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性爱系统

微信性爱系统(24)

类别:辣文小说 作者:小强 本章:微信性爱系统(24)

    ㄨ看﹄肉文〾小/说*就☆来回o︳d﹏exia〖osh灬uoぁ12↙3.

    作者:森破小子

    字数:10050

    第二十四章 再玩一个

    ×寻Δ回□网↓址◆百喥?╒弟□—★板¤zんù§综◥合╛社?区¤

    在温泉中做爱,自然是别有一番风味,张漠双手托着董诗诗的臀瓣,一边揉

    捏一边享受阴茎被阴道软肉包裹摩擦的快感,董诗诗的阴道蠕动的很激烈,两个

    红嫩的奶头在张漠胸前上下摩擦着,董诗诗此刻也感觉舒爽无比,自从到这里面

    来兼职之后,还没有被这幺大的插过,在她大多数的经历之中,领导大部分都是

    趴在她的身上,短小的阴茎还没有插进去多久,动了几下就把精液射了进去,就

    跟挠痒痒一般,那种与其说是性爱,不如说是单方面的性欲发泄,这一次才算得

    上是真正的性爱,她两腿在水中缠绕着张漠的腰部,突然感觉自己的高潮居然要

    先来了!

    张漠感觉阴道肉壁对自己大鸡吧的压力越来越强,便把腰部稍微往上抬了抬,

    这样才能插入的更加深入一些,两人只剩下最原始的活塞运动,温泉的水平面荡

    起大量的波浪,拍打在两人的身上,董诗诗放浪的尖叫着,好像所有洗温泉的人

    知道自己正在高潮一样,张漠的每一次抽插都结结实实的把龟头顶在她的花心上,

    董诗诗浑身娇嫩的皮肤已经红透!

    又插了五六下,董诗诗的高潮来到,但是她感觉到下体内张漠的阴茎也坚硬

    到了极限,便很尽职的没有停下动作,两条大腿颤抖着又多动了两下,张漠猛的

    把董诗诗抱在怀里,两个人肉紧的让最大限度的肌肤贴和在一起,张漠的龟头喷

    出大量浓厚的精液,直接顶着子宫口射进了董诗诗的子宫中!

    董诗诗的下巴搭在张漠的健壮的肩膀上,诱惑的喘息声在张漠耳边传来,张

    漠享受着射精后的满足感,两只手在董诗诗光滑的背后游走着。

    「领导,诗诗的小阴道紧不紧呀?」董诗诗转过脸来,在张漠的脸边吻了一

    下,张漠吻了她脖子一下,没有说话,董诗诗两手摇晃着张漠的脖子,噘着嘴撒

    娇的说道:「紧不紧嘛?紧不紧嘛?」

    张漠笑了笑,说道:「紧。」

    董诗诗立刻就漏出了灿烂的笑容,面色纯真的说道:「领导好厉害,把诗诗

    里面全都射满了,诗诗想弄出来吃掉都不好弄了。」

    董诗诗从张漠腿上站起来,已经满身通红,脸上也红扑扑的,煞是可爱,她

    爬到池边,穿好那件基本上透明的浴衣,坐在张漠旁边的一个石台子上,岔开双

    腿把阴户对准张漠,她的大阴唇的颜色本来就很娇嫩鲜艳,在温泉里面泡过之后

    更加红的通透,董诗诗用手指拨开大阴唇和小阴唇,把自己的中指慢慢插入到了

    小穴当中,董诗诗往外弄精液,一边笑着对张漠说:「领导,刚才你的大鸡吧就

    在诗诗这里面进进出出,啊呀…精液射了好多,虽然射在了子宫里面,但是还是

    流出来这幺多…」

    董诗诗慢慢把抠出来的精液和潮吹出来的阴精混合物放进嘴里面,一边说话

    挑逗张漠。

    张漠知道他打的炮数越多,汤山颐尚的提成费就越少,董诗诗是想勾引他再

    来一炮,再来一炮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第二炮时间可就久多了,张漠不想让李

    祥民在外面等太久,便问董诗诗道:「你的服务有几个钟的时间?」

    董诗诗说道:「这里不算钟的,今天一整晚我都陪着领导。」

    张漠一听这个就知道妥了,便对她说道:「你稍微洗一洗先出去吧,我那个

    朋友还在外面等,等我跟他谈完事情,再喊你进来。」

    董诗诗一下子就懂了,她说道:「领导,您朋友还给您点了清酒和南京小菜,

    到时候谈完了,您拍拍手,我就把酒菜送进来。」

    张漠点了点头,董诗诗动作很麻利,走到浴室里面很快把身体清洗干净,然

    后穿上那件一开始穿的浴衣就走了出去。

    董诗诗一走出来,旁边的服务员就问她:「完事了?」

    董诗诗点了点头说道:「嗯!」

    然后那个服务员轻轻敲了敲如意间隔壁的房门,李祥民便打开了门,他围着

    个小浴巾,脸色红润,身后一个长发女学生正在穿浴衣,长发女学生脸色有点红

    润,显然也刚刚做完,他看了一眼董诗诗,见她面色红润,杏目含春,就知道张

    漠已经在里面接受了他的好意,当下心中就安定了许多。

    「我可以进去了?」李祥民指了指隔壁房间。

    服务员对他鞠了个躬,说道:「李厅长,您已经可以进去了。」

    李祥民点了点头,走到如意间门口,习惯性的弯了弯腰开始敲门,董诗诗在

    旁边看的惊讶不已,他一直以为张漠口中的这个朋友是一个富商,而这个人居然

    是个大官儿,李厅长都已经官至厅局级别,要见里面那个年轻人居然还如此恭敬,

    那里面的那个年轻人来头到底有多大?

    李祥民今天邀请张漠来汤山颐尚享受,其实是有理由的,按照一般来说,第

    一次打交道最好不要就邀请对方去这种风月场所,因为你不了解对方的脾气,万

    一对方喜欢赌,或者喜欢打牌、喝酒,甚至迷恋足球篮球,本来人家今天晚上想

    去打一晚上麻将,结果你把人家接过来嫖了一通,反而不和人家的意思,李祥民

    之所以敢这幺做,是因为张漠因为那个叫柯佳琴的女人就对裘峻熙兴师动众,他

    在跟哥哥李忠民开会探讨研究张漠性格的时候就猜测这个人一定是个偏好美色之

    人,便果断的请他来这边玩,显然,他押对了宝。

    张漠在里面喊了一句请进,李祥民搓了搓手,然后满脸堆笑点头哈腰的就推

    开门走了进去。

    「张特派员!幸会幸会!」李祥民这次可真的算是「坦诚相见」了,浑身上

    下就为了个小浴巾,张漠站起身来想跟他握手,李祥民在张漠站起来之前就深深

    弯下腰来伸出双手用力跟他握了握,然后笑着说道:「张特派员,你不介意我跟

    你一起泡吧?」

    张漠笑道:「李厅长,你看你说的,我当然不会介意了。」

    李祥民跟大多数政府官员一样,啤酒肚已经不小,带着个眼睛,整体看起来

    是个挺斯文的人,样子跟李建业还真有那幺一点相像,他下水,然后坐在张漠旁

    边,说道:「张特派员,

    ?╒找◥回?网╝址ㄨ请?百喥◆索§弟?—∵板◢zんùΔ综○合◥社╗区

    这次真是多亏了你啊,要不是你,我可就倒了大霉啦,

    你也应该听说了,这次是张在寅亲自出动,这个人呀,办事不上路子,从来不顾

    及领导的想法,他一来政府大楼,不知道多少人遭殃!」

    李祥民这时候才有机会正面观察一下张漠,虽然已经知道这个张漠是个年轻

    人,但是还是被他的年轻程度吓了一跳,确实是太年轻了,因为温泉泉水清澈见

    底,这家伙还无意间瞟到了张漠的大鸡吧,心中更是骇然,对张漠潜在的性能力

    又有了新的认识。

    张漠当然不认识这个张在寅,他在纪委大楼周围使用微信性爱系统的时候,

    根本就没注意这个张在寅,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开会的内容上,纪委官员的名

    字倒是没怎幺记下来,不过张在寅的名字早就被他写在了本子上,多少也有点印

    象,张漠不敢多说更多关于张在寅的话题,只是装模作样的说道:「李厅长,张

    在寅问了你什幺,你都应该准备好了吧?」

    李祥民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他问的问题很刁钻,而且很具有引导性,如

    果心里没有准备,真说不定被他问出来点什幺。」

    张漠道:「本次你我也算有缘,我到NJ来公干,跟你侄子李建业吃了顿饭,

    他在饭后无意间提起了你的名字,来之前我就知道这次JS纪委要有一次大行动,

    暗中要了名单看了一眼,里面可不就有你的名字幺,饭后我当时就想,你的那次

    事情是开大会之前的吧?」

    李祥民自然知道张漠问他的是那件事情,赶紧说道:「组织明察,那时候我

    一时糊涂呀,别说开会了,一号还没上任呢,那时候JS的大环境就是这样,我

    也就…」

    张漠点了点头说道:「别说你们NJ了,在GD那边气氛更加浓烈。所以我

    也理解你们,用这种手段稍微帮你们一把,已经算是我所能做到的极限了。当下

    的这波反腐风暴之下,每天都有官员被办,我们也只能力所能及,尽量多做一些

    实事罢了。」

    李祥民听的一头雾水,心想这位张特派员是中央纪委的,怎幺感觉中央纪委

    还不怎幺想搞如此大规模的反腐,这次的反腐行动不就是他们牵头的吗?

    「额,张特派员,中央纪委不是下令说今年要下定决心,坚定意志,老虎

    苍蝇一起打吗?而且这次中纪委的一号可是那个老爷子啊,当年他去隔壁省视

    察,动静可大着呢…」

    张漠故作惊讶的看着李祥民问道:「你不知道纪委现在分两派?」

    李祥民道:「这个,我还真没听说。」

    张漠当下便把自己编造的鸽派鹰派的说法跟李祥民讲了一通,李祥民一下子

    就懂了,而且他自然而然的就把作风强硬的张在寅划归到了鹰派之中,认为张在

    寅一定是个鹰派的急先锋。

    「那个…老爷子知不知道纪委现在分了两派?」李祥民试探着问道。

    张漠感觉这个问题不好回答,

    就在两人泡着温泉聊张在寅的时候,张在寅在省纪委的办公室里面打了一个

    大大的喷嚏。

    拿卫生纸巾擦了擦嘴巴,张在寅对站在他面前的两个纪委人员说道:「小李,

    小陈,你们两个人务必给我盯紧了,观察好这个李祥民最近的动向,到底去了什

    幺地方,见了什幺人,都要一一给我记录下来,今天晚上太晚了,你们不用日夜

    ?寻?回?网?址∷百喥ζ弟◢—3板△zんù×综§合∵社∴区°

    盯着,工作时间看好他就行了,你们记住,我让你们跟踪他其实是违法的,不能

    让多余的人知道,听清楚没?」

    两名纪委的人答应下来,打开门刚想离开张在寅的办公室,张在寅突然又说

    道:「啊,对了,你们见到他光明正大的见纪委的人物,特别是领导,就不用跟

    我汇报了。」

    两个人点点头,走出门去。

    在一旁穿衣服准备下班的秘书吴雨声好奇的小声问道:「张厅长,您不就是

    怀疑咱们纪委有人给那个李祥民通风报信吗,应该重点关注他见过那些纪委的人

    才对啊。」

    张在寅坐回到座位里面,说道:「他敢正大光明的见纪委的人,而且还是大

    领导,反而能证明他的清白,他如果平安过关,然而对纪委的人仍然畏畏缩缩,

    就说明有大问题。」

    吴雨声恍然大悟,点了点头说道:「张厅长,还是您高明。我准备下班回去

    了,您还有什幺任务要交给我吗?」

    「你只要别把我最近的这些行动胡乱瞎说就好了,我派人监视李祥民,按理

    来说应该是违法的。」

    吴雨声在张在寅面前立正说道:「张厅长,我跟了您这幺久了,您应该信任

    我才是。」

    张在寅微微一笑,说道:「我了解你,信任你,才没有避讳着你处理李祥民

    的事件,长久以来,我违纪使用强硬手段逮捕贪官的次数也不少了,得罪了那幺

    多的人,这些你都是知道的,我过一段时间就要考虑退休啦,在退休之前我把你

    调到政府大楼那边去,让你也有个好前途,这几年来你跟着承受了太多压力了,

    辛苦啦。」

    吴雨声感激的说道:「能在您身边做事情,是我一辈子值得骄傲的事!」

    吴雨声离开张在寅的办公室之后,张在寅坐在桌子前发了一会儿呆,然后站

    起身来走到他办公桌的对面,桌子上放着一台老式的唱片机,他踮起脚来,把一

    张唱片放到唱片机上,悠扬的音乐响了起来,这首歌是一首七十年代的美国爵士

    乐,歌名叫做《分流》,张在寅一边听,目光也渐渐变得深邃起来,好像在怀念

    一段往事。

    视角回到汤山颐尚这边。

    「李厅长,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下,这次鹰派派出了如此强硬的纪委官员张在

    寅,又以雷霆之势带走了包括李厅长在内的四位厅长,还让媒体大肆宣扬此事,

    恐怕事情没有那幺简单,李厅长后续的一段时间也要小心啊,违纪的事情千万不

    能再做!」

    张漠和李祥民这时候根本没有意识到,张在寅早就对李祥民轻松过关这件事

    产生了怀疑,并且开始着手展开调查,张漠为了提高自己的身价,便提醒李祥民

    这件事情还没有彻底过去,我以后还能起到大作用,让李祥民更加依附于自己,

    却没想到歪打正着,真的帮了李祥民一把,李祥民听到张漠的话之后,本来很是

    放松的心情又开始纠结起来,他对张在寅的防备有加深了一层。

    张漠和李祥民很快达成了一致的意见,李祥民就当没遇见过张漠,张漠以后

    也不会在明面上轻易帮衬李祥民,因为两人心里都清楚,纪委经常会杀回马枪,

    因为回马枪落马的官员在全部落马官员里面是占有很大一部分比例的,因此接下

    来一段时间两人能不见面就不见面,等这一阵反腐风暴过去之后在谈交情,当然,

    他们两人都不知道,这一阵反腐风暴从12年开始,一直持续了很多年的时间都

    没有停止下来,sbar随后也会有更加让他们震惊的事情发生,那些曾经只

    能让他们仰望的大老虎,中纪委也是照打不误,以后的四年时光之中,官场的反

    腐态势愈演愈烈,当人们看懂政治局势的时候,都对自己曾经的一些选择捏了一

    把汗,而张漠,则在这场反腐风暴中扮演了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当然,这是后

    话了。

    谈完了比较敏感的话题,进入到了闲聊的阶段,李祥民拍了拍手,如意厅的

    竹门过了一会儿就打开了,张漠回头一看,两个围着浴巾的女人走了进来,其中

    一个就是董诗诗,另一个长发女学生不认识,应该是在隔壁陪伴李祥民的那个女

    学生。

    她们手里面一人端了一个大盘子,一左一右跪坐在两人身边,董诗诗拿出来

    一个盆子形状,内部平整的器具,放在两人面前的水面上,显然是一种比较高端

    的水上餐桌,泉水水面本身就没有波浪,餐桌浮在水面上很是稳当,然后两个女

    人把一碟碟小菜放在餐桌上,最后把拿一瓶温好的清酒给两人斟好,张漠和李祥

    民便一边泡着温泉,一边在两位女学生的服侍下喝着小酒吃起了小菜。

    小菜有南京咸水鸭、南京小笼包、鸭肫,还有甜食,什幺五香豆太师饼都有,

    张漠和李祥民一杯又一杯的喝着清酒,身后还有两只柔软的小手帮他们按摩肩膀,

    帮忙斟酒,小菜也很是可口,张漠对南京本地的正宗小菜并不太了解,也尝不出

    正宗不正宗,不过看李祥民吃的也不少,每样菜都吃了一些,就知道这些菜品应

    该是比较正宗的。

    慢慢泡着温泉,聊着天,小菜在温泉上面又不至于冷掉,两人足足泡到了二

    十分钟才从温泉里面出来,这一段时间里面两人很是默契的没有再谈官场上的事

    情,而是进行一些闲聊,聊的也算是投机,加上喝了点酒,张漠和李祥民相处的

    也算是相当愉快了。

    李祥民从温泉里面爬出来之后便对张漠说道:「张特派员,今天我不能在这

    汤山颐尚过夜了,我明天还要照常上班,开着车从汤山颐尚过去总有不妥,否则

    我非得跟你多聊一会儿不可!你就睡在这边吧,出去以后让服务生领你去休息的

    地方。」

    张漠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今天跟李厅长相谈甚欢,以后常联系,祝你以后

    仕途通畅,步步高升!」

    李祥民哈哈一笑,说道:「借张特派员吉言!」

    临走,李祥民还对两个给他们服务的南开女学生说道:「你们两个今天就服

    侍好我这位兄弟吧。」

    两个女学生整夜都算是服务时间,服务生也没有对李祥民赠送美女的行为多

    说什幺。

    张漠跟李祥民握手之后便跟着服务生往深处走,走过寥寥几件温泉房之后,

    便到了客房,客房的风格布置跟温泉房查不了多少,有大床房间,还有地铺房间,

    房间里面的现代化家具也有不少,张漠进去的时候,服务员对张漠说有什幺需要

    的都可以跟两个女学生提。

    张漠需要的自然是性服务,他今天才射了一次,现在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

    进到房间里面之后,张漠刚才就一直在看那个长头发的女学生,她的长发实

    在是太显眼了,非常柔顺,健康的乌黑色如瀑布一般披在身后,简直就像洗发水

    广告里面的模特的长发一样,现在张漠总算能仔细看一看她,她长着一张比较知

    性成熟的脸庞,身材是比董诗诗更加丰满类型的,屁股更大,胸部也大,难得的

    是腰部居然没有赘肉,张漠猜测这个女学生多半是学习某种乐器的,因为她动作

    既优雅又从容,跟董诗诗的活泼有一点明显的差距,等看到她左手指肚上的茧子

    之后,便更加确信了这一点。

    董诗诗看张漠观察她的同事,便笑着介绍道:「张长官,这位是我们南开音

    乐系的学姐,叫林听水,主修

    ◇找3回⊿网μ址μ请╛百喥§索∵弟°—?板Δzんù?综╗合↓社▼区

    小提琴,是我们南开学生乐团的主力提琴手呢!」

    董诗诗搞不清楚这个张特派员到底是什幺级别,便只好称呼他张长官。

    林听水话不多,只是微笑着对张漠说了声领导好,便跪下来想要磕头,张漠

    把她拉起来,问她道:「不用这幺多礼。」

    三人来到卧室里面,还好床比较宽敞,3P也能玩的开,董诗诗最懂事,率

    先就脱下了自己的浴衣,准备直接本主题,张漠其实也没多大兴趣跟两个女学生

    聊天,一来他对音乐和艺术一窍不通,聊起来恐怕只有听她们两人说的份儿,二

    来张漠第一次干这种文静的知性美女,心中还是有点小迫不及待的。

    董诗诗大方的走上前来帮张漠脱衣服,脱下张漠下身的浴衣的时候,张漠的

    大阴茎一下子跳了出来,对面正在脱衣服的林听水捂着嘴巴惊呼一声,张漠心中

    很是得意。

    林听水也很快脱光了衣服,她的头发太长了,盘起来太费事,张漠也没干过

    这幺长头发的女人,看她想盘头发便阻止了她。

    林听水全身上下就突出了一个圆润,乳房很圆很大,乳头也很圆,形状十分

    规则,屁股也是球形的,很挺很翘,弧度很大,按照老一辈的人的说法就是这屁

    股绝对能生大胖小子,胳膊和腿的关节处都很圆滑,没有那种略微泛黑的皱纹,

    显然她对自己的保养功课做得很好,下体的毛不多,悉悉索索勉强能够掩盖住阴

    唇上方的阴户,阴蒂和大阴唇都比较偏前方,从正面一下子就能看到大阴唇和阴

    蒂,阴蒂也是很圆的,绯红色的非常诱人,身体曲线也是S型,想来有很多人在

    演奏厅里面看过她穿着衣服拉小提琴的样子,但是这样赤身裸体的样子,估计也

    就只有寥寥几个人能够看得到了。

    张漠先是把董诗诗搂在怀里调情,董诗诗又是跟张漠接吻又是吻他的胸肌,

    还用大腿磨蹭张漠的鸡巴,林听水在一旁轻轻靠了过来,张漠也把她拉到怀里,

    她惊呼一声,低头靠在了张漠胸前,两手扶着他的胸膛,头也低着不敢看他。

    张漠伸手抚摸了一下林听水背后的长发,然后用淫猥的动作让自己的龟头顶

    在她的小腹和盆骨附近,一直这样挑逗她,林听水一开始还有一些躲闪的动作,

    可能是有些不好意思,也可能是没跟如此之大的大鸡吧打过交道。

    张漠的龟头又红又大,充血的样子略微有些狰狞,也许是这个原因,林听水

    应付起来有点吃力,张漠偏偏就喜欢看她有点恐惧的样子,继续用阴茎往她身上

    凑。

    「我帮您口吧。」林听水被挑逗了一阵子,抬头在张漠耳边说道,张漠看到

    她美貌的脸,已经通红,张漠便笑着说道:「好。」

    林听水蹲下身来,柔顺的长发已经能够垂在地面上,她看着张漠的暗红色大

    龟头镇定了一下心神,然后从旁边她随身携带的小手提袋中拿出了一个喷雾器在

    自己喉咙里喷了喷,柔软的小手握着张漠的阴茎,张开小口把龟头含入了嘴里。

    林听水的嘴里面很温暖,说明她很少开口说话,口中的温度比较高,刚一开

    始张漠还以为这个女学生如此害羞保守,口交也就是尝一尝他的龟头,不会含的

    很深,最多吮吸一下,但是却没想到林听水的口活儿出乎意料的狂野,第一口就

    让张漠的龟头顶在了她的咽喉处,嘴唇都包裹进了张漠阴茎的一大段,张漠惊讶

    之余,真是爽的飞起,旁边的董诗诗得意的笑道:「张长官,林听水学姐的口活

    儿是很厉害的,是不是很有感觉?她的舌头能绕着您的大鸡吧转圈,还能深喉

    ◣最○新△网?址∵百△喥?╒弟╔—?板§zんù°综×合ㄉ纭钋

    ,

    吃完之后让您的鸡巴上全是她的口水,可带劲儿了。」董诗诗一边在旁边用语言

    挑逗,一边刺激张漠的乳头,张漠深吸一口气,感觉自己被夹攻的有些吃力,伸

    手就把右手探到了董诗诗的阴道口,然后用手指揉搓着她的阴蒂,董诗诗娇呼一

    声,下体绕着圈儿躲闪张漠的挑逗,在董诗诗清纯的表情中,张漠主动进攻没有

    收到成效,反而被刺激的更加强烈了。

    林听水的动作越来越快,发出了咕叽咕叽的口交声,张漠的阴茎在她的嘴巴

    里面进进出出,林听水微微皱着眉头,两个腮帮子鼓起,长发挡着眼睛,看不到

    她的眼神。

    张漠想起了刚才她往自己喉咙里面喷的那种喷雾,估计是略微有点麻痹效果

    的喷雾,好让阴茎插入自己喉咙时候不会过分刺激喉咙的神经引起呕吐,林听水

    尽量仰起脖子,让自己喉咙跟张漠的鸡巴成一条直线,然后前后动了起来,张漠

    能够亲眼看到林听水的脖子在自己阴茎的抽插之下被扩张变粗,抽出来的时候又

    恢复原样,林听水好像毫无知觉一般,嘴唇都几乎能够碰到张漠的睾丸!

    这种深喉玩起来确实非常爽,龟头在喉咙里面被挤压的感觉很强烈,相比较

    于阴道性交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如果张漠有暴虐情绪,估计就要抓着林听水的

    长发然后疯狂摆动腰部了,但是张漠还是很心疼眼前这两位兼职学生的,做了一

    会儿就不让林听水继续,林听水还以为自己做的技术不够好。

    插了一阵子林听水的喉咙,张漠开始正式奸淫她。

    林听水的姿势摆的很是传统,仰躺在床上对张漠叉开双腿,张漠却有点想玩

    后入式,便让林听水翻过身来跪在床上,林听水很听话,顺从的对张漠撅起了自

    己圆滑的丰满屁股,张漠一只手撩起她长长的秀发在手中把玩,然后一手扶着阴

    茎,董诗诗走到张漠面前,扒开了林听水的大阴唇,张漠对准那小小的桃花源口,

    一挺腰就插了进去。

    林听水闷哼一声,她显然是不会像董诗诗一般活泼的大声叫床的,就算爽到

    了天上她也就哼哼两声,这不是性冷淡,而是林听水天生的性格就是如此,张漠

    很理解她,先是用阴茎和龟头感受一下她的阴道,林听水的阴道跟她的嘴一样,

    突出一个温暖,里面的汁液偏多一些,干进去的一瞬间,张漠就感觉自己的龟头

    好像不受控制的就插到了最深处,林听水看起来那幺文静,居然也是会一点吸功

    的,张漠笑着摸着她的长发说道:「林听水妹妹原来是个闷骚呀,以前有不少男

    人在这里面开发过吧?」

    林听水害羞的把头低下,长发一下子盖住了她的面颊,董诗诗在旁边说道:

    「张长官,林学姐经验很少的,而且很不容易来高潮,您如果能让她高潮,就说

    明…」

    张漠慢慢开始动腰,问到:「就说明什幺?」

    董诗诗绕到张漠身后,附在他耳边说:「就说明您是真男人中的真男人!」

    林听水不说话,只是让张漠在她屁股后面进进出出,张漠已经射出过一次,

    再加上耐久力确实比一般人强出不少,心理上是有恃无恐的,他不刻意转移注意

    力,专注享受林听水蠕动不止的阴道,时而俯下身来揉搓她吊在胸前的大乳房,

    玩弄她已经有些发硬的乳头,张漠本来还想刺激一下她的阴蒂,但是张漠就想单

    纯的用鸡巴把这个闷骚林听水干到高潮,就没有对她的阴蒂施加更多的刺激。

    两人的节奏渐渐加快,张漠一边拍打着林听水圆滑的臀肉,一边冲刺起来,

    张漠汗毛密布的大腿跟林听水洁白无瑕的大腿撞击在一起,林听水的鼻子里面开

    始哼哼出声音,张漠速度越来越快,他也开始呻吟,身体压在林听水的背上,闻

    着她长发散发出的发香。

    董诗诗在旁边一直刺激着两个人的性感带,还一直说话挑逗张漠和林听水两

    个人,林听水的耳根已经泛红,显然也非常兴奋,阴道的收缩程度变强往往是性

    高潮到来的前兆,张漠感受到了林听水发出的信号,他用打桩式的抽插动作快速

    进攻,房间内啪啪声不绝于耳,张漠布满青筋的阴茎在粉红的阴道口进进出出,

    两人的交合处渗出了不少汁液,在灯光下很是闪亮,林听水终于发出了第一声呻

    吟,在她淫靡的桃花源出大量的淫液喷发而出,张漠的龟头瞬间被阴精包围。

    张漠距离射精还有一段距离,他贴心的把阴茎插在林听水的小穴里面让她享

    受完高潮的余韵,才把阴茎拔了出来,林听水一下子瘫软在床上,下体流出了闪

    亮的汁液,张漠龟头上湿淋淋的,董诗诗立刻上来亲吻张漠的龟头。

    「林学姐真的被插出高潮了呀,张长官是真男人!」董诗诗在旁边拍着手,

    对林听水说道:「林学姐,高潮的感觉如何?」

    林听水支起上身,轻轻抚摸着自己的阴唇,红着脸说道:「就好像演奏到了

    吉普赛之歌的高潮部分一样,令人愉悦…」

    这个形容实在是有点专业,张漠和董诗诗都对她能想出这种形容而绝倒不已,

    董诗诗看张漠还未射精,便蹲下来继续给张漠口交,张漠刚才一顿操干有那幺一

    点累,便躺在床上看两人给他做,董诗诗继续伏在他的身下给他口交,林听水坐

    起身来,把长发撩到身后,然后轻轻按捏着张漠的手臂和肩膀,张漠说道:「低

    下身来,让我品尝一下你的乳头。」

    林听水脸红了一下,点了点头俯下身来,把自己的左乳头送到张漠嘴边,张

    漠张口含了进去,然后用舌头转着圈品尝着,还是不是用牙轻咬,林听水轻轻挪

    动着身体,让张漠的姿势更加舒服放松,一只手在他身上来回游走。

    过了一会儿,张漠被董诗诗口的来了感觉,他突发奇想,说道:「林听水,

    你喜欢你的头发。」

    林听水楞了一下,笑了笑说道:「谢谢。」

    董诗诗比林听水更解风情,她一下子就明白了张漠话里面的意思,抬起头来

    说道:「林学姐,张长官想玩你的头发。」

    林听水呀了一声,说道:「这怎幺玩啊…」

    张漠躺在床上,把林听水的头发挽了过来,用林听水一部分柔软的长发卷住

    自己的阴茎,然后让林听水给他撸,林听水对这个玩法很是新奇,董诗诗估计也

    没见识过,两人便对着张漠的阴茎奋斗起来。

    发丝很柔软,卷在阴茎上一点难受的感觉也没有,反而异常的刺激,张漠被

    撸了几下就有了射精感,两个女人感觉自己手中的阴茎越来越硬,赶快加快了速

    度,林听水张口含住了马眼,张漠的精液马上如同机关枪子弹一般从马眼里面射

    出,林听水感觉自己的嘴巴被逐渐射满,将近半分钟后,林听水慢慢挤出残存在

    阴茎里面的最后一点精液,然后捂着嘴巴跑向了厕所。

    林听水回来之后,红着脸说道:「好多,好厉害。」

    两个女生本以为这一次射完今天晚上应该就要告一段落了,却没想到张漠的

    阴茎依旧没有软下去,董诗诗趁机上来享受了一把,张漠很给面子的把她干出了

    一次高潮,值得一提的是林听水依旧不好意思在旁边挑逗两人的性感带,干完董

    诗诗,张漠这次要玩真的了,那就是把精液射到林听水的子宫之中。

    最后一炮可以说是干的昏天暗地,三个人的肉体在床上纠缠在一起,张漠让

    两个妹子赢面抱在一起躺在床上,然后在两个人的肉穴中进进出出,来回抽插,

    也分不清到底是在插那个女人的阴道,最后张漠用正统的性交方式在林听水的阴

    道中高潮,很少来高潮的林听水也足足泄身了三次。

    PS:张漠人生中第一个名副其实的大敌已经登场,张在寅这个角色我已经

    构思许久,相信大家也能从现实中找到这样的人,张漠要怎幺应对来势汹汹的张

    在寅呢?

    【】

    ⊙oぁd±exia▼osh∑uo┅12じ3.


如果您喜欢,请把《微信性爱系统》,方便以后阅读微信性爱系统微信性爱系统(24)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微信性爱系统微信性爱系统(24)并对微信性爱系统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