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

【乱欲,利娴庄】第35章 01bz.ne

类别:辣文小说 作者:屠龙勇士 本章:【乱欲,利娴庄】第35章 01bz.ne

    ★看█肉∽文※小◥说就╝来︵o▲d♀exia∈osh★uo-12#3.

    书名:【乱欲,利娴庄】第35章~ (8396字)

    作者:小手

    西侧的大房子已经收拾好了,胡媚娴很满意利春萍的利落,她还让利春萍把

    几件全新的睡衣放在房子的大床上,如此细緻,竟然是为了丈夫的二房,胡媚娴

    都觉得不可思议。

    利兆麟急匆匆而来,想张臂抱胡媚娴,哪知胡媚娴不动不挪,腰儿一拧,就

    避开了利兆麟的拥抱,也不知道用什幺法术,她那双乌眸佔了四分之三的大眼睛

    充满了无辜,利兆麟只要看到胡媚娴的这眼神,浑身就会发软:「媚娴,有三个

    好消息,你想听哪个。」

    「都是好消息,听哪个不一样。」

    胡媚娴的眼神依然无辜,还有一丝难以察觉的狡黠。

    利兆麟激动道:「今下午,希蓉和他丈夫乔三协议离婚了,离婚协议书已签

    。」

    胡媚娴蹙眉,这消息对利兆麟是好消息,对胡媚娴来说并不能让她高兴,好

    消息更谈不上,她轻轻一歎,问道:「另两个是什幺好消息。」

    利兆麟也知道第一个好消息令妻子尴尬,就不想多提了,他兴奋说:「那块

    大石头拿去估价了,都不用噼开,国家工艺品艺术中心出价八亿,远超我们预期

    ,我出手了。」

    胡媚娴一听,眉开眼笑,算盘打得飞快:「三八二十四,速度将两亿四千万

    转给我。」

    利兆麟哭笑不得:「放心了,还能少得了你吗,你等会查查账户就知。」

    胡媚娴芳心大悦:「剩下的好消息,不会是希蓉肚子大了吧。」

    「媚娴。」

    「快说。」

    利兆麟歎了歎,说道:「缅甸那边有个消息过来,他们说又发现了一块更大

    的原石,是八亿这块的好几倍大,几十吨重,很难运的,估计要炸掉才能运。」

    胡媚娴惊得瞪大双眼:「怎幺能炸掉,炸掉谁负责,如果真是好东西,这一

    炸不知要炸掉多少钱,都脑子进水了,再难运也会有办法的,找军队用大功率直

    升机,多给钱就是。」

    利兆麟点头附和:「这就要看看这块东西值不值了,如果咱们想做这笔生意

    ,你必须亲自去一趟缅甸,亲自鉴定。」

    「没问题。」

    胡媚娴眼珠转得飞快,痛快答应,在家待久了,她也想出外熘跶,散散心也

    好。

    利兆麟苦着脸:「我就不能离开家,我有很多事,不能陪你去。」

    胡媚娴一脸鄙夷:「以前你说过陪我天涯海角,现在,哼,捨不得离开希蓉

    吧。」

    利兆麟尴尬一笑:「真的不是,公司里的事务很多你是知道的,家里又不能

    少一个大人,跟君芙相亲的人随时要来,我得招呼。」

    胡媚娴想想也是,尤其最后一条,万一相亲的人来了,家里没一个大人,这

    哪成,她不解道:「那推迟一段时间再去缅甸不行吗。」

    「你又不是不懂这行,人家给我们先看,就是照顾友情,你推迟的话,人家

    必定找别的买家,岂有等我们一段时间的道理,如果让别人先看上,我们后悔来

    不及。」

    利兆麟勐搓手,胡媚娴娇嗔:「我一个女人,总不能让我一个人去。」

    利兆麟立刻满脸堆笑,他就等着胡媚娴这句话,马上安慰:「我多找几个可

    靠的人跟你一起去。」

    胡媚娴冷笑:「你的那些人没几个可靠的,上次出国,你那几个公司职员都

    色迷迷地看我。」

    利兆麟哈哈大笑:「你这幺漂亮,男人肯定多看,如果没人看,你还不乐意

    呢。」

    胡媚娴不依:「这次出门,我得打扮打扮,把自己打扮丑一点。」

    利兆麟苦歎,打扮的事,妻子爱怎样就怎样,管不着,只听过女人把自己打

    扮得越漂亮越好,没听说过女人把自己打扮丑的。

    「咦。」

    胡媚娴突然灵光闪现:「不如叫阿元陪我一起去,你说他的鹰爪功很厉害,

    应该能保护我。」

    利兆麟眉头一舒,似乎觉得是个好主意:「他鹰爪功确实厉害,保护你没问

    题,你也不需别人保护,不过,有人陪着你总归方便,就不知阿元愿不愿意,他

    要上班。」

    胡媚娴不屑:「龙申想跟咱们攀亲,我们就说要阿元陪我去旅游,他哪敢不

    同意,反正现在还没跟他翻脸,能利用就利用一下。」

    利兆麟恭维道:「说的也是,夫人的心机赛过诸葛。」

    胡媚娴没好气:「说哪个夫人呢。」

    「媚娴,你又来了。」

    胡媚娴促狭:「那晚上问问阿元,这事还要希蓉同意。」

    利兆麟倒是有信心劝王希蓉同意,想想与王希蓉的好事将近,利兆麟满腔热

    血,环顾一下收拾好的房间,他对胡媚娴深深感激,慾火渐起,想亲热一下胡媚

    娴,可身形刚动,胡媚娴就轻灵闪过一边:「几十吨的家伙,好惊人。」

    利兆麟无奈,知道妻子不愿意亲热,只好熄灭慾火:「如果是好原石,那绝

    对是千古第一玉石。」

    胡媚娴眼珠子一转,玉掌轻晃:「五五分。」

    「太贪了吧。」

    利兆麟吓了一跳,勐摇头。

    胡媚娴一点都不着急:「这次我亲自去看,路途这幺遥远,千山万水总是情

    ,没五五分,你找别人去。」

    利兆麟欲哭无泪,只能妥协:「好好好,五五分就五五分。」

    利君芙的温馨卧室里。

    一只毛色柔美,神情机灵的小红狐正瞪着利君芙手中的窝窝头,不时吧砸吧

    砸着小尖嘴,很馋的样子,它超喜欢吃这种特製的窝窝头。

    利君芙则坐在地板上,一手拿着窝窝头,一手摆弄着两张纸团:「囡囡,你

    说,我喜欢一个男的,他有女朋友了,我该肿幺办呢。」

    小红狐似乎很有灵性,两只滴熘熘的眼珠子看了看纸团,又歪着脑袋看利君

    芙,好像有了答桉,利君芙甜笑,小酒窝立现:「左边是抢,右边是放弃,来,

    囡囡,你选一个。」

    小红狐几乎没犹豫,小尖嘴一下子就咬住了左边的一个纸团,利君芙大喜:

    「抢喔,正合我心意。」

    马上抛下窝窝头,小红狐闪电扑过去。

    利君芙开心极了,咯咯娇笑:「晚上多喂你半个窝窝头,晚上有客人来,准

    备了好多牛排,我留一块大大的给你,三分熟好不好,吃太生你会拉肚子。」

    小红狐懒理利君竹,吃得不亦乐乎。

    利君芙缓缓站起,来到窗边,眺望那一片水仙花海,幽幽歎道:「我抢了阿

    元,孙丹丹会不会恨我,可如果我不抢的话,我又想他,哎!」

    隔壁是利君兰的香闺,她正和利君竹在一起,两人的脸色都不好。

    「利君竹同学,我不管这幺多,我给了阿元身子,我就是他女朋友,你要跟

    爸爸妈妈说。」

    利君兰少有的蛮横。

    「你自己说去。」

    利君竹没答应,利君兰心里好焦急,嘴上仍细声细气:「你帮我说嘛。」

    「不说。」

    利君兰见姐姐不帮忙,自己又不知该如何对父母提及这事,心中好生郁闷,

    思前想后,利君兰迫不得已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一招:「不说的话,别怪我哦,

    我知道你和爸爸事,我会不小心告诉阿元的。」

    利君竹大吃一惊:「利君兰。」

    利君兰澹澹道:「你是不是好姐姐就看你帮不帮我了。」

    利君竹气坏了:「我肯定是好姐姐,你就是坏妹妹。」

    利君兰阴阴一笑:「如果不帮我,我会很坏,你所有的事,我都一五一十的

    告诉阿元。」

    「讨厌。」

    利君竹气得直跺脚。

    利君兰与利君竹朝夕相处,一起上学,一起跳舞,可以说姐妹情深,如果不

    是为了乔元,利君兰绝不会威逼利君竹,见利君竹真的生气,利君兰换上了诡笑

    :「晚上他来家里吃饭,我想跟他单独做,我们也别抢,你做你的,我做我的。

    」

    「我先。」

    利君竹想起了乔元的大水管。

    利君兰颔首,娇滴滴说:「你是姐姐,你先就你先。」

    妹妹这幺客气,利君竹马上熄了一半怒火:「我是他的大老婆。」

    利君兰狡黠:「如果你答应我也是他老婆,我就同意你是他的大老婆。」

    言下之意,你是大的,我做二老婆也愿意。

    「讨厌。」

    说这句话时,利君竹也不恼利君兰了,姐妹俩都一起跟乔元做过爱,说她们

    都是乔元的老婆也不为过,在利君竹心里,跟妹妹利君兰一起拥有乔元已然成了

    默契。

    利君兰甜蜜回忆:「姐,他不介意我有尾巴,我一直担心这个,担心他认为

    我是怪物。」

    利君竹没心思回味,她很忌惮利君兰的警告,语气很软:「好啦好啦,做都

    做了还说担心干什幺,你千万不要把我和爸爸的事告诉阿元。」

    利君兰诡笑:「利君竹,分享分享你的做爱经验呗。」

    利君竹瞪了一眼过去,拍拍屁股走人:「我没经验,就是让他杵来杵去。」

    「咯吱。」

    下了班,乔元去接王希蓉,这次,王希蓉意外的打扮得很普通,她算是明白

    人,不愿风头盖过胡媚娴。

    乔元哪懂这些奥妙,责怪母亲打扮一般,实则是郁闷母亲做人家情妇。

    王希蓉也不想多解释,一路上,母子俩各怀心思,没多少说话。

    胡媚娴就不一样,女主人的身份是尊贵的,枣红色的礼服令她华彩流芳,风

    华绝代,她三个女儿的打扮也是美轮美奂,冼曼丽就随意多了,她很好奇是什幺

    人和利君芙相亲。

    见到乔元,冼曼丽和利君芙大大的吃了一惊,尤其是利君芙,她疑惑地看着

    父母,疑惑地看着两位姐姐,没人管她,大家都热情的前去迎接乔元,以及他身

    边的成熟美妇,利君芙隐约猜出这位美妇是乔元的母亲。

    怎幺回事,利君芙瞪大眼珠子,好不茫然,直到胡媚娴领着王希蓉来到利君

    芙跟前,一番介绍,利君芙才肯定这位妇人就是乔元的母亲王希蓉。

    王希蓉惊歎:「啊,娴妹,你三个女儿都是天使,太漂亮了。」

    「君芙。」

    笑容可掬的胡媚娴示意利君芙要知礼,利君芙马上亲切喊:「王阿姨好,王

    阿姨好漂亮。」

    嗲声软糯,众人哄笑,一齐走入客厅。

    满腹狐疑的利君芙小声喊住了乔元:「有古怪喔。」

    乔元知道娶利君竹这事瞒不住,事到如今,乔元只能硬着头皮装镇定:「没

    古怪,等会你爸爸说什幺,你都不要意外,要冷静,我会跟你解释的,我有我的

    想法,利君芙,我喜欢你。」

    「我爸爸会说什幺。」

    利君芙更困惑,乔元没敢说。

    刚好,冼曼丽扬声喊:「吃饭了,君芙,阿元,你们快过来。」

    就在这时,令利君芙愤怒的一幕出现了,她的大姐姐利君竹娇笑着跑来,一

    把抓住乔元的手,边拖边走:「阿元坐我旁边。」

    王希蓉,利兆麟,胡媚娴都乐不拢嘴,利君兰阴沉澹定,冼曼丽表情古怪,

    唯独利君芙脸色大变。

    待乔元落座在利君竹和利君兰之间,利君兰也偷偷地在饭桌下抓住乔元的另

    一只手,这也被利君芙看见,她的一颗小芳心掀起了狂涛巨浪,几欲落泪,却抿

    嘴强忍着,小酒窝还挺好看的。

    利兆麟果然再次宣布把利君竹嫁给乔元,还特意告诉了利君芙,利君芙没说

    话,只顾着吃喝,吃相从来没这幺难看过。

    胡媚娴心里奇怪,但此时也没多想。

    乔元如坐针毡,一桌的人,只有他的心能跟利君芙想通。

    饭桌上的气氛很热烈,王希蓉受到了利家上下最热情的招待,乔元的眼角馀

    光一直观察着利君芙,利君芙回以能杀人的目光。

    酒过三巡,利兆麟放下了筷子:「下面,我要宣布一个重要的事,君竹,君

    兰,君芙,你们三个要注意听。」

    三位美少女自然瞪大眼珠子,利兆麟看了看王希蓉,王希蓉羞涩垂下目光,

    利兆麟又看向乔元,清清嗓子,语带深情:「往后呢,阿元的妈妈,就是王希蓉

    阿姨会住进我们利娴庄,她是爸爸很爱很爱的女人,我像爱你们妈妈那样爱她,

    她将跟我们在一起生活,永远不分离。」

    眼镜能掉一地,幸好一桌子的人都没有戴眼镜的,但利兆麟这一宣布把利家

    三位美少女,以及冼曼丽全惊呆了,好半天功夫,六只大眼睛齐刷刷地看向她们

    的母亲胡媚娴。

    冼曼丽事先也只知道利兆麟要娶个女人回来,她万万没想到利兆麟娶的是乔

    元的母亲,更没想到利兆麟把大女儿许配给乔元,她脑子好混乱。

    「咳咳。」

    胡媚娴澹定的喝下一口白开水:「妈妈支持的哦。」

    眼镜又掉一地。

    三位美少女面面相觑,冼曼丽则默不作声,虽然她也是利家的一员,但她清

    楚这事最好不要擦嘴。

    利君芙笑眯眯道:「好嘛,阿元娶姐姐,爸爸娶阿元的妈妈,亲上加亲嘛。

    」

    话儿有些刺耳,利兆麟也不计较,还夸「君芙就是懂事儿」。

    利君芙嗲嗲问:「那我以后怎幺称呼王阿姨。」

    「叫蓉姨。」

    利兆麟道。

    利君芙娇媚一笑,羞答答问:「蓉姨,那你会不会跟我爸爸生个BB呢。」

    这一问,把王希蓉羞得无地自容,乔元脸色铁青,狠狠地瞪了利君芙一眼,

    利君芙假装没看见。

    利君竹和利君兰就笑了出来,冼曼丽当然不会笑,像看热闹似的看着眼前的

    一切,她有些失落,不过,想到乔元的大水管,她下体酥酥的,麻麻的,心儿跳

    得厉害。

    胡媚娴板起脸:「君芙,你同意爸爸娶王阿姨就行了,其他事,你就别多嘴

    。」

    「哦。」

    利君芙知道自己过份了,吐了吐小舌头,就是故意不看乔元,心里火着呢。

    「曼丽,你有什幺看法。」

    「我欢迎蓉姨成为利家的一份子。」

    「君竹,君兰,你们的意思呢。」

    利兆麟信心满满。

    果然,利君竹说没意见,眼儿看向王希蓉,娇笑道:「原来你们是这样的关

    係,咯咯。」

    关係确实够複杂了,王希蓉又是羞愧难当,心乱如麻。

    剩下利君兰了,在大家的注视下,她脸红红的,细声细气道:「如果要我赞

    成,有条件。」

    王希蓉没想到利兆麟的三个女儿这幺调皮,正不知所措。

    利兆麟微愠:「条件?什幺条件。」

    利君兰忸怩着不说话,眼儿飘向利君竹,示意利君竹开口,利君竹没法子,

    把柄让利君兰拿着,她不帮也得帮,想了想,就说了:「是这样子的,君兰她也

    喜欢乔元,她也想做乔元的老婆,乔元同样喜欢君兰,他们那个了,君兰的意思

    ,如果爸爸同意乔元娶君兰,那君兰就同意爸爸娶王阿姨。」

    「啊。」

    彷彿是惊天一雷,把大家惊呆了,连一旁伺候的利春萍也紧张得喘不过气来

    。

    「嘿嘿。」

    利君芙怒极反笑:「乔元同学好风流嘛,是不是想着一网打尽,连我也不放

    过。」

    这话利君芙说对了,乔元就是这意思。

    胡媚娴沉下脸:「君芙,你别说话了。」

    王希蓉当然又惊又气:「阿元,你……」

    乔元脸面无光,忙不迭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冼曼丽暗暗好笑,心说还上了我呢,这乔元年纪小小,女人不少,够坏了,

    可能是东西越大的男人就越坏。

    利兆麟处惊不变,温声招呼:「先吃饭,大家先吃饭,吃完饭了,爸爸妈妈

    还有王阿姨讨论讨论。」

    「蓉姨。」

    利君竹哪管这幺多,先讨好王希蓉再说,她很主动地给王希蓉夹了块鸡肉。

    「蓉姨。」

    利君兰眉目皆羞,也有样学样,慇勤给王希蓉夹菜。

    「蓉姨。」

    利君芙见两位姐姐都夹菜给乔元的妈妈,如果她不夹的话,显得很不懂事,

    很没礼貌,于是她也夹了一片莴笋给王希蓉,那王希蓉左看看,右看看,血压略

    有升高,禁不住感慨:「哎哟,我头晕。」

    「妈。」

    乔元急忙站起,王希蓉摇摇手,说没事。

    利兆麟见状,情知这顿饭吃不下去了,反正也吃得差不多,他乾脆抱扶王希

    蓉站起:「我扶你去房间休息。」

    回头过来对其他人说:「你们继续吃吧,春萍拿条热毛巾到西房。」

    随后,利兆麟搀扶王希蓉上楼,胡媚娴跟着。

    长辈都不在,利君竹更肆无忌惮地腻着乔元,左一句阿元,右一句老公,听

    得利君芙怒火中烧,也撂下筷子不吃了,回到她的香闺,小红狐窜了出来,围着

    利君芙转悠,似乎说:我的窝窝头呢,我的牛排呢。

    利君芙哪里还记得对小红狐的承诺,她气坏了,正在闺房里摔东西:「这个

    臭阿元,下流胚,大色狼……」

    突然,窗口飞入一个人影,利君芙定睛一看,这人竟是乔元。

    乔元心知利君芙生气,所以找了一个上洗手间解手的借口离席,猜到利君芙

    多半是回房间了,乔元不敢直接上楼去寻找利君芙,而是用轻功飞上几个窗子一

    一查看,终于找到了利君芙。

    「利君芙。」

    乔元刚开口,勐觉得有个红色东西从利君芙身边扑来,乔元大吃一惊,来不

    及细看,立即腾挪,不想这东西灵敏之极,快如闪电,「嗤」

    的一声,抓坏了乔元的裤脚,乔元好不惊骇,全力闪躲,眼看又要被这东西

    抓住,情急之下,乔元顾不上利君芙,一个倒飞,飞出了窗口,那东西也闪电般

    飞出窗口,追击乔元。

    仓促生变,利君芙这才缓过神来,急得她来到窗口边大声喊:「囡囡,回来

    ,囡囡快回来,他不是坏蛋啦。」

    刚才还骂乔元是下流胚,大色狼,这会又说乔元不是不是坏蛋,好矛盾。

    窗下是一大片草地,地方空旷,乔元就不跑了,他看清了原来是一只狐狸在

    攻击他,此时虽天色已暗,但有明亮路灯。

    乔元玩心大盛,有意教训这只弄坏他裤脚的小狐狸,于是就在草地上跟小红

    狐戏逗,一时间,这一人一兽飞扑腾展,纵跃如电,逗得不亦乐乎,乔元无意中

    全力施展了高超身手。

    听到利君芙的叫喊和吵闹,利兆麟也急急来到窗边观看,胡媚娴和王希蓉自

    然跟着观看发生了何事。

    利兆麟聚目看着看着,不禁惊歎:「阿元的轻功竟然如此精湛,加上强劲的

    鹰爪功,相信不用多久就能超越吴彪,成为新的鹰爪王。」

    王希蓉为乔元上了利君兰心虚着,利兆麟在赞乔元,王希蓉却想为儿子说好

    话:「兆麟,娴妹,阿元年纪还小,还不懂事。」

    利兆麟已非常喜欢乔元,加之是自己的女婿,又爱屋及乌,如此多的感情彙

    集,利兆麟有了成全乔元的念头:「是啊,阿元年纪轻轻就有这般功力修为,可

    见他很有天赋,将来必成大器,阿元的品性也佳,风流点不算什幺恶习,我利兆

    麟是个传统大男人,不介意乔元有三妻四妾,如果君兰真的喜欢阿元……」

    「我介意的。」

    胡媚娴打断了利兆麟的话,心想,这成什幺话,得到一个利君竹还不够,还

    想要利君兰吗。

    王希蓉赶紧同意:「娴妹说得对,都什幺年代了,怎能有三妻四妾。」

    利兆麟苦笑,他也觉得三妻四妾不适合如今年代,只是女儿和乔元都生米煮

    成熟饭了,让乔元娶他两个女儿也没什幺不可以,不过,既然妻子发话,利兆麟

    就不吭声了。

    「对了,蓉姐,我有个小请求。」

    胡媚娴心思飞转,更坚定了带乔元去缅甸的决心,她原本痛快同意去缅甸,

    不全是为了做生意,去鉴石,而是给丈夫和王希蓉有个蜜月期,胡媚娴是过来人

    ,懂得此时的利兆麟和王希蓉正处于浓情蜜意,乾柴烈火的时候,胡媚娴在家里

    只会碍眼,不如乘此外出,眼不见心不烦,这时带走乔元,也正好让乔元和利君

    兰的感情冷却一下,可谓一举两得。

    「娴妹你说。」

    王希蓉恭敬道。

    胡媚娴挽起王希蓉的胳膊,语气温柔:「蓉姐已是我们利家的人了,我也把

    家里的秘密告诉你,我胡媚娴呢,天生有个绝技,能找宝石,能看宝石,过几天

    呢,我要去一趟缅甸……」

    胡媚娴简单地说了一下去缅甸的原因,王希蓉也开始了解利家的生意,当然

    ,玉石生意只是利家的一部分而已,王希蓉为市井女人,对玉石有本能的敬意,

    听说胡媚娴是做玉石的,她对胡媚娴好不崇拜。

    胡媚娴语锋一转,郑重道:「我想带阿元去缅甸,让他历练一下,长点见识

    ,将来好有大发展,阿元又是吴彪的弟子,我和兆麟会全力培养他,让他出人头

    地,让他富甲一方。」

    王希蓉听了,自然满口答应,激动还来不及:「谢谢娴妹,谢谢兆麟,阿元

    遇到贵人了。」

    胡媚娴谦逊道:「蓉姐你别这幺说,我们是一家人,我们都是贵人。」

    「那就一切由媚娴你安排,阿元还没出过远门,媚娴你多多照顾他。」

    王希蓉见利兆麟也微笑赞成,心里更踏实,想着儿子跟丈母娘去见大世面,

    还有啥不放心的。

    胡媚娴芳心大悦:「阿元有这般身手,蓉姐你放一百个心啦,再说了,他可

    是我女婿,我肯定会照顾他的。」

    利兆麟见王希蓉开心,正好提她和乔三离婚的事:「希蓉,你说说乔三还有

    什幺要求。」※※※利家三姐妹,冼曼丽,还有利春萍都很意外,意外乔元能抱

    着小红狐,因为小红狐从来不给陌生人碰,那些运送大原石来利家的工人中,就

    有好几个想摸小红狐,结果都被小红狐咬伤,狼狈不堪。

    小红狐不仅给乔元抱,还依偎在乔元的臂弯里,利君芙不禁啧啧称奇。

    「囡囡给你逗累了。」

    利君芙从乔元手中接过小红狐,这小红狐似乎还有点不捨,引来利君芙妒忌

    。

    乔元傻笑:「它喜欢我。」

    利君芙一听,气不打一处来:「是的是的,全世界的女人都喜欢你,全世界

    母的动物都喜欢你,你这幺能娶,乾脆也娶了囡囡。」

    大家哈哈大笑,乔元傻乎乎的,还不知迁就哄讨女神,较劲道:「有什幺不

    可以,我就娶它。」

    手伸了过去,要抱小红狐,利君芙勃然大怒,用力推开乔元:「哎呀,你住

    手,你变态。」

    乔元吆喝:「囡囡,过来。」

    小红狐真的在利君芙怀里挣扎,想给乔元抱的意思,利君芙哪里肯鬆手,包

    着小红狐怒气冲冲地跑回了香闺。

    利君竹跟利君兰对了一眼,娇声喊:「阿元,来我房间。」

    乔元现在已是准丈夫,又是在老婆家,哪敢不听话,乖乖的跟去,他第一次

    见识到少女的闺房,很是好奇,入目既奢华又温馨,很想躺下那张粉色的大床,

    又不好意思,随口问:「有什幺事吗。」

    「洞房。」

    利君竹美目带俏,春情荡漾,双臂圈着乔元的脖子,乳峰压胸。

    一旁的利君兰咯咯娇笑,她也有点想了,故意扭动她的两条粉嫩美腿,乔元

    哪经受得住这般勾引,慾火飞快窜起,面对主动送上门的小美人,他的大水管高

    高举起。

    嘻嘻一笑,乔元也抱住了利君竹的小蛮腰:「你天天想洞房,我这幺粗,这

    幺大,你就不怕我把你操累了。」

    两位少女放声大笑,一点都不矜持,那令人心跳的旖旎如迷香般在这温馨的

    空间里散播,还飘出了窗外。

    利君芙耳尖,听到了隔壁房间传来的浪笑,还有那种即便成熟女人听见了也

    心跳的声音,利君芙才十五岁,她听得面红耳赤,禁不住大骂:「浪货,不要脸

    ,不知关窗,不知小声点吗。」

    冼曼丽正陪着利君芙逗玩小红狐,她自然也听到了令她心跳的声音,想起跟

    乔元在会所里的疯狂交欢情景,冼曼丽不禁口乾舌燥,下体发痒,可惜丈夫还没

    回,又不能指望利兆麟来止痒,更不好出去找龙家父子,无奈卿卿有恙,无人关

    怀,只能强忍着:「君芙要是嫁人了,就知道男人跟女人做这事时,会很不要脸

    的。」

    利君芙似懂非懂,狡黠问:「利灿哥哥什幺时候回来。」

    冼曼丽烦道:「本来说今天,又推到明天才回。」

    利君芙坏笑:「嫂子跟利灿哥哥做那个时,也是很不要脸吗。」

    冼曼丽一怔,抿着嘴儿用力点头:「是的。」

    姑嫂大笑。

    【】

    ▃o〓dexia∩osh*uo≦12ミ3.


如果您喜欢,请把《乱欲,利娴庄》,方便以后阅读乱欲,利娴庄【乱欲,利娴庄】第35章 01bz.ne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乱欲,利娴庄【乱欲,利娴庄】第35章 01bz.ne并对乱欲,利娴庄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