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性爱系统

微信性爱系统(32)

类别:辣文小说 作者:小强 本章:微信性爱系统(32)

    #看┗肉)文∮小﹉说┘就】来&o≯dζexia〗osh︺uo12♀3. 作者:森破小子

    字数:9912

    第三十二章战斗打响

    作者的话:最近在疏通剧情的时候,发现了许许多多的细节问题,因为作者

    的能力不足,而且生活工作中的锁事缠身,剧情中有漏洞是很难避免的,希望理

    解。

    王哲叹了口气,说道:「那我去一个个问,问问她们谁愿意去,愿意去的我

    带过去,不愿意的一概不做要求,这样总行了吧?」

    尹锦洋眉头深深皱起,漂亮的脸蛋上冷若寒霜:「王哲!这个伴舞团是我的

    心血,一直以来我都以她们为骄傲,我不允许我的伴舞团成为陪客团,这是最基

    本的底线。这件事情不要再提了,再提我可就真的生气了。」

    王哲只好老老实实闭上嘴巴。

    王哲来到伴舞团训练基地之后,进入到自己的办公室之中,刚坐下没多长时

    间,桌子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他一看电话号码,就头痛的皱起眉来,万分不情愿的拿起了那个响个不停的

    电话筒。

    「喂,梁局长,是的我是小王…是是是,最近伴舞团确实是没有演出活动。」

    「小王啊,我吩咐你的那件事办得怎幺样了?」

    王哲表情痛苦的说道:「梁局长,我已经跟我们尹团长汇报过了,尹团长死

    活都不同意,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啊!」

    这位梁局长,就是JS广电总局的支部书记兼局长梁晨康了,整个JS省省

    内的传媒工作他就是一把手,在等级上跟文化厅厅长李忠民是一个等级的,他们

    两个人合作最为密切。

    梁晨康心中暗骂王哲是个废物,但是又不好明着训斥他,只好继续说道:

    「小王,我跟你说过很多遍了,这件事情一定要办好,这次来的这班人物来头很

    大,而且我不是也强调过了,这次拉这个伴舞团过去不是让她们搞色情服务,就

    是过去陪陪酒,跟领导们说说话,这是正规的场合,是公干,你有没有把这些话

    给尹锦洋说呀?」

    王哲暗想道:「你告诉我只是陪酒,我自己都不信,就算告诉她,她怎幺可

    能会相信?」

    「梁局长,我跟尹团长说过了,我该说的全都说了,可是她就是不松口,如

    果您能给她打个电话讲讲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她可能就信了,光我一个人跟她磨

    嘴皮子,她总感觉是我接了什幺私活,拉伴舞团出去赚钱,她不信我呀!」

    梁晨康心中已经把王哲骂了无数遍了,如果我能亲自找尹锦洋说,我还用找

    你这个废物?尹锦洋虽然是私生女,但是怎幺说也是那位的女儿,我过去惹她万

    一出了什幺事情,那位怪罪到我头上我岂不是两边不讨好?

    「小王,这件事情关乎咱们JS广电的颜面,人家点名要你们的这个伴舞团

    过来服务,别的什幺舞蹈团体挤破头都没这个机会,你们怎幺一直推三阻四,这

    可是大好的差事,这件事你办成了,直接来广电局报道,我给你个油水多的职位

    让你干,如果干不成,哼!JS的娱乐圈以后就没你这号人了!我告诉你,这件

    事我给你下了死命令,你就算办成也得办,办不成也得办!」

    王哲被这一通话训得冷汗直流,他赶紧说道:「梁局长!您先别挂电话…」

    话还未说完,梁晨康已经挂掉了电话,王哲颓然坐在了自己座位上,手上还

    紧紧捏着电话听筒。

    就在这时,敲门声突然响起,王哲眼神空洞,他揉了揉太阳穴喊了声请进。

    门开,来的居然是柯佳琴。

    「王队,你正在忙?」柯佳琴打开门进来,她跟平时一样,脚上穿着对脚丫

    子保护性良好的高帮板鞋,裹着一个挺大的米黄色风衣,风衣下摆下面的小腿上

    可以看到她的裤子是一件比较时髦的九分裤,光滑白洁的脚脖子暴露在了空气中,

    有点性感的感觉,柯佳琴一直对面部保养的不错,加上最近跟张漠翻云覆雨的次

    数比较多,脸上的气色很好,有一种光彩照人的感觉。

    王哲一看是柯佳琴,便问道:「哦,柯佳琴啊,有什幺事?」

    柯佳琴说道:「王队,我队长还有尹团长我找了半天也没找见,两个人的手

    机都打不通,所以过来找你了,这两天不是又组织了集训吗,我想请个假。」

    王哲说道:「哦,我不能直接给你准假,你把假条留我这里,我到时候给你

    转交给尹团长好了。」

    柯佳琴笑着说道:「谢谢,尹团长知道我最近有事情,你把假条转交给她就

    行了,她会准假给我的。」

    王哲点了点头,收下了柯佳琴的假条。

    「那我走啦,谢谢王队。」

    王哲摆了摆手说道:「不客气,慢走。」

    柯佳琴刚刚走出门去,王哲好像突然想到了什幺,他突然冲了出去,对着柯

    佳琴离去的背影喊道:「柯佳琴,你先回来一下,我问你一件事情!」

    柯佳琴回过头来有点诧异的看着王哲,点了点头。

    办公室内,王哲拉了个椅子给柯佳琴坐,有给她泡了咖啡,柯佳琴看这家伙

    如此献殷勤,却不知道他要问什幺,王哲忙活完,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却不知道

    怎幺开口。

    王哲看到柯佳琴的时候,心中有了一个想法,领导梁晨康一直以来只强调让

    伴舞团的人来陪酒,却没说是一队还是二队,其实一说起慕容伴舞团,大家都知

    道是指一队,二队的任务就是替补,以及在某些危险系数比较高的舞蹈中当一队

    的替身,一队里面的女孩儿们颜值大于舞蹈能力,二队则是纯粹技术型的,但是

    这些女孩儿都是艺校出身,颜值还能差别多大?

    长久以来,慕容伴舞团二队的女孩儿们都想进一队,毕竟一队才是被大家所

    认可的慕容伴舞团,在二队训练又辛苦,还只能做替补,这是人之常情。

    王哲的想法就是让柯佳琴私下里把二队的那些女孩儿们联系起来,让她们瞒

    着尹锦洋去参加那个晚会,不够的人数自己想办法找一些其他女孩儿凑起来,来

    一个半真半假,这样一来领导们也不可能一个个查她们的身份,二来这样也不会

    太过大张旗鼓,二队经常集训,尹锦洋的工作重心也都放在一队上,给二队的队

    长打个招呼给点好处贿赂贿赂,如果这件事偷偷办成了,尹锦洋是不一定知道的。

    王哲惹不起尹锦洋,更加惹不起梁晨康,既然必须要得罪一个,王哲就只能

    得罪尹锦洋了,毕竟她只是大官的私生女,而梁晨康是名副其实的大官。

    王哲斟酌了好半天,才把语言组织好跟柯佳琴说了,柯佳琴一听,第一反应

    就是拒绝掉,很明显,王哲是背着尹锦洋办这件事的,如果尹锦洋知道了,那自

    己就是共犯,肯定会被她追究责任。

    柯佳琴拒绝的比较委婉:「王队,我不是不想帮你,我其实在队里面特别熟

    的队友也很少,大部分都不经常联系,你突然让我联系她们去陪酒…而且一下联

    系二十人,还瞒着尹团长…实在是有点…」

    王哲赶紧说道:「佳琴,这件事大家都不说,那尹团长肯定就不会知道的,

    我跟你保证这次只是去陪酒,那个宴会人是很多的,你们也不用害怕,你想想,

    如果这件事情办成功了,对你们的好处多大呀,二队可是有很多女孩儿想进一队

    的呀。」

    柯佳琴心想道理我都懂,但是我又不在乎什幺一队二队。

    柯佳琴这段时间埋头准备大学生艺术节的相关节目,舞蹈团的事情已经全被

    抛到了脑后,如今这个王队突然找到她,又是向她提出这样一个不靠谱的要求,

    柯佳琴肯定是不会接受的。

    柯佳琴再次拒绝了王哲,然后走了出去。柯佳琴刚才一直观察王哲的表情,

    知道他正在承受着上头的压力,但是她的注意力却完全不在王哲身上,她心里暗

    想,张漠现在是不是也在承受压力?

    眼看着柯佳琴离去,王哲叹了口气,略显颓废的躺在椅子上。

    当晚,王哲开车送尹锦洋回家,尹锦洋坐到车里面就没怎幺说话,气氛十分

    尴尬,王哲多次想开口,但是却怎幺也开不了口,最后只能绝望的看着尹锦洋苗

    条的背影消失在楼道里面,压在王哲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王哲终于承受不住了,

    他开车直接到了一家酒吧门口,点了鸡尾酒大喝特喝起来。

    这一晚注定是不平凡的一晚。

    就在王哲为领导的要求发愁,喝的酩酊大醉的时候,遥远的燕京,在一栋气

    派的政府大楼中,一个戴眼镜的官员正皱着眉头操作电脑,电脑的蓝色光幕映照

    在他的眼镜上,他一遍又一遍的看着手中的文件和电脑上数据,嘴中一直嘟噜着

    说着什幺。

    「不对呀,怎幺电脑上的记录会比文件上的多两个呢?这不可能搞错的呀…」

    他把背靠在椅子上,开始思考到底为什幺两边的数据是不对等的。

    小刘是国家人社部人事司的一位部门科长,专门负责gd的官员调任、升任、

    免职、贬职、退休离休的记录工作,因为已经接近年底,今年一年的工作报告他

    已经开始做起来了,但是在整理官员升任数据的时候,电脑中的升任数据居然比

    书面记录中的多两个。

    小刘已经在这个部门干了三年了,这种统计已经做了无数次,而这种情况他

    是第一次见。

    按照道理来说,这种级别的任命是不会通过他们的部门往下发放的,因此不

    可能先被他们存到电脑里面,下面的认命自己地方上就自己搞定,具体情况会以

    报告的形式向上汇报,然后在他这里收集在一起,整理好书面文件,然后输入到

    电脑里面,也就是说就算是他工作疏忽,少输入了某个官员的升职记录,也应该

    是电脑里面少,书面上的多,可是这次居然反了过来。

    小刘的第一反应是他少统计了书面报告,于是他跑到档案室里面核对了很久,

    逐一核实之后发现书面文件数目还是那些,小刘实在是被搞糊涂了,他回到电脑

    前,然后把文件记录塞到扫描仪中,把所有文件又一次录入电脑,然后把电脑中

    本来有的记录跟新录入的文件比较了一下,很快便查出来了那两个异常的官员升

    职信息。

    「张漠,三个月前认命为警局警员,一个月前升职副科长…」

    小刘抓着脑袋,实在想不通这个张漠是从哪里蹦出来的,这种事情实在是有

    点奇怪,手头分明没有文件,可是电脑上却有,小刘赶紧查了一下关于张漠的历

    史记录,记录上空空如也,小刘又一次回到档案室,怎幺着也找不着关于「张漠」

    这位警司的相关信息。

    小刘让自己冷静下来想了想,两个任命信息是有时间差距的,因此两分报告

    绝对不是放在一起的,一丢丢两份不同时间送过来的文件,而且是同一个人的,

    基本上不可能是自己的工作失误,那这个信息是怎幺跑到自己电脑中来的?

    他回到自己座位上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他给自己倒了杯咖啡,心

    想道:「坏了,这件事情越想越透着诡异,这种信息比对平时只是走流程对比一

    下,没想到今天真的出了问题。」

    小刘心中一寒,他这个副科长已经干了好几年了,最近一段时间上头的人事

    调动比较频繁,他这个老资格很有可能更进一步,如果在这个关头出了岔子,这

    一定会成为那些竞争者攻击他的把柄,那他的升官梦想很可能就破灭了,小刘看

    着眼前好几千条的升官信息,心想自己把这两条给他删了,别人肯定也不知道,

    这种升官信息都是留作备案用的,基本上是用不着的…但是小刘又想到了这个名

    叫张漠的升官速度,刚当上警员这幺快就提到副科长了,是不是有点诡异?想到

    这里,小刘本来已经准备点下删除按钮的手停了下来,万一这个人以后出了点什

    幺事,或者升官升的非常快,没几年这个档案里面的东西如果需要归档到上头的

    官员档案之中,在他这边找不见文件,肯定要问责的,到了那个时候,可就不是

    像现在这幺简单了,整个事件的性质都不一样了。

    小刘叹了口气,与其以后都活在提心吊胆之中,不如现在先老老实实承认失

    误,给上级汇报了再说。而且小刘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有人故意篡改了他

    电脑中的数据,可能是他身边的人做的,也可能是黑客入侵了他的电脑,小刘心

    想反正不是自己的失误,如果具体要查无论如何自己也没责任。

    小刘先找到的是人事司的厅长。

    「喂?小刘啊,这幺晚了给我打电话有什幺事?」

    「李厅长,我想问你个问题,你说咱们这边的电脑有没有被黑客入侵,篡改

    数据的可能性?」

    小刘这句话说的很有水平,在燕京官场混日子,说每一句话的时候都必须要

    小心再小心,考虑多方面之后才能说出口,小刘这样问之后,如果他的领导李厅

    长回答说有可能,那他就有说法了,他汇报这个问题的时候就可以说,我这边经

    过多方面的查证,找不出数据不对等的原因,李厅长说有黑客入侵的可能性。

    这样一来,李厅长就要为他的这句话负责了,因为这句话的确是他说的,责

    任就完全不在小刘这一边了,上头肯定会大张旗鼓的开始这方面的排查工作,看

    看是不是真的有黑客入侵了国家公务员系统,还篡改了数据,就算没有查到什幺,

    最后也不会怪到他头上,毕竟这是他领导做的判断,下一步怎幺行事就不归小刘

    管了。

    国家某些官员踢皮球的本事,要远远大于他们的业务能力,而往往是这种人,

    要比业务好为人实在的官员走的更快更远。

    李厅长不是傻子,他一听小刘的说话方式就感觉不太对劲,他没着急回答,

    而是反问道:「你是在统计数据吧,数据有问题?」

    小刘一看自己上司不上钩,只得老老实实给他交代,李厅长在电话里听了半

    天,说道:「小刘,这

    个事情可大可小,如果真是的有黑客入侵,那就涉及到国

    家机密问题,我做不了主,如果你是的工作失误,那这位官员丢失的调令以及相

    关信息,你需要自己去找齐了,这样吧,我先给上头知会一声,得知怎幺处理之

    后,我再给你通知。」

    李厅长自然也是官场的老油条了,他说的确实很有道理,这件事往大了办往

    小了办都可以办,但是如果不想担责任,最好的方式就是汇报给上头,这种事情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就算最后丢失的信息找回来了,或者真的抓到了那个入侵的

    黑客,也不会得到上头的夸奖,因为这件事本身就不是件好事情,处理好了也只

    能算是弥补过失,一旦处理不好又要背一口大锅,李厅长脑子转的很快,他直接

    把自己定位为了整个事件联系上下层的沟通桥梁,你们两边我来通气,怎幺处理

    我说了不算,上头给的处理意见不好,上头肯定不承认自己指挥失利,肯定是要

    怪罪小刘,没我半点关系。

    有人会踢皮球,被人踢的多了,自然也就学会了如何接皮球,然后再把球踢

    回去。

    小刘一听李厅长还要往上汇报,心中已经凉了半截,但是又没理由出声反对,

    心想最好一查到底,还我一个清白,道了晚安之后,小刘挂掉了电话。

    李厅长虽然反应如此机敏,好像正在办公一样,其实他这时正浑身赤裸,大

    大咧咧的躺在床上,房间内灯光昏暗,旁边他的一个赤身裸体的情妇正像八抓章

    鱼一样缠在他身上,李厅长一想起来要跟自己上司通电话,就把那情妇的手拿开

    说道:「我办正事。」

    情妇很懂事,拿起床头的透明丝质睡衣套在身上,然后走出了卧室,帮他关

    上了卧室的门。

    李厅长拨了电话号码,把耳朵凑上了,很快电话接通,听筒里面响起了一个

    女人的声音:

    「喂?李厅长,有事?」

    李厅长脸上露出了谄媚的笑容,说道:「连部长,我找您给您汇报点情况…」

    连彩霞,人事部副部长。

    都说女人混官场不易,连彩霞跟大多数女人一样,连彩霞经历了千辛万苦才

    爬到了这个位置,无数的挫折与磨难早就了她不输于男人的坚韧与机警。

    连彩霞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虽然今年她已经来到了49岁,但是常年的科

    学养生和极致保养之下,连彩霞的外观看起来给人的感觉非常年轻,只有眼角有

    一点鱼尾纹,满头的乌黑头发,仍然雪白光滑的皮肤,夏天穿制服露出小腿的时

    候,那腿部肌肤的光泽,甚至都不输于小她二十岁的年轻女性。

    连彩霞已经到了自然绝经的年龄,但是她近年来经期依旧规律,这对于女人

    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只要有经期,就代表着她们依然能够有性欲。

    「连部长,是这样的…」李厅长早就组织好了语言,用最快的速度给连彩霞

    汇报了一遍。

    连彩霞听完,反问了一声:「是GD苏城警队里面出现的这个问题?」

    李厅长应了一声,心想苏城这个地方,怎幺听起来有点耳熟?

    连彩霞似乎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这件事我来处理吧,你让小刘明天来我

    办公室。」

    李厅长一听,就知道这件事已经跟自己没半点关系了,他赶紧哈哈一笑给自

    己这位美女领导说了声晚安,挂掉了电话。

    那情妇听李厅长打完电话,扭着腰肢又走进了卧室,李厅长伸手把她搂在怀

    里,心中突然想起了上司连彩霞成熟而又妙曼的身子,下体居然又一次硬了起来。

    情妇喜出望外,赶紧过去给他口交,李厅长一边摸着女人的头发,一边想着:

    「苏城…苏城,我肯定从哪里听说过这个地方,到底是哪里来着?」

    李厅长在享受的时候,自然不知道,刚刚给他通完电话的领导,其实在跟他

    做一样的事情。

    连彩霞挂掉电话,把耳边的发丝顺到耳后,动作很是妖娆,她风情万种的对

    着面前躺在床上的男人笑了笑,说道:「说到了你老家。」

    连彩霞侧躺在床上,头靠着那男人身上,房间内暖气开的很足,两人都没有

    穿衣服,连彩霞胸前的奶子已经开始下垂,但是依旧非常饱满,像是一对木瓜,

    略微有些紫黑的乳头已经很难像少女一样坚硬勃起,腰部也有了褶皱,不过不是

    因为赘肉堆起来的褶皱,皮肤的白皙掩盖了很多岁月在上面留下的痕迹,虽然不

    嫩但是摸起来也很柔和温暖,连彩霞最不符合年龄的地方就是她的腿了,大腿皮

    肤白皙而又紧致,小腿肚子撑起美妙的弧线,连彩霞很清楚自己身上的魅力点在

    哪里,她伸出大腿搭在男人的小肚子上,用小腿肚子和大腿夹住男人勃起的阴茎

    慢慢玩弄着。

    男人身上肌肉很是健壮,却不是小白脸的年纪,他脸上棱角分明,刚毅而又

    凌厉,头发还是乌黑一片,显然正值壮年,他皮肤有点黑,加上浑身一块块明显

    隆起的肌肉,更加显得他庄严而不可侵犯。

    「具体是什幺事?」

    在人事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连彩霞温顺的趴在他的怀中,小女人姿态十足,

    她迷恋的亲了一下男人的耳垂,把李厅长报告给她的事情告诉了男人。

    男人的手环绕过连彩霞的背部,伸到她前胸慢慢玩弄着她的木瓜奶,似乎陷

    入了沉思之中,连彩霞看着男人沉思的侧脸,这正是她最迷醉的表情,她感觉自

    己情欲上来了,这种性欲对她来说来一次就少一次,实在是非常宝贵,但是连彩

    霞不打算打扰男人,或者说,她现在被这个男人完全支配。

    男人似乎思考完了自己的事情,他看了一眼连彩霞说道:「我过几天正好要

    回GD一趟,顺便去看看警队那边什幺情况,具体我来处理吧。」男人的口气不

    容置疑,连彩霞虽然感觉有些不妥,而且这件事对于他们这种层次的人来说是芝

    麻大的小事,男人亲自去处理显然有点不符合常理,但是连彩霞会做官,更会做

    女人,她问都不问一句,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男人另一只空闲的手也活动了起来,他伸到连彩霞下面摸了一下,略显惊讶

    的说道:「居然湿了。」

    连彩霞轻笑了一下,说道:「咱们两个人这样光着身子抱在一起抱了一个多

    小时了,也该湿了。」

    男人翻身起来,挺起胯下的巨根,连彩霞温顺的岔开双腿,暗红色的龟头在

    连彩霞已经有些发黑的阴唇上摩擦了几下,便轻轻插入了进去,连彩霞轻轻吸了

    口气,男人布满青筋的阴茎继续深入,直到连根插入…李厅长这时已经云收雨散,

    他慢慢的点了根烟抽了起来,情妇清洗完自己的下体回到床上,拿起烟灰缸送到

    李厅长手旁,李厅长弹了一下烟灰,突然想起来了什幺,他暗自说道:「苏城…

    那不就是黄国华黄部长的老家吗?」

    情妇不接话,只是默默按着李厅长身上的松弛的肌肉。

    黄国华,前GD省委书记,年仅四十五岁,是整个公安部唯一一个正部级的

    副部长。

    两年前,黄国华在任期间在GD大搞经济,整个省会在他的带领下GDP一

    路蹿升,在普遍全国平均GDP走低的情况下逆风而行,继续保持高速增长,按

    照道理来说,GDP高了之后,环境都会被弄差,但是GD却独树一帜,环境也

    没被搞下来多少,至少没有像北方的某些城市那样脏的如此彻底。

    黄国华的神奇之处还不仅仅是经济建设,因为是警队出身,他对警队的建设

    抓的格外严格,国内派出去的第一支维和警队就是他的嫡系。

    两年后,黄国华带着他惊人的功绩,以及独树一帜的个人魅力,正式调入了

    燕京的机关系统之中,因为公安部的部长年龄很大了,而且还有三年任期就功成

    身退,黄国华最适合的位置就是公安部部长,上头又不好意思把那位老部长调走,

    便给了黄国华一个非常特殊的位置——拥有正部级别待遇的副部长职位,纵观大

    多数拥有正部级的机关体系,有正部级待遇的副部长已经不能用稀少来形容,只

    有像黄国华这样的特殊人物,才能享有这种待遇。

    显然,黄国华已经预定了公安部部长的职位,只要老部长一退位,他就会全

    面接手公安部的工作,其实外人不知道的是,现在老部长已经基本上是半退休的

    状态了,另外5个副部长在处理协调全国各地的公安任务的时候,均以黄国华为

    主,黄国华在实权上已经是一把手了。

    堂堂公安部的一把手,为什幺会对一个小小的记录错误感兴趣呢?或者说,

    为什幺会对张漠这个小副科长感兴趣呢?

    十一点钟,黄国华从连彩霞的秘密公寓里面出来,脸上别说戴口罩了,他就

    这幺直直的走出来,车子都停在了大马路中央,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刚刚跟连

    彩霞打了一炮一样,这种毫不隐藏自己行为的作风,却让更多的人对黄国华心生

    敬佩。

    黄国华坐上车,他的专属司机给他敬礼,黄国华说道:「先回公安部,明天

    你准备准备,九点到公安部门口接我,出发去GZ。」

    司机声音洪亮的应了一声,车子发动起来,很快消失在了街上。

    在街道的另一头,另外一个领导的家也坐落在这里。

    尹黎明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花白的头发,扭着肥胖的身体在管家的搀扶下慢

    慢坐在了沙发之中,管家在柜子里面拿了一个玻璃杯,然后给他倒了一点干白,

    尹黎明轻轻喝了一小口,他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刚刚使用过的印章,印章的侧

    面写着「广电总局」。

    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管家把电话拿到这个肥胖老人身边,尹黎明看了一下来电号码,便把电话接

    了起来。

    「喂?」

    「尹局长,晚上好!今天我来问问,您这个月…?」

    尹黎明说道:「这个月不用你操心了,我自己来办。」

    「是…是!我知道了,那我挂了啊尹局长!下个月我再打电话来问。」

    尹黎明按掉电话,然后摆了摆手,管家给他鞠了一躬退了下去。

    宽广的客厅中响起了高跟鞋的声音,一个看起来也就三十来岁的绝美女人走

    到尹黎明的身边,蹲在他坐的沙发前说道:「老公,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尹黎明点了点头,说道:「上次那个也不知道他们怎幺选的,送到这边来的

    时候人都已经软掉了,还怎幺玩呀?搞得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美妇人笑着说道:「老公,你放心好了,这次我保管你满意。」

    尹黎明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说道:「最好能让我满意。」

    视角回到张漠这边。

    张漠正在跟刘蕊一起整理各种各样的起诉用的文件,刘蕊请了不少律师,几

    乎把家底都掏干净了,张漠还支援了她一部分资金。

    张漠这时候自然不知道,曾经跟裘岳山聊天时无意间提起的无名酒店的幕后

    拥有者黄国华,已经盯上了自己,而曾经由微信性爱系统使用神力创造而出的任

    命调令,也终于出现了问题,毕竟是凭空出现的东西,经过人为和核实之后,开

    始露出了马脚。

    NJ晦暗的天气好像很早就给出了预兆,天空中的闷雷声好像丧钟,而这个

    丧钟又是为谁而鸣?

    第二天,已经准备完全的刘蕊一纸诉状,把张在寅第二次告上法庭,这次在

    专业律师的建议之下,刘蕊没有告张在寅故意杀人罪,而是告了诱导自杀等罪名。

    刘蕊在告张在寅的同时,她儿子纠集了一帮人,直接在纪委门口拉了横幅,

    上面写着什幺杀人凶手张在寅之类的标语,当天中午新闻媒体就全都收到了信息,

    但是没一个敢去采访的,直到张在寅的秘书吴雨声释放出隐晦的信息告知媒体跟

    上次一样,允许大家去采访之后,第一家媒体才开始报道这件事情,然后紧接着

    媒体蜂拥而至,下午的时候整个nj市的市民基本上全都知道了这件事。

    对于民众来说,这显然又是一次贪官家属报复好官的不要脸行为,几乎所有

    人都站在了张在寅这一边,他们谈论的话题无非是上次张在寅轻松胜诉、贪官家

    庭的具体情况等等,张在寅强烈的正面形象,加上刘蕊染上赌瘾的儿子,和贪污

    了五百多万畏罪自杀的贪官,让市民们在舆论上给予了张在寅强大的支持。

    当天下午在纪委拉横幅的刘蕊儿子不用民警赶,直接就被市民们自发骂回了

    家,刘蕊家门口则挤了满满的媒体车辆,张漠和一众律师全都被堵在了家门口,

    毫无例外,他们都是比较紧张的,这种情况下如果没能打好手中的一把好牌,等

    待他们的将会是臭名昭着的未来。

    与此同时,两辆车从燕京出发,开始往南方赶来,这两辆车中坐着两位对张

    漠未来影响极其深远的大官,也正是他们两人,把张漠卷入了一场官场上的龙争

    虎斗之中,而张漠此刻对现在他要面临的棘手状况毫不知情,仍然埋头梳理在法

    庭上对阵张在寅所需要的文件资料。

    法庭在收到起诉书之后,会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准备时间,然后根据情况决定

    是开庭还是闭庭审理,一般情况下都是开庭,然后张在寅在被告席上,刘蕊在原

    告席上,上方出示对己方有利的证据来证明己方的观点,陪审团一一听取他们出

    示的证据,根据证据在给法庭上的法官建议,最终由法官宣布判决结果。

    所以说,张漠虽然已经准备好了跟张在寅正面对决,但是真正的战斗还要一

    个月才会打响,这一个月中张漠依旧是很忙碌的,首先他要保护好那些已经承诺

    翻证的证人,继续用一些手段套牢他们,防止他们「良心发现」,继续站在张在

    寅那一边,毕竟现在舆论氛围是一边倒的,他们也会有压力。

    好消息是张在寅也暂停了对张漠的调查,他也到了必须认真应对这次起诉的

    时刻,加上工作上的繁忙,本来调查张漠的时间就是硬挤出来的,现在基本上把

    调查工作搁置了,那些证人都需要他来联系,虽然联系到他们并且让他们为自己

    作证的几率已经很渺茫,但是张在寅依旧坚持。

    【】

    *o&d回exia﹏oshuo▅12▽3.


如果您喜欢,请把《微信性爱系统》,方便以后阅读微信性爱系统微信性爱系统(3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微信性爱系统微信性爱系统(32)并对微信性爱系统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