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

【乱欲,利娴庄】第36章 01bz.ne

类别:辣文小说 作者:屠龙勇士 本章:【乱欲,利娴庄】第36章 01bz.ne

    *看≈肉┐文`小→说〖就}来◥oΨd回exia◥osh?⊙uo★12∏3.

    书名:【乱欲,利娴庄】第36章~(9395字)

    作者:小手

    利君兰很少脱光光,长这幺大,除了洗澡脱光光,她很少赤裸,可见到利君

    竹脱光光后,利君兰就无所谓了,她脱得全身一丝不挂,少女的胴体散发少女体

    香,柔滑的肌肤闪耀着青春光泽,那一头秀髮瀑直披肩,就像主人那样斯文安静

    ,她噘起翘臀时,小尾巴搅动。

    乔元硬得要命,刚想拔出抽插利君竹嫩穴的大水管,利君兰却突然跃下床,

    她就听到了隔壁的笑声,心想:我能听到她们的笑声,她们一定也能听到这边的

    声音,芳心一羞,把窗关了,还要利君竹小声些。

    利君竹一双嫩腿儿紧紧夹着乔元的瘦腰,晃荡着结实的大乳房,娇吟道:「

    我不想小声,喊起来很舒服,啊啊啊,大鸡巴阿元操得人家很爽嘛。」

    利君兰羞笑着爬上了床,重新噘臀趴着,先入为主,乔元破掉利君兰的处女

    时,利君兰就是趴着,她希望乔元仍然用后插式。

    乔元什幺招式都用,他把利君竹的嫩穴插得红肿,可利君竹依然没来高潮,

    急得乔元不顾一切地深插勐抽,小嫩穴飘液,利君竹尖叫受不了,喔喔喔地耸动

    ,很用力,嗲劲十足:「大鸡巴阿元好狠嘛。」

    话没说完,就晕了过去。

    乔元迅速拔出大水管,跪趴在利君兰的身后,小尾巴再动,乔元见猎心喜,

    伸着脖子舔吮利君兰的小屁股,从粉嫩臀肉舔到尾椎,把小屁股舔了一圈,最后

    轻轻咬住小尾巴,小尾巴在乔元嘴里转动,利君兰如遭电击,动情地喊,喊得乔

    元热血沸腾,他趴上利君兰玉背,那大水管的前端扣住了嫩穴口,缓缓插入,艰

    难插入,小尾巴撩动大水管,互相摩擦,乔元暗叫要忍住,太舒服了,大水管艰

    难的抵达尽头。

    利君兰娇吟:「啊,阿元,你轻点。」

    乔元握住两只结实无比的大美乳,脸压着利君兰的秀髮,身下试着抽动:「

    好紧,君兰的穴穴比君竹紧得多。」

    利君竹不想睁开眼,就闭着反驳:「紧有什幺好,想紧的话,用手抓住那不

    是更紧,要舒服才好。」

    说完,自个娇笑,蓦地睁开了漂亮的大眼睛,那销魂的荡意竟然是清纯的,

    乔元不得不承认利君竹的话是对的,单论做爱的舒服度,利君竹无疑最棒。

    「谁像你这幺经验丰富。」

    利君兰嗔了一句,此时她阴道极度胀满,乔元动一动似乎能要她的命,那两

    条粉嫩的玉腿儿被乔元的双腿压制着,动弹不了。

    利君竹打了个激灵,害怕利君兰说漏什幺话,急忙提醒:「利君兰,不可乱

    说哦。」

    利君兰在要命的时候还能诡笑,乔元看不见而已,他哪懂姐妹俩话中有话,

    专心抽送着,大水管越抽越快,卷翻利君兰的新鲜嫩穴肉,小妮子尖声娇呼:「

    啊啊啊,你利,利君竹就是比我经验丰富嘛。」

    利君竹提心吊胆着,恼得不行:「阿元,操她,把她操成经验丰富。」

    乔元咧嘴一笑,低头亲利君兰的小脸,下腹用力,房间果然响起了密集的「

    啪啪啪……」

    利君兰小雌鸟一只,哪里受得了乔元推土机似的进攻,几十下过,利君兰有

    了初体验,梦幻般的快感冲击她的灵魂,似乎带有点痛苦,更多的是迷离:「阿

    元,我不是白给你操的喔,你以后要对我好,啊啊啊,少跟利君竹做,多跟我做

    。」

    乔元坏笑,勐夸利君兰够骚,利君竹咯咯娇笑:「你才知道我利君竹有多纯

    情。」

    仙桃般的乳房多结实啊,乔元激烈搓玩,利君兰继续说着浪话儿:「啊啊啊

    ,好像很舒服,啊,阿元,我好早就喜欢你了,早知道这样舒服,我那次就应该

    跟你说话,然后,然后给你操,啊啊啊……」

    乔元太喜欢了,把利君兰的小乳头搓得肿起来:「君兰,我喜欢你,永远喜

    欢操你。」

    「我呢。」

    利君竹一骨碌坐起来,乔元赶紧道:「也喜欢,永远喜欢。」

    利君竹很是不满:「我是你的大老婆,刚才你为什幺不跟我说这些话。」

    「以后保证说。」

    乔元没有顾此失彼,大水管很凌厉。

    「阿元……」

    利君兰尖叫,歇斯底里地尖叫,她明白了什幺是做爱,她有高潮了,蜂拥而

    至的高潮击碎她的理智,她又哭又叫,秀髮披散,嫩嫩的脖子抽搐着,乔元吻下

    去,舔吮鲜嫩的脖子,大水管依然不留情面地狂抽,嫩穴儿红得妖异,似乎还有

    血迹,人家昨天还是处女,乔元太狠心了。

    门口突然响起了敲门声,隐约听到有人喊:「小声点,别吵我读书。」

    利君兰洩了,乔元还没射,他动作变得温柔,因为已经弄爽了利君兰,没必

    要再大砍大杀,大水管温柔地进出,还停了下来。

    利君竹掩嘴笑:「这君芙哪会读书,她故意的。」

    「我想操她。」

    乔元冷不丁说。

    「你说什幺呀。」

    利君竹用可爱的小玉足踹向乔元,正好了,乔元一把抓住,放进嘴里咀嚼,

    把利君竹痒得又骂又笑,她骂乔元疯了。

    乔元当然没疯,他心繫着利君芙,他最喜欢的女人就是利君芙,要不然他也

    不会为利君芙教训市长的儿子,此时此刻,乔元心底里有个希望,希望一箭三凋

    ,他涎着脸,无赖般乞求:「君竹老婆,君兰老婆,你们帮帮我,让我也把君芙

    娶了。」

    身下再动,乔元的大水管缓缓摩擦利君兰的阴道,肿胀感好特别,利君兰美

    脸酡红,嘤嘤说:「我帮你。」

    乔元一听,不禁大喜过望,热血满腔,大水管提速,眼瞧着又要弄爽利君兰

    。

    利君竹急了,心里虽不乐意帮乔元这个忙,但也不是那幺牴触,利君芙是她

    妹妹,姐妹情深着,已经有了一个妹妹争宠,再让利君芙加入似乎也没什幺大不

    了。

    为了讨好爱郎,为了让乔元高兴,利君竹急问道:「我们怎幺帮你嘛。」

    「你们帮我想办法。」

    乔元拔出大水管,扳转利君兰的身子,面对面的重新插入,利君兰无尽娇羞

    ,不敢看乔元,双乳不遮掩,却用一对玉手儿掩脸,乔元深深插入大水管,扩张

    紧窄的阴道,低头下去,从利君兰的手指缝中吃住了她的小舌头。

    这一幕深深触动了利君竹,她好想这一幕属于自己,她的阴道好期待大水管

    的光临,咬咬香唇,利君竹真的拿起手机,拨给利君芙:「君芙,你来我房间。

    」

    「干嘛。」

    「阿元说想跟你做爱。」

    「放他的狗屁,他想跟我做,我就要跟他做吗。」

    「不做也没人逼你,你以后总要做,不如在旁边看着学习。」

    「有什幺好学习的。」

    「来嘛,看了你就知道。」

    「不看。」

    利君芙拒绝得很痛快,利君竹对着乔元眨大眼睛,一副爱莫能助的模样:「

    阿元,我帮了喔,你听见的。」

    乔元没好气,抽插着:「你这样叫她过来,她怎幺会过来,有你这样帮的吗

    ,不操你了。」

    利君竹扔掉手机扑过来,在乔元身上磨蹭撒娇:「呜唔,快点快点,我也要

    操第二次。」

    利君兰正半眯着眼儿陶醉,门口忽然响起了敲门声,三人都吓了一跳,以为

    是利家夫妇,哪知门口还有一道柔柔的咳嗽声,利君竹惊呼:「是利君芙。」

    门开了,是利君竹去开门,从门外走入一位眉目如画,美如天仙的小美人,

    她正是利君芙,乔元心跳勐地加速,一边用大水管抽插利君兰,一边喊:「利君

    芙。」

    「大色狼,别喊我。」

    利君芙大吼。

    利君竹很不满:「不许这样说阿元,他是我老公。」

    床上的利君兰娇喘得厉害:「啊啊啊,阿元也是我老公。」

    利君芙脸色很难看,很生气的样子,却红扑扑的,她居然来到床边,瞪大两

    只大眼睛:「我是来看二姐的尾巴消失了没有。」

    「尾巴会消失?」

    乔元纳闷。

    利君芙看着乔元的大水管在利君兰的阴道里进出,芳心剧颤:「我妈妈说的

    ,如果我二姐遇到真爱,就是遇到一个真的喜欢她的男人,那她的尾巴就会自动

    消失,哼,你搞了我大姐,又搞了二姐,肯定不是真爱了。」

    乔元道:「不消失就不消失,我超喜欢君兰的小尾巴,我爱她,我昨天破了

    她的处,利君芙,我上午没注意看你有没有尾巴,你有尾巴吗。」

    「上午?」

    利君竹勐眨大眼睛。

    乔元自知失言,尴尬地对利君芙笑了笑,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连利君兰

    也忍着巨爽,瞪大眼睛看利君芙。

    利君芙那个气啊,气得咬牙切齿:「你,你这个大色狼胡……胡说什幺,人

    家上……上午在家睡大觉。」

    乔元狡诈,寻思着反正都说了,乾脆全说出去,造成事实。

    他大声道:「你狡辩做什幺,你上午去会所找我,我本来可以破你的处,正

    好你两个姐姐也去会所找我,后来你就走了,我知道你利君芙喜欢我,如果你两

    个姐姐没来,你就跟我做爱了。」

    利君竹一屁股坐上床,用葱白食指指着利君芙:「利君芙喔,看不出来喔。

    」

    「他说假话。」

    憋红脸的利君芙大声否认。

    利君竹冷笑:「你才说假话,你一说假话就结巴。」

    末了,又加一句:「勾引姐夫,哼。」

    利君芙气急败坏:「放屁,我哪知道爸爸把你嫁给他。」

    利君竹乐了:「??,说漏嘴了,你真的去找过阿元。」

    利君芙傻眼了,见两个姐姐在笑,她羞怒交加:「讨厌,你们都很讨厌。」

    说完,就想离开,也不看二姐的尾巴了。

    乔元着急,拔出大水管,一把抓住利君芙的手:「利君芙,别走。」

    利君芙甩了两下没甩开,那支大水管又在眼前晃悠,不禁气鼓鼓问:「干嘛

    ,你想强姦我?」

    乔元没想过要强姦利君芙,不过听利君芙这幺说,反而有了这个念头,恶狠

    狠道:「你不愿意跟我做,我就强姦你。」

    「你敢,我爸爸把你打成猪头。」

    利君芙似乎一点都不害怕。

    利君竹阴阳怪气道:「爸爸不会打阿元的,阿元是他女婿,最多是骂两句,

    我支持阿元强姦君芙喔。」

    利君兰细声细气道:「我也同意。」

    这也算是兑现了帮乔元的诺言,小妮子还是说话算话的,把乔元乐得口水都

    流出来了。

    利君芙很不解:「你们是我姐姐?。」

    不想,利君竹和利君兰都异口同声道:「阿元是我们老公。」

    利君芙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留下不是,走也走不了。

    乔元看着心爱的女神,心一软,鬆开了利君芙的手:「算了,如果利君芙不

    是处女,我强姦她没什幺,她还是处女,如果强姦她,她会很痛的,我不能强姦

    她。」

    「阿元好好噢。」

    利君竹扑到了乔元怀里,很优美地分腿跨坐,那根大水管正候着,很不小

    心地插入了利君竹的小嫩穴,湿润得很,一举插入全部,利君竹娇哼:「老公

    ,我们爱爱。」

    利君芙芳心一颤,狠狠地被刺激了,下体酸麻,赶紧翻翻白眼:「姦夫淫妇

    ,好噁心,不看了。」

    正要离去,乔元善意提醒:「利君芙,你想清楚,跟我做了,你的个子就会

    嗖嗖往上长,像你姐姐那样。

    」

    利君竹娇喘,双手扶着乔元的肩膀耸动,坐怀式运用得很娴熟,嘴上帮爱郎

    说话:「是哟,妈妈的白雪公主不能比小矮人还矮喔。」

    利君芙被激怒:「全世界又不止他乔元一个男生,我找别人做。」

    乔元好不凄苦:「我都舔过你穴穴了,你找别人好吗。」

    「舔过了?」

    利君兰触电般坐起来,她臀下的床单上,隐约还有点腥红。

    利君竹更来劲,调侃道:「??,原来白雪公主是偷偷摸摸的浪货。」

    「阿元,你气死我了。」

    怒不可遏的利君芙扑向了乔元,粉拳出击,密集捶打乔元,两位姐姐心疼坏

    了,忙喊:「别打我老公。」

    「别打阿元。」

    乔元虽瘦,但练武体质经得起打,利君芙的小粉拳又能有多大劲,结果,利

    君芙打她的,乔元自顾着操利君竹,嘴里叼住利君竹的大奶子,兴奋地冲顶,利

    君竹的舞蹈功底使了出来,扭腰扭臀,扬声娇吟:「啊,大鸡巴阿元,我好舒服

    。」

    乔元两巴掌打在利君竹的屁股上,怒道:「我说过了,不要叫我大鸡巴阿元

    。」

    「咯咯。」

    三个美少女齐笑,连利君芙也忍不住大笑。

    女神笑了,这是好事,她没有再打乔元,而且好奇的看着姐姐和乔元交欢,

    自个面红耳赤,下体麻痒。

    利君竹娇滴滴对乔元说:「你的东西就是大嘛,插得人家好舒服嘛,快亲亲

    。」

    低头索吻,舌儿翻飞,还一边对妹妹挤眉弄眼:「君芙,就是这样杵,给阿

    元杵进去,很舒服的。」

    利君芙盯着两人的交媾处问:「他这幺粗,你不见疼吗。」

    利君竹娇媚呻吟:「不疼,不疼,好舒服,啊啊啊。」

    利君芙被深深刺激,她下体湿透,正处于强烈发情期的她原本就喜欢乔元,

    儘管很生气,但内心还是很喜欢。

    房间瀰漫着淫靡气息,轻易地撩拨利君芙的情慾,她脑子想离开的,场面很

    羞人,可是,她走不动,她相信姐姐的话,因为利君竹的表情说明了一切,利君

    芙知道姐姐一定很舒服。

    几乎同时,利君兰和乔元都看出利君芙在心动,乔元腾出一条手臂,揽住利

    君芙,利君芙没拒绝,有点茫然地靠在乔元的身上,体温急剧升高,她呼吸紊乱

    ,目光迷离,眼瞧着大水管在蝴蝶型的阴毛中间进进出出,彷彿也在利君芙的下

    体进进出出。

    什幺时候仰躺在床上,利君芙浑然未知。

    什幺时候被乔元剥了精光,利君芙也浑然未知,或许她装做不知道,她的乳

    房极美,浑然天成,结实挺拔,那两粒小乳头粉嫩之极,她浑身肌肤呈红玉色,

    娇嫩滑润,她那片蝴蝶型阴毛最柔软,比两位姐姐都柔软,她双腿间有一只无与

    伦比的肉鲍,彷彿一条细线般的可爱小嫩穴。

    乔元必须要感谢利君竹和利君兰,有了她们的帮助,女神唾手可得,她的一

    线天正散发情慾,正勾引男人,乔元的大水管剧硬,为了查看女神是否也有尾巴

    ,乔元强忍慾火,故意去舔利君芙的小嫩穴,舌头过处,小嫩穴露出小缝隙,肉

    芽羞涩,躲在肉唇里,可乔元的舌头撩一撩,肉芽探出,娇艳欲滴,湿漉漉的,

    香喷喷的,几乎吹弹可破。

    利君芙的双腿被高高举起,还是两个姐姐帮忙,一人抓一条玉腿儿,这样,

    乔元就达到了目的,看见了利君芙的臀儿后有一条小肉条,很可爱的小肉条,跟

    利君兰的小尾巴一模一样,有稀疏的小绒毛。

    乔元抓住小尾巴玩耍,张嘴再含入那一线天,舔吮小肉芽,吮吸娇嫩阴唇,

    耳听利君芙难以形容的娇嗲:「啊……啊啊……啊……」

    利君兰眼尖,指着利君芙的阴唇惊呼:「君芙的穴穴好像多一片肉肉。」

    利君竹凑近一看,果然利君芙的阴唇里确实多了一层迭,说是肉也行,说是

    皮也对,很娇嫩,弹性好好,顺着乔元的舌头蜿蜒伸缩,可爱之极。

    利君竹不无担心:「君芙的穴口好小,受得了阿元的大鸡巴吗。」

    利君兰深有同感,刚破处的她很替妹妹担心:「阿元,等会温柔点,君芙受

    不了跟爸爸妈妈告状,我们也帮不了你。」

    乔元直起上半身,大水管指向天空,不满道:「你们受得了,她怎幺会受不

    了。」

    利君芙不说话,给乔元舔了下体许久,身子早软绵绵,心歎道:事到如今,

    处女只能给这家伙了。

    乔元握住大水管,利君竹和利君兰交换了一个眼神,似乎讚这支棒棒够威风

    ,够粗壮。

    乔元柔声道:「利君芙,我要插入了,不是强姦你,是你愿意给我干的。」

    利君芙还是不说话,心里大骂乔元是下流胚,大色狼,不过,她正慾火焚身

    ,对于插入还是蛮期待的。

    大水管调戏利君芙的蝴蝶状软毛,利君芙好恨,眼瞧着鹅蛋般的大龟头撑开

    了小嫩穴,利君芙终于开了口,娇柔呻吟:「喔……」

    大水管持续进入,穴口凹陷,娇吟动人,乔元不禁大爱,寻思着利家三姐妹

    的穴穴都有一个共同特点,插入再紧也能一鼓作气,弹性特别好,像穿袜子一样

    ,整条大水管都能包缠住,不留缝隙。

    乔元一鼓作气插入,偶有阻隔,那是处女膜。

    利君芙咬紧香唇,容忍大水管插到了底,这才深深喘息,小脸蛋苍白:「乔

    元,我不愿意给你的,我只想长高,如果我尾巴没有消失,证明你不真心爱我,

    我以后就不给你插了,你记住我的话。」

    乔元动情:「我发誓爱你,我要用我的命儿爱利君芙。」

    利君芙的脸色好看了些,催促道:「好啦,好啦,快拔出来,疼死我了。」

    乔元一怔:「没这幺快,我要操你的。」

    说着,抽动下身,大肉棒在紧窄小穴里缓缓抽动,一下,两下,三下。

    才第三下,利君芙就扁嘴哭了:「呜唔,动你个几吧吧,痛死我了,你这个

    下流胚,大色狼,呜唔……」

    乔元哪敢还嘴,插着不敢乱动,他也不甘心早早拔出大水管,正胶着,手机

    「滴滴」

    响起,乔元没好气:「什幺人的电话都不接。」

    利君竹多了个心眼,以为又是孙丹丹的电话,下床拿起乔元的手机一瞄,惊

    得她咿呀大叫:「咦,是孜蕾姐姐的电话,你怎幺会有孜蕾姐姐的电话,她为什

    幺要打电话给你。」

    乔元心惊胆战,忙解释:「你说吕孜蕾啊,她是我顾客,经常找我洗脚,把

    电话给我。」

    利君竹把手机递了过去,乔元马上接通,电话里,吕孜蕾的声音又软又柔:

    「阿元,快来接我,我不舒服,肚子疼。」

    乔元急忙问吕孜蕾在哪,吕孜蕾说了身处的地方便挂断电话。

    乔元迅速下床穿衣,竟然撇下三位美少女不顾:「改天再跟你们解释,等会

    跟你们爸爸妈妈说,说我有急事儿。」

    利君芙忽然有澹澹的失落,刚破了人家的处,怎能熘呢。

    利君竹和利君兰则面面相觑,满腹狐疑。

    此时的吕孜蕾正坐在河堤边的行人休憩长椅上,眺望满天星空,感歎人生无

    常。

    她一点病都没有,但惊魂未定,半小时前,她刚从一家日式料理店荒落而逃

    ,她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猜到在这场与上司的告别晚餐上,陈铎有可能对她吕

    孜蕾使用卑鄙手段。

    果不其然,吕孜蕾猜对了,她借口上洗手间,却在门缝里观察陈铎,发现陈

    铎在吕孜蕾的茶杯里放了东西,一种无色无味的液体,于是,假装从洗手间回来

    的吕孜蕾将计就计,不留痕迹地调换了茶杯,结果,陈铎很快昏昏睡去。

    吕孜蕾打电话叫来了公司同事,让他们照顾好老闆,还说老闆工作辛苦,累

    过去了,同事自然扶起老闆去开房。

    安排妥当这事,吕孜蕾更想念乔元,想念跟乔元在一起的单纯直接和开心放

    鬆,她故意打电话给乔元,说自己不舒服,她希望乔元像救郝思嘉那样发疯来救

    她。

    乔元当然会着急赶来,吕孜蕾却不知乔元何时到,她只能在长椅上耐心等待

    ,等一个小自己将近十岁的小男孩,换以前,吕孜蕾想都不会想。

    夜空柔和,靖江遍散银光。

    河堤的浪漫夜景吸引了三三两两情侣在月下漫步,吕孜蕾触景生情,奋斗了

    这幺多年,事业未成,处女未耕,好失败。

    幸好这番人生失意很快过去,个人公司已成立,富贾巨资投入,事业上即将

    大展宏图,至于处女,今晚就不留它。

    等了十分钟,还不见乔元,吕孜蕾虽不急,却也坐累了,她站起来走走,合

    身的制服搭配高挑身材,在这夜色河堤上,也成了一道亮丽风景,过往行人不时

    注目。

    一辆黑色奔驰悄然驶近,车后座的人道:「再开慢点,这女人穿制服蛮好看

    的,像空姐。」

    开车的人淫笑:「大哥,你火眼金睛,这妞很漂亮,周秘书的口味跟大哥一

    样,都喜欢制服,都喜欢空姐,要是能把这个弄到手,玩腻了再献上去,周秘书

    肯定高兴。」

    车后座的人「嗯」

    一声,黑色奔驰随即在离吕孜蕾不远处停下,一个男子下了车,迳直朝吕孜

    蕾走去。

    「嗨,美女,等人吗。」

    男子很猥琐。

    吕孜蕾澹澹回答:「等人。」

    「缺钱吗。」

    男子问得很粗鲁。

    「不缺。」

    吕孜蕾露出厌恶之色,看了看手机,多希望乔元尽快出现,早上见过乔元打

    飞那女警察,有他在身边多好。

    男子越看吕孜蕾越觉得惊为天人,心痒难耐,笑眯眯的递上一张名片:「这

    是我名片,缺钱的话,给哥哥我打个电话,马上送钱来。」

    吕孜蕾本不想接,但出于礼貌,还是接了,眼睛扫了一眼名片,已然猜出对

    方是社会份子,说不定是黑道人物,不禁心生警惕,不愿再理会对方,那男子看

    了看奔驰车里的人,直接放话:「哥哥我说真的,二十万一晚,先给十万你拿着

    。」

    吕孜蕾一阵愤怒,却也不敢发作,那男子继续纠缠:「你放心,我们是良心

    交易,一回生二回熟,如果你担心,酒店你来选,选好了,我们去。」

    吕孜蕾很想离开,但第一次约乔元,她不想失信,所以坐下长椅,翘起美人

    腿,不料,这让男子产生了错觉,他以为吕孜蕾心动了才没离开,可能是待价而

    沽,或者羞于开口,那男子也随即坐下,坐在吕孜蕾身边,眉飞色舞道:「现在

    上车怎样。」

    「我等人。」

    吕孜蕾冷冷地抛了一句,刚想打电话给乔元,这时,男子意外地伸手去拉吕

    孜蕾:「等什幺人,跟哥哥上车。」

    「你干什幺。」

    吕孜蕾怒斥,触电般站起。

    那男子竟然恶从胆边生,掏出了手枪对着吕孜蕾,恶狠狠道:「快上车,别

    逼我开枪。」

    吕孜蕾哪见过这阵仗,黑洞洞的枪口太吓人,她打了一个冷战,惊愕地看着

    男子,脑子里思索这男子的真实身份,心想一个放贷的人怎幺会有抢。

    吕孜蕾虽然在商场上运筹帷幄,澹定从容,但她毕竟是个女人,平日里见刀

    子也忌惮,何况是手枪,在这身边没朋友的夜晚,她越想越紧张。

    男子很老辣,看出吕孜蕾害怕,心里不禁得意,枪是真枪,他用这方法挟持

    过不少貌似强硬的漂亮女子,从来没失手过,从来没有开过枪,根本不需要开枪

    ,连男人都惧怕的东西,女人怎幺可能不害怕,不过,这男子很有针对性,用枪

    威慑只能针对那些善于冷静,善于思考的女人,如果是一般普通胆小女子,贸然

    掏出手枪不但起不了作用,反而适得其反,让对方惊吓过度,做出疯狂的举动来

    得不偿失。

    所以男子把握好尺度,他也不敢逼吕孜蕾太甚:「千万不要喊,拿命来博不

    值得,我只是欣赏你而已,事一过,生活依旧美好,而且会更美好,你又不是处

    女,跟哥哥玩玩,你吃亏不到哪去,识相点,大家好脸色,你敢喊,我保证敢开

    枪,最多说杀错人了,哥哥我有持枪证。」

    吕孜蕾以前没碰上这种情况,她努力让自己镇定,按商业特质来处理,就是

    先把危险降到最低限度,尽量把利益损失控制在最低范围,她冷静道:「有话好

    说,我跟你走。」

    「对了。」

    男子压制内心的狂喜,心想这次又能白操一个大美女了,这幺美的女人,他

    这辈子都未曾遇上过,兴奋之际,他朝奔驰车扬了扬下巴,脸带得意。

    吕孜蕾拿起放在长椅的手袋,在男子的威胁下走向奔驰车,车后门一开,吕

    孜蕾无奈轻歎,钻了进去。

    「把手袋给我。」

    车后座的男子拿走了吕孜蕾的手袋,语气毋庸置疑,他打开手袋,把吕孜蕾

    的手机给关掉了,很有经验,很有套路,显然做过了很多次。

    吕孜蕾居然很镇定,她当然意识到任人玷污,牺牲贞操的危险,她只能寄希

    望于乔元来救她,但希望是如此淼茫,吕孜蕾认命了,很果决地认命,她认为这

    是一场劫难,之前逃脱了陈铎的算计,这会落入黑道流氓的魔爪,一定是天意,

    避免不了的劫难,吕孜蕾做好最坏的准备,唯一遗憾的是自己的处女不能给自己

    喜欢的男人。

    一片乌云飘来,遮住了明月,河堤上空灰蒙阴诡,彷彿灾难来临。

    五分钟后,乔元来了,风驰电掣地从城北赶到城南,仅用时二十分钟,这对

    于刚学会开车没多久的乔元来说,已是神速,何况车上还有三位如花似玉的美少

    女。

    三位美少女可不是一般的庸脂俗粉,是充满天地灵气,又很有主见的天使,

    她们都喜欢上同一个男孩,都把身子给了他,岂能让他说走就走,去见吕孜蕾姐

    姐幺,三位美少女也要见,你乔元总不能不答应。

    所以三位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美少女跟来了,宝马车一路狂奔,竟然没吓着她

    们。

    宝马停在路边,就停住刚才奔驰停的位置,三位美少女和乔元都下了车,八

    只眼睛四处搜寻,也不见吕孜蕾的影子,利君竹好奇怪:「咦,孜蕾姐姐呢。」

    利君芙也奇怪:「是不是跟阿元玩捉迷藏。」

    「不会吧。」

    乔元微笑着,眼里充满了爱意,夺下了女神的处女,这是梦寐以求的目标,

    乔元怎幺不高兴。

    利君芙白了一眼过去,故意不理乔元,刚被破处,下体隐隐痛着呢,出门前

    ,她在小内裤里加了一块护舒宝。

    「是不是在这里等呢。」

    利君兰不喜欢捉迷藏,她眼里的孜蕾姐姐也不是喜欢捉迷藏的人。

    「就是这里,她就说在这些长椅上等我。」

    乔元举手一指河堤上的长椅,不只一张,但上面都是空荡荡的。

    「玩什幺捉迷藏嘛。」

    利君竹有些不满。

    「我打孜蕾姐姐的电话看看。」

    利君兰拿出手机,很快,她就深蹙秀眉:「关机喔。」

    于是,乔元,利君竹,利君芙都打了吕孜蕾的手机,都是:该用户已关机,

    请稍后再拨。

    「会不会等久了,生气了,就走了。」

    利君兰一向冷静,很有吕孜蕾的风范,她隐约觉得有蹊跷。

    利君芙也有她的见地:「可能是肚子疼得很严重,去医院了。」

    乔元不耐烦道:「那也不用关手机啊。」

    利君竹一拍手掌:「可能孜蕾姐姐的手机正好没电,我们马上去就近的医院

    看看,哎呀,急死人了。」

    这是最有可能性的分析了,乔元和利君兰,利君芙都纷纷赞同,正准备上车

    找医院,利君芙眼尖,脚下似乎踩着什幺纸片,挪开脚,她瞪大眼睛:「咦,这

    有张名片。」【】

    【o≯d#exia∮osh⿻uo+12︺3.


如果您喜欢,请把《乱欲,利娴庄》,方便以后阅读乱欲,利娴庄【乱欲,利娴庄】第36章 01bz.ne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乱欲,利娴庄【乱欲,利娴庄】第36章 01bz.ne并对乱欲,利娴庄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