有问题啊。”破若有所思道。

    苏重收回思绪,再次看向彭连山:“为什么来杀我。”

    “受慕容复邀请,北方绿林豪杰齐齐拿下诛杀血衣僧。”彭连山毫无意识道。

    “又是慕容复。这小子铁了心要和咱们过不去。”破满脸气愤:“当初就该一把火烧了他的慕容山庄。”

    苏重却丝毫不动气,他早就有所猜测。慕容复为了复国,不择手段。杀了他就能获得他渴望已久的威望。手段在怎么下作,苏重也不会吃惊。慕容复能不顾自身名声,出面邀请臭名昭著的草寇山贼,苏重还是颇为佩服的。

    “这家伙怎么办?”破斜睨着彭连山。

    冷漠的扫了一眼彭连山,掌盖在对方头顶,肌肉一阵蠕动。一声为不可闻的噗声,彭连山噗通一声倒在地上,鼻孔耳朵不约而同的流出鲜血。

    对于这种为祸一方的山贼,苏重杀起来毫不手软。

    “呦,竟然还有0。1个单位的本源,不错的收入。”破吹了个口哨,轻佻道。

    “苏爷,慕容复手段颇多啊。咱们难道真的要单刀赴会?那虽然很牛,但要是被人给围死就不划算了,好大一笔本源呢。咱们得好好想想法子。”破问道。

    苏重点头。破虽然不靠谱,但他却没说错。自己一个人闯进慕容复布置好的陷阱之中,即便自己肉体强横,战力持久。但也禁不住这么多人围攻。那可不是普普通通通的后天武者,只是先天武者就有十多个。阵容比当年围杀萧远山时还要大。

    那些外围人员,虽然大多是贯通八条经脉以内的二流武者。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拿手秘技,陡然放出来,足够给苏重造成一定影响。

    “是该想个法子。”苏重若有所思。他的武力确实强大,但那么多人即使站着不动让他砍,也得砍好些会儿呢。

    什么法子杀伤范围大……

    “你说的是真的?”柳总捕头眉头紧皱,那个血衣僧的会有那么厉害?

    “属下亲眼所见,如有半句不实,大人砍了我的脑袋。”郭航好似被羞辱一般,满脸涨红梗着脖子斩钉截铁道。

    柳大人顿时知道自己的质疑让手下难看,脸上神情不由一缓:“不是我不相信你,实在是你得到的消息太过惊人。能够独自一人连续屠杀百多名穷凶极恶的二三流武者,而且还是正面战斗。这……这太惊人了些。”

    “是啊。属下当时也被血衣魔僧的狠辣所惊到。大人,咱们对他的实力估计出了很大的偏差。”郭航脸色难看:“那些被他杀死的草寇死的太彻底,谁都不知道当初那些山寨是被他怎么拔出。如今看来,他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样取巧,而是点一点杀过去的。”郭航脸色忍不住的有些发白。

    如果真的是亲手而为,这该是多少条人民?数百条?还是数千条?即便纵横沙场的大将也没他杀的人多吧?想到苏重临走是那道目光,郭航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怎么了?”柳大人奇怪道。郭航是他的心腹,心性功夫都属于上乘,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发抖。

    “大人,我觉得他可能发现我了。”郭航不确定到。

    “距离那么远都能发现你?”柳大人不怀疑手下的隐匿手段。只是对苏重的警觉很惊讶:“看来确实要对血衣僧重新评估了。”

    “大人,这不见得就是坏事。”郭航犹豫半晌,最终道。

    “你的意思是?”柳大人心头一动。

    郭航索性不再迟疑:“那魔僧的实力出乎我们的预料,也必定出乎慕容复那些人的预料。只要他们没准备好,被魔僧打一个措手不及,定然会损失惨重。”

    柳大人眼睛一亮。

    郭航越说越兴奋:“每个江湖人都会有自己的底牌,血衣僧据说就会医术,说不定他就有什么保命手段。一旦爆发出来,慕容复那帮子人必定吃个大亏。而且魔僧孤身一人毫无牵挂。只要他肯耐着性子和这些人周旋,说不定真能拼出一个两败俱伤。”

    “他们必须两败俱伤!”柳大人嘴角牵出一丝笑意:“派些兄弟混进尤氏双雄的庄子,必要的时候,让兄弟们帮一下血衣僧。可不能让他死的太早。”

    “神不知鬼不觉就能削弱整个江湖力量。只要做好收尾工作,谁也不会知道幕后之人是自己。”柳大人暗想。

    “属下遵命!”郭汉振奋道。刚才被惊吓的恍然荡然无存。再厉害也不过是个草莽,如何能比得上公门力量。慕容复?血衣魔僧?还不是被柳大人玩弄于鼓掌之间。郭航心中充满优越感。

    公门遍布天下的眼线,让他们的情报信息无比强大。正是因为情报的领先,让他们有充足的时间去不知准备。暗处着力,挑动整个江湖纷争。

    ……

    “彭连山死了?”慕容复手中握着一个白瓷酒盅,脸上带着玩味。

    “是啊,反正是没了他们的消息。”风波恶撕了一条鸡腿,大口嚼着。他在外奔波探查消息,早就饥肠辘辘。

    “也不一定吧。这些贼鬼精鬼精的,说不定就藏在那个角落里等着渔翁得利呢。”包不同下意识的反驳道。

    慕容复转动这酒盅,眼帘下垂一脸沉思。

    “公子,是不是有什么不对。”邓百川是四大家将之首最是沉稳。他看出了慕容复的异样。

    “彭连山是北方绿林五大头目之一,残忍霸道素来为人所知。虽然也足够隐忍,但别人抢夺秘籍他躲在一边看?哼!绝无可能。在山寨中他就是天,即便二当家也没有丝毫自由可言。这不仅代表他霸道不容他人,更代表他贪!正是因为贪婪,所以才会把对山寨的控制权牢牢握在手中不下方分毫。试问这么一个贪心之辈,怎么可能忍住心中贪念?”

    邓百川若有所思:“公子的意思……”

    慕容复猛然睁开眼睛:“与其说他带着人躲起来作黄雀。我更相信他独自带人先去对付血衣僧!”

    “那他现在岂不是得手跑了!”包不同满脸气愤,砰的一拳砸在桌子上:“早知道就不该找这些恶狼!”

    “老三,不可无礼!仔细听公子说。”公冶乾赶紧拉了下包不同衣袖道。

    慕容复温和一笑,示意公冶乾无碍。

    “包三哥言之过早。血衣僧可没那么简单。彭连山虽然厉害,但还奈何不了对方。如果他这么容易就被人杀死,也不配我费那么大的力气召集江湖人士去对付他。”

    彭连山陡然消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一点消息也没有。这只有一个解释,他和他的手下全部身死!邓百川满脸凝重:“公子,我们是不是多做些准备。无声无息剿灭连山一行,这份手段不容小视。”

    慕容复眼中闪过战意:“这才是我想要的结果。只有他足够强大,杀死他,咱们的收获才足够丰硕。”

    “不错。那么多人难道还杀不死他。”包不同满脸兴奋。

    “二十多岁就能闯下这么大的名头,肯定是个好手。”风波恶满脸渴望:“可惜,那么多人都巴巴的赶过来,估计是轮不到我了。哎。又要少一个绝妙对手了。”

    “对手随时都能找,但对慕容家来说,死了的血衣僧才最好。”邓百川脸色肃然。

    慕容复砸了一口醇香酒酿,对家将们的精神状态很满意。

    “士气很高吗。不过邓大哥说的不错,我们确实要多作些准备。把彭连山合起手下覆灭的消息放出去。”慕容复道:“不仅要放出消息,还要尽可能夸大血衣僧的残暴!”

    “那些无胆鼠辈岂不是都要被吓跑?”包不同满脸不解。他最清楚那些江湖武者的性子。自我散漫而没有纪律,整个就是一盘散沙。一旦有危险,他们绝对会一哄而散。

    “有七十二绝技,他们可不会跑!”慕容复自信一笑。

    “公子的意思是让他们害怕,借助血衣僧的威名让这些散乱江湖人不得不聚在一起?”公冶乾眼睛发亮。

    “不错。只有外部压力足够大,他们才会凝聚在一起,才会听从我的吩咐。”慕容复这一刻脸上满是光彩,眼中闪烁着满是野心的光芒。


如果您喜欢,请把《位面破坏神》,方便以后阅读位面破坏神第五十节 反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位面破坏神第五十节 反应并对位面破坏神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