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夜叉同人]花蜘蛛

第二章 巫女沦陷

类别:辣文小说 作者:阿八色 本章:第二章 巫女沦陷

    <BODY scroll=auto>更*多`精;彩&ldquo;小*说&ldquo;尽|在&ldquo;w&ldquo;w&ldquo;w.0&ldquo;1&ldquo;B&ldquo;.n&ldquo;E&ldquo;t 第&ldquo;一;版&ldquo;主*小&ldquo;说*站</P>

    鬼蜘蛛起身坐在草蓆上,一阵子不见看来他回复良好,虽然还是有些伤痕,但绷带下已经可以看到一些肉色。看见桔梗的到来鬼蜘蛛似乎没有惊讶,他开头就说。

    「今天村里好像发生不少事。」桔梗心里一痛,不发一语。

    「那个小鬼来的时候说村子一堆事要善后很忙,丢下饭就走了,听说一片狼藉,大家都很惨」鬼蜘蛛指指身旁未动的饭菜。桔梗没有多说什幺,拿起米粥默默喂了起来,但心中却不断自责。

    「怎幺,今天不跟我说些什幺趣事吗?像是那个半妖。」鬼蜘蛛刻意撕裂桔梗心中的伤口。

    「不要谈到那只妖怪!」桔梗强硬的回应,但随后眼神又垂软下来。

    「今天就是那个妖怪袭击村子,对吗?」

    「你说的对,妖怪都不可信。」桔梗轻轻的说。

    鬼蜘蛛微微一笑。「没错吧,妖怪就是妖怪。」

    「恩」

    「明白自己的天真了吗,单纯的巫女。」鬼蜘蛛带点嘲笑的语调,但桔梗只是无言的承受着。如果鬼蜘蛛所料,有些东西虽然平常没有成效,但洒下的种子只要有适当的时机,终究就冒出结果。

    「应该很多人说过吧,但你太相信自己了,或者说,盲目了。结果就是他把村子毁的一蹋煳涂。」鬼蜘蛛幸灾乐祸说着。

    桔梗不语,但眼眶开始湿润,压抑整天的情绪慢慢涌了上来,她没注意到洞窟的妖气开始变浓,这些妖气让她的思绪不断溷乱。

    「都是我..」桔梗咬紧下唇。

    鬼蜘蛛慢慢的抬起手碰着她的脸。  「这不是你的错。」

    「不是我的错?」桔梗抬起头,双眼泛泪,鬼蜘蛛慢慢的将手指划过她的眼睛下方,虽然桔梗忍住眼泪,但鬼蜘蛛这动作就像打破水库的小隙缝一样,连带把她的内心也钻了一条缺口。

    「不是你的错。」

    「我是巫女,负责保卫村子驱妖除魔,今天村子却因为我的关係.....」

    「不是你的错,不要什幺都怪自己。」

    「我没有。」

    「不是你的错,是人都会犯错的,你不是万能的神,你只是个人。」

    「我....」

    「是妖怪的错,这种坏东西的错」  鬼蜘蛛不断的刺激,终于使得桔梗内心溃堤,眼泪扑簌地落下,一直在人前坚强的巫女终于在男人的设计下卸下心防,看着眼前落泪的巫女,鬼蜘蛛乐不可支,他就是想看这个高贵不可侵犯的巫女如此慌乱的模样。  桔梗哭了出来,就像是要发洩一整天的情绪,鬼蜘蛛不断用手指擦的她的眼泪安抚,慢慢的磨擦她的脸,桔梗此时觉得鬼蜘蛛手指的温度彷彿是一种温暖,闭上眼感受他的抚摸,任由自己的眼泪滴落,冲洗这一天发生的残酷现实。

    「你的肩膀好像受伤了呢,让我看看。」鬼蜘蛛轻声说道,溷乱中的桔梗并没有表示反对,只觉得鬼蜘蛛很亲切的在关心她,这段时间除了犬夜叉,就是鬼蜘蛛和她最亲近,因为他会倾听桔梗的话,犬夜叉在的时候没有察觉,但犬夜叉从她心中排除后,最亲近的反而就变成鬼蜘蛛了,这种落差让桔梗失去判断力,一瞬间鬼蜘蛛提升的好感度过于强烈,连犬夜叉都没什幺机会看过她衣服下的躯体,但现在却任由眼前的绷带男子视察伤口。</P>

    桔梗稍微放鬆衣服露出肩膀的伤。鬼蜘蛛笑了笑,慢慢的挪开她的巫女服,桔梗的肩包着阿枫帮她上的药草,鬼蜘蛛很温柔的取开,看着上面的伤痕。

    「是那只妖怪让你受伤的吗?真是凶残,这幺狠心的在女人身上留下伤痕。」鬼蜘蛛心疼说道,他慢慢的碰触伤口。

    「痛」

    「有比你的心更痛吗?」桔梗又想起犬夜叉残酷的表情和所做所为,泪又落了下来,鬼蜘蛛慢慢的碰触着伤口,趁桔梗没注意暗自的将妖毒涂上,接着重新将草药放回去,一边叹息。

    「可惜这美丽的身躯,像你这样的女人不应该这样被对待的。」

    「我只是个巫女。」桔梗挥开鬼蜘蛛的手将衣服穿好,

    「是阿,大家眼里你只是个方便利用的巫女,那你自己怎想呢?那些人有把你当女人吗?」桔梗心头一阵心酸,今天原本会和犬夜叉一起变成普通的男女,但到最后犬夜叉选择了四魂之玉的力量,她手不由停了下来,一种怨恨和遗憾隐隐约约浮上心头。

    「我懂得,那些村民并没有把你当成女性,你只是他们的守护神,用来抵抗妖怪,还有服务村民的存在。」

    「不是你说得这样。」

    「你只是他们口中的桔梗大人。而对妖怪来说只是守护四魂之玉的麻烦人物,拿掉四魂之玉,你算什幺。」

    「....」

    「没人正视过你这个人,桔梗。」鬼蜘蛛轻蔑的嘲笑狠狠地集中桔梗的心。

    原本高尚无私的巫女现在内心十分动摇,之前鼓起勇气的自私却受到了惩罚般的对待,虽然觉得是自己罪有应得,但更深处的愿望却是怨叹命运的不公,鬼蜘蛛的话慢慢地将她内心的渴望引了出来。</P>

    她抬起头来正好撞见鬼蜘蛛的眼神,那是一种热切的眼神,不晓得为啥桔梗的心产生反应激荡起来,一鼓躁热从身体深处浮起,鬼蜘蛛慢慢的靠近,桔梗不晓得他想做啥,只能大口呼吸,不,也许内心深处桔梗隐隐约约知道会发生什幺事,但她没有反应。

    当她发现严重失态想要阻止时,鬼蜘蛛开口了。

    「别人不懂没关係,我懂,我想要你,身为女人的你。」鬼蜘蛛靠近桔梗温柔的说了这句,就在桔梗还在思索要怎反应,鬼蜘蛛已经吻了上来。

    「呜~」第一次接吻的桔梗手足无措,她想推开鬼蜘蛛,身体却软软的无法出力,鬼蜘蛛粗糙的手拉住她的手,身体靠了上去,桔梗感受到鬼蜘蛛身上散发出一种热度和味道,慢慢的她迷失在这种情境之中,鬼蜘蛛灵活的舌头在桔梗的口里四处跳动,手开始穿过白衣抚摸桔梗的身躯,他本来就经常在妓院等各种地方寻乐,女人对他来说是驾轻就熟,并且对自己的技巧引以为荣,就算是最高级的妓女只要在他胯下就会被他征服,更何况是这没尝过男人滋味的巫女了。  桔梗不知不觉被鬼蜘蛛拉入他的草蓆,儘管感受到一股厌恶,但马上又被鬼蜘蛛的调情给盖过去,男人熟练的解开巫女的下襬,粗糙的手指不断滑过巫女的最深密的私处,桔梗虽然想抵抗,但不晓得为何身体却用不上力,而且身体深处越来越火烫,男人的触摸虽然可以稍微减缓热度,但马上又会燃起更高的热度。被男人压住加上在四周不舒服的感觉,桔梗的脑袋越来越无法思考。

    鬼蜘蛛趁机从她伤口渗入的妖淫毒,平常的桔梗还能轻易压制,但此时被鬼蜘蛛压在充满妖气的地方,加强了淫毒的威力,加上原本今天就已经消耗不少的灵力在除妖和架设结界让她抵抗力大减。

    最重要的是心灵上的打击,情感上的打击让她有些自暴自弃,鬼蜘蛛的话再度打动了她想当平凡女人的内心期望,更让她轻易地被男人所制服。鬼蜘蛛玩女人的技巧也确实高明,短暂时间就迅速挑起了桔梗身上敏感的触觉,引出她的快乐,桔梗慢慢感觉到一种放鬆和愉悦,比起今天痛苦的回忆,巫女不自觉得往快乐的地方更靠过去。

    吻了许久鬼蜘蛛终于鬆开桔梗的口,他压在桔梗的身上,用炙热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巫女。

    「当我的女人吧。」他的眼神十分的认真,远比在犬夜叉身上看到的更认真,毕竟犬夜叉也只是情窦初开的少年,远远比不上早看过世面的鬼蜘蛛,桔梗也感受到那股认真和慾望,这种赤裸裸的情慾反而唤起了她身为女性面对男性最原始的情感,鬼蜘蛛再次吻了上去,桔梗的抵抗小了一些,男人慢慢的吻向她下面的其他地方。

    「不要~」巫女虚弱的抵抗,但却挡不住雄性强大的慾火,在淫毒,妖气,心里作用和男人的技巧下,桔梗只能轻轻槌打男人做出些许的抵抗。对性一无所知的她不晓得要怎面对这种情况,这和除妖不同,拒绝和渴望两种声音在她体内不断缠斗。  外面下起大雨,寒气传了进来,但桔梗的四周却充满热气,鬼蜘蛛见眼前的巫女已经意乱情迷,迅速的解开跨下的绷带,露出他那雄伟的男性象徵,第一次靠近看到男性这东西的桔梗有些慌张,抵抗变得激烈,但却被鬼蜘蛛压在身下,不小心她扯下了鬼蜘蛛脸上的绷带,只见下面露出一张鬼蜘蛛原本俊俏的脸。  第一次看到鬼蜘蛛真面目的桔梗有点吃惊,此时她总算察觉身上的是个真正的成熟男人,而不单是她救回来的可怜人,意识到男女处境的她越来越慌,但鬼蜘蛛却用很温柔的声音靠近她说话。

    「忘了一切,今晚我会让你当个一般的女人。」  鬼蜘蛛用这个看似诚恳的脸不晓得骗了多少女人,未涉世事的巫女更不用说了,桔梗就这样被鬼蜘蛛的话语和火热压回草蓆里,迷失在他的亲吻和触摸之中,男人强硬的支配她的躯体,激起她女性天生的被征服感,心灵一但臣服后身体便会开始想要接受雄性。鬼蜘蛛轻轻捧起桔梗的上身,吸着她的美丽乳房,桔梗只能抓着他还没全长出来的短髮不断发出闷哼的声音。儘管桔梗理智上知道要拒绝男人的侵犯,不过男人的热度却把那些东西燃烧殆尽,蒸乾的理智下露出了桔梗内心的渴望,让她不再抵抗。  她问着自己还要再一次冒险追求女人的幸福吗?但鬼蜘蛛替她回答。

    「放轻鬆,都交给我,让我来帮你,顺着自己的想法就好。」  桔梗内心一种渴望骗自己这是被动被爱的,实际上却是她放弃了抵抗。   男人看时机成熟的差不多,接下来是今晚最重要的部分,他一边慢慢的轻咬桔梗的身驱,一边慢慢把桔梗的下半部分开,然后挺起他粗大的肉棒,上面微微散发着妖气,正当巫女还迷失在男人的爱抚和亲吻时,鬼蜘蛛瞄准桔梗已经湿润的蜜穴,用力插入。

    「阿!」桔梗感到一股撕裂的痛苦,紧接着体内有强烈的慾望想要排斥男人,她双手抓住男人的手想推开,但鬼蜘蛛却用力的紧紧抓着她,下体用力且缓慢的插入,嘴也和桔梗小嘴交缠,不断分泌唾液到她的口中,但从旁边看就会发现鬼蜘蛛的样子其实十分痛苦。  被破处的痛苦让桔梗稍稍回复了一点理智,也察觉到好像有些妖气,身体深处因此产生抵抗,但男人的深吻和技巧却又让年轻的巫女迷失,特别是进入体内的雄伟男性象徵更是带给自己难以想像的快乐,也许是内心深处不想放弃这种滋味,僵持一段时间之后,桔梗的抵抗也越来越小。  鬼蜘蛛知道他赌赢了,对这个强大的巫女而言,体内含有的灵力要消灭现在他并不是一件难事,因此他做了许多准备,削弱桔梗的灵力,打击她的内心,用上妖毒溷乱她,让她不管身体还是心灵都是处于最虚弱的状态。进入她体内的那一刻,当他的肉棒插入,上面含有的妖气马上就被桔梗体内自然产出的灵力所抵抗,甚至差点就净化了他这个大部分妖怪所构成的躯体,桔梗当时感到的破处痛苦,鬼蜘蛛感受到的难受并不亚于她。

    但鬼蜘蛛忍住了,持续的用上男性的技巧姦淫这个巫女,总算桔梗体内的灵气逐渐的消散,巫女已经渐渐不再抵抗他,加上破处完巫女灵力会受到大幅震荡,桔梗的身体终于不再也无力排斥他的妖怪肉体。他看见桔梗的眼神逐渐的迷离,晓得淫毒又开始发挥作用,他撕开桔梗肩膀上的包扎,分泌出更多淫毒从伤口直接侵入,桔梗只觉得鬼蜘蛛抚摸在她的伤口十分酥痒,接着身体又燥热起来,鬼蜘蛛温柔地舔着她的伤口,像是在安慰她一样,桔梗的内心也觉得一同受到了抚慰,戒心渐去,慢慢地融化在男人的强硬侵犯之中。</P>

    彻底削弱巫女的抗力,这个妖怪化的新肉体终于可以放肆的享受这女人了。鬼蜘蛛解开身上的绷带,露出重新获得的精壮肉体,桔梗因为被眼前的男人夺走第一次,看着鬼蜘蛛的眼神也有所变化,鬼蜘蛛的经验告诉他这是这女人已经接受他的表情,他露出兴奋的脸色,拉开桔梗的手,腰没入她两腿间,身体大力的开始摆动起来。  桔梗不晓得为什幺她今天会失身于这个男人,但男人直接的表现和慾望的确让这段时间觉得痛苦和无所依靠的她找到一个出口,虽然知道这男人不过是一个凶恶的强盗,但是失意之下却觉得比起邪恶的妖怪,这种男人也没啥不好,毕竟她也只是略微知道鬼蜘蛛是个强盗,没看过他那种残忍的手法,反而回忆起这阵子和他相处的时光,鬼蜘蛛那些冷嘲热讽彷彿变成一种关心,渐渐的内心越来越接受鬼蜘蛛这个人。她不断告诉自己是被强迫的,但转念又觉得是鬼蜘蛛替她背了那份罪恶,自己只是利用这男人而已,各种複杂的情绪里不清,巫女像逃避一样逃进原始的情慾丛林中。</P>

    「你知道吗?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想要你了。」鬼蜘蛛邪邪一笑,眼里尽是在享受猎物的眼神,他大力摆动着腰抽插着桔梗,粗大的肉棒不断深入刚开发的小穴,不断开拓着桔梗的深处,俗话说阴道是最接近女人内心的地方,男人用他的肉棒就这样侵入了巫女的最深处。

    「听到你和那个半妖的事让我忌妒快要到抓狂了?你是我的,我不想让给其他人。」鬼蜘蛛眼珠露出血丝,不断亲咬巫女的脖子和锁骨,粗大的肉棒逐渐整个没入巫女的体内,狠狠的啃食着巫女的身体和心灵,赤裸裸把慾望说给她听。桔梗没体验过这种男人的疯狂,鬼蜘蛛粗暴的揉着她的奶子,抬起她的脚架在肩膀上大力插入。被刺激的桔梗呼吸不过来,不断张嘴像个金鱼一样呼吸,腹部随着肉棒的进入打击发着震动。听到鬼蜘蛛的告白,桔梗明白了鬼蜘蛛对自己的感觉,经历过自己梦想中的恋爱失败后,鬼蜘蛛这种赤裸裸的慾望反而让她觉得单纯和直接,她再也不想去思考那种複杂的人心。</P>

    男人正渴求着身为女人的自己。

    虽然是不出世的巫女,一向领导众人的她内心多少想找人依靠,所以才会和犬夜叉许下相守的约定,但却彻底破灭,失去方向的她此时被鬼蜘蛛带的强硬所带着走,勾起之前想要依靠的念头,同时鬼蜘蛛直接的性慾在她眼里像个个单纯的少年,桔梗也不由得产生要帮助他的念头,一种神圣的母性油然而生,心中任由鬼蜘蛛玩弄她的身躯,似乎只有自己能满足身上狂野的男人。</P>

    「说吧,发誓成为我的女人。」&odexiao╞shuo>.nbsp;

    「..」桔梗转头不语,虽然她的确心里有所动摇,但说出口是一回事,鬼蜘蛛见状也不着急,将桔梗翻转过去,从背后插入。

    「阿~」桔梗没想到会有这种姿势,不,应该说她几乎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只觉得被男人从身后这样的干着带点屈辱,但内心又觉得刺激,平常高高在上的她几乎没人会这样对待她,鬼蜘蛛不断从后面大力的抽插,不时的伸出双手抱住她咬住她的耳朵和后颈,不断用手把玩她的悬在空中的奶子。

    「这是狗交式,当我的小母狗吧。」  听到男人把自己比喻成狗让桔梗有点动怒,让她想要起身反抗,但每次男人的肉棒都会在她要起身时用力插入,那种酥麻的感觉又会让身驱一软,无从抵抗,桔梗最后只能高高翘的屁股让鬼蜘蛛不断深入,此时,一种细微的电击从内部渗出,接着越来越大,慢慢的散部在腹部四周,最后传达到全身。鬼蜘蛛知道桔梗要迎来地一次高潮,他看准时机停下动作,享受着桔梗的高潮时候。

    「停~停下来,我要~尿~尿出来了。」  桔梗只能用现有的知识喊着,此时鬼蜘蛛抓起她的双手向后,雪白的奶子在空气中摇晃挺立,男人的腰加速挺进去,像是在帮助电流更加地扩散。桔梗忍受着随之而来的愉悦颤抖,鬼蜘蛛则是享受肉棒被桔梗高潮蜜穴压迫的快感,满意地看着眼前的清纯巫女转变成女人的一瞬间。  最终,巫女尝到了女人象徵的高潮极乐。

    「很爽吧,这就是女人的滋味。」鬼蜘蛛体贴着将肉棒拔出,让桔梗的身体能得到一些喘息,他让桔梗翻身躺着休息,习惯高潮的馀韵。眼前的巫女如今白衣外开,四处充满淫液的味道,眼神中满是情慾,桔梗慢慢咀嚼这种滋味,为了自己变成女人留下一滴眼泪。  谁能想到之前那个高不可攀的巫女桔梗,如今在他跨下变成这个模样呢?但鬼蜘蛛还不满足,他要这个女人彻底变成他的女人。他在一旁慢慢摸着桔梗,贴在她的耳朵边细语。

    「说,你是我的女人。」  但桔梗只是瞪了一眼。

    「看来你还没屈服阿,不过没关係。」鬼蜘蛛无视桔梗的抵抗再度吻了上去。

    「不要~呜」  肉棒也插了进去,有了经验后两人的性器很快契合,每次肉棒刮过肉璧时桔梗都会感受到无上的快感,肉棒尖端碰撞体内身处时更会让她想发出叫喊,但都被她的矜持所阻挡下来。鬼蜘蛛知道这巫女还在抵抗,他决定继续攻进,他将桔梗一拉变成两人面对面坐着,彼此看着,鬼蜘蛛深情款款的看着桔梗,下体缓慢的挺起,桔梗有些受不了他的热情眼光,转头想逃避,但这时候鬼蜘蛛就会用力他身上挺,逼得她靠在他身上碰着他,鬼蜘蛛低头慢慢咬着桔梗的乳房,然后舔着她,无视桔梗在他身上不断的轻轻敲打。桔梗的身体上还挂着巫女的外衣,儘管上面已经充满两人的爱液,但她并没有脱下,因为她内心觉得这还是一层保护。鬼蜘蛛的吻功十分厉害,配上手里的功夫,单纯的巫女马上又想要高潮,他放缓腰的动作,不断的诉说情话。玩过很多女人的他很明白有时候用话反而更能取悦女人,当然最后还是要靠宝贝老二,但言语用的好就能事半功倍,桔梗这种单纯的巫女更是如此。

    「舒服吧,你的蜜穴紧紧咬着我的肉棒呢。」

    「不要乱说。」

    「没有乱说阿,她在颤抖呢,妳又要高潮了吧,刚刚喷好多欧,浇的我好舒服,你舒服吗?」  听着男人的粗鄙语言桔梗有些气恼,但又觉得很刺激,从来没有和一个男人如此赤裸裸的接触,也没有男人敢对她说这种赤裸裸的语言,就算是以前犬夜叉谈情时,两人也是相敬如宾。但转念一想,现在两人肉体相连拉近了亲密感,男人的话变成了另一种亲密,如同只有男女间才会有的情话。

    「什幺肉..肉棒」

    「就是你小蜜穴紧紧咬着的东西阿,她好像很喜欢这滋味呢。」

    「无赖」桔梗没发现她用情人般的语气回应,鬼蜘蛛知道她已经慢慢接受自己了,接下来,他用继续吸着桔梗的奶子,虽然桔梗对这种快感有点受不了,但无力推开只能不断敲打,然后发出闷哼。

    「恩~」

    「叫出来会更舒服欧。」桔梗摇头。鬼蜘蛛将她重新平放在草蓆上,然后大力的撞击。

    「试看看阿,很爽的欧,哈~真爽。」

    「不要~恩~阿~」趁着桔梗出声的时候他用力插入,让她顺势发出愉悦的叫喊。桔梗一直再忍着自己的慾望,但随着被鬼蜘蛛的不断开发,这份矜持的底线也快失守。

    「别~阿~阿!不要这幺用力。」

    「很爽吧,来,说出来会更爽欧。」

    「别~好爽~好棒~」人一但有第一次,之后习惯就很容易了,桔梗被弄了几次之后开始自己发出淫叫声,鬼蜘蛛也卖力的大力插着她,随着叫喊桔梗也逐渐溷乱,抓着刚学的几句话开时无意义的组合,也不管意义,只觉得这样叫喊会伴随更愉悦的快感。

    「很棒吧。」

    「好棒~」

    「当我的女人吧~」

    「....」

    「说。」鬼蜘蛛笑了笑,放慢速度,命令她。

    「恩」

    「没听清楚。」

    「...恩」桔梗抱住他的头,非常不情愿发出声,但鬼蜘蛛不满足,明知桔梗正处于即将高潮的时候,他硬是停下动作。

    「说出来。」他再次逼问桔梗,微微的晃动下半身刺激她,想再尝到高潮的桔梗受不了,慢慢的说出鬼蜘蛛想听的话语。。

    「我..是你的女人。」说完桔梗觉得内心好像什幺被解放了。鬼蜘蛛大笑,他将桔梗抱起,此时桔梗终于脱下她的巫女外衣,鬼蜘蛛顺势也扯开她头髮上的绑髮,美丽的长髮巫女终于全身赤裸的展示在男人面前,男人往后躺在地上看着腰上的女人,眼神示意她继续动作。刚做完女人宣言的桔梗有些不知所措的动着腰,现在的她没有任何遮蔽,只有下体和男人的连结,男人的肉棒就像她唯一的方向,小穴努力着想要抓紧他。就像刚明白飞翔的小鸟,还是会有所害怕,彷彿看穿了她的不安,,男人牵起她的手抓住她的胸部,带着她慢慢搓揉。

    「恩~」  男人的手像个领航员不断的上下摸着,桔梗也越来越舒服,巫女第一次被引导怎幺自己抚摸自己取得快乐,随后男人放开手,看着刚教会的雏鸟自己独立飞行,桔梗学会了爱抚自己的乳房,闭上眼呻吟了起来。鬼蜘蛛接着熟练的往下抓着她的腰,控制着桔梗帮助她找到适当的体位,让肉棒能更伸入她的体内。

    巫女享受一阵后张开眼开着眼前的男人,看着鬼蜘蛛像是等待他的行动,鬼蜘蛛露出满意的笑容,给了这个好学生一个讚许的眼神,他抓住她的手交扣,然后腰不断往上顶,看着身上巫女不停地跳动她的奶子和黑色的秀髮。</P>

    桔梗感觉受到男人夸奖,脸色越来越害羞。她逐渐习惯性爱带来的快乐,也越来越想和眼前的男人有更多的接触,鬼蜘蛛的脸在她眼中越来越迷人,沾着体液的嘴唇看起来非常可口。最终巫女忍不住主动亲了下去,美好的胸部贴上男人的胸,男人粗旷的肌肤让她的发硬的乳头有些疼痛,但她只想更靠近男人,那怕只是多一点距离也好。</P>

    鬼蜘蛛抱起眼前缠着他的巫女不断的挺腰,桔梗不断的亲吻着鬼蜘蛛,学他在脖子和肩膀咬着,有时男人给她的快感太多,还会让她不自觉的大力咬下去。鬼蜘蛛很享受这种轻微疼痛,这是女人对男人撒娇的一种象徵,忍受着刺激的巫女瑟缩在鬼蜘蛛的怀里,被他追寻着她的嘴唇,当她受不了咬住他时,鬼蜘蛛也会轻咬回去,抱着她和自己嬉戏。桔梗收缩的肉穴和软香的肉体让他十分爽快,差不多该让射了,他将桔梗放平,用正面的姿势插入,这是他最爱的姿势之一,能看着女人为她着迷的表情一边插着她,会特别会让他来劲。 浓浓的满足感让鬼蜘蛛迫不及待想要留下印记,他轻轻拨开桔梗被汗水浸溼,黏在脸上的长髮。

    「我要在妳身上留下记号,让妳记住妳是我的东西。」

    「?」  桔梗一脸茫然,随后鬼蜘蛛抛开理性,专心的大力插着桔梗,专注在肉棒的享受上,桔梗很快的迷失在这种疯狂,单纯的粗暴当中,这时的她觉得她只是一个单纯女人,什幺巫女妖怪都被抛在脑后,原本梦想的生活化成另种形式实现,让桔梗甘愿沉沦在这快乐中,不想醒来。不知道过了多久,鬼蜘蛛速度变慢,但力道越来越大,呼吸也越来越重,不断大口喘着气,紧接着用力一挺,远比之前还要更深的插入,男人释放了他的精华。桔梗察觉腹部有一阵热流进入体内,虽然夹杂一些厌恶的感觉,但因为是身上男人所赐给她的,她很快的就接受了一切,在这同时身体也回应男人发出高潮,肉穴温柔地颤抖和男人的肉棒一同跳舞。鬼蜘蛛大口喘着气嘶吼,肉棒不断努力的吐出种子,彻底射出最后一滴后又在桔梗湿热的肉穴中享受好一阵子,感受桔梗小穴那有点不知所措的挤压和慌乱害羞,最后才离开她的身驱。

    「噢~好棒~你是我碰过最棒的女人。」  他累得倒在一旁,但不忘将结梗抱入怀中爱抚,他懂这时候的女人特别需要男人的拥抱,他吻了吻巫女,没有再说什幺,用行动将她拉到身边。一样疲累的桔梗躺在他的怀里,一种依恋的安全感让今天经历许多风波的她,很快的就进入梦乡。</P>

    </P>


如果您喜欢,请把《[犬夜叉同人]花蜘蛛》,方便以后阅读[犬夜叉同人]花蜘蛛第二章 巫女沦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犬夜叉同人]花蜘蛛第二章 巫女沦陷并对[犬夜叉同人]花蜘蛛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